刚刚更新: 〔炮台法师〕〔快穿之气运剥夺系〕〔开局干掉主角〕〔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第一战神方寻慕挽〕〔第一龙婿冷枫段佳〕〔妻来孕转〕〔我在大宋整挺好〕〔震惊,我被女帝抢〕〔巅峰王者〕〔我的1990〕〔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曹魏冷晴〕〔巅峰王者〕〔荣耀巅峰〕〔荣耀传奇林言〕〔都市风水神医〕〔超级学霸:从大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斗罗大陆之小丑斗罗 第三十七章变成茧的稻草小丑
    . ,最快更新斗罗大陆之小丑斗罗最新章节!

    “呼……”

    躺在床上,许墨只觉得精神疲惫,虽然的确很热血,但也让自己的精神紧绷,是真的非常累。

    习惯性的放出了稻草小丑,许墨却连忙坐了起来,与往常不一样的是,出现的不是稻草小丑。

    本该出现的稻草小丑居然变成了一个有着两个黄色魂环的银色大茧,虽然许墨可以感受到稻草小丑的存在,但是面前的稻草小丑无疑是陷入了书中所说的沉睡状态。

    见到如此状态的稻草小丑,许墨连忙将其唤回了自己的身体,向着宁风致所在的主殿赶去。

    到了大殿,宁风致观察了许久,最终认定许墨的武魂发生了二次变异,第一次变异是刚刚觉醒武魂的时候,从普通的稻草人变成了稻草小丑,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武魂开始了第二次变异。

    这让宁风致的面色也是变幻不停,如果是良性还好……如果是恶性……

    许墨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只是不断感知着茧内的稻草小丑,银茧身上的两个魂环依旧在平稳的律动着。

    “许墨,你可以催动魂技吗?”

    宁风致对许墨说道,许墨愣了一下,然后试着使用魂力对着自己使用了第一魂技。

    随着第一个黄色魂环的亮起,许墨身上的魂力爆涨,这让许墨安心了不少。

    宁风致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可以用魂技就行,未来不论武魂再怎么变异,看来也无法影响魂技。

    “放心吧许墨,估计是因为上次吸收魂环的异象,既然你的武魂已经陷入沉睡了,那就让它好好沉睡,不要随便动用魂技,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宁风致对许墨认真的说道,鬼知道武魂变异途中使用魂技过多会不会影响武魂,万一武魂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可什么都没了。

    但是就连宁风致也无法断言稻草小丑要沉睡多久,许墨虽然心中焦急,但是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

    随后许墨就发现了更绝望的一件事,他无法修炼了,不论再怎么修炼,身体里的魂力也不会上升一丝一毫。

    这和以前的情况是多么相似?再次见了宁风致一面之后两人研究了许久,最后认定应该是武魂在沉睡之中的缘故。

    许墨心中自然是苦涩万分,一块魂骨让自己陷入了这般境地,有谁能想到呢?

    ……

    躺在床上,许墨看着窗外的圆月,眼睛一闭,脑中只是想了想月光空间,下一刻便脑子一昏,再睁眼时就看到了天上的一轮弯月和一个太阳。

    两个黄色魂环在太阳和月亮下上下律动,除此之外,许墨就见不到其他与以前不同的景色了。

    叹了口气,许墨感受着这无声的天地,可以说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老样子。

    也许自己又要沉寂几年?也对,反正有这两个魂技就够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了。

    魂力等级什么的,不重要嘛。

    时间到了以后,许墨便被踢出了月光空间,洗漱了一番,打起精神,许墨便去上课了。

    晨读、音律、礼仪、文化、武魂理论、魂兽知识……

    除了每天的课程,许墨还要去后山让张娜吸一次血,虽然明显看出来许墨的精神不太好,张娜也只能陪着许墨在后山看月亮。

    很快的,宗内不少人就发现,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圣子大人,似乎有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三年以后……

    许墨闭着眼睛端坐在专制的矮凳上,面前是银白色的竖琴,深吸一口气之后,许墨抬起了修长的手,开始缓缓弹奏起来。

    高雅且清纯如玉、如晨露般清澄的音色缓缓流淌,美妙的琴音让一边的秦青青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开始倾听这位少年的琴音。

    这位少年的琴音很快就进入了沉闷的阶段,让秦青青忍不住眉头皱起,这不是因为少年的演奏,而是其中所带的情感让秦青青忍不住好奇这少年弹奏时的心境,但是却窥探不得。

    很快,琴音又变得稳定且清脆,仿佛新生一般的美妙。

    最后,归于平静。

    “很好。”

    秦青青看着殿内穿着一身劲装的少年,忍不住站起来为少年鼓掌。

    “谢谢秦老师的赞美。”

    少年露出淡然的微笑,三年的时间让这个少年显得更加成熟了,也少了一分当初的锐气。

    也许是这三年的陶演情操与所学所想,让这个少年仅仅十六岁就变得极为的淡定,仿佛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的心境掀起波澜。

    “你已经可以毕业了,就算是我当初所在的标准极其严格的月轩,你也达到了毕业的标准,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

    秦青青遗憾的说道,她还想再听几年这少年的琴音,她敢保证,自己永远也听不腻。

    当初刚刚教这个少年竖琴时,那笨蛋到可怜的手法与天赋让秦青青失望至极。

    可是三年后的今天,却让秦青青都忍不住沉醉于其中。

    少年恭敬的对秦青青行了一礼,礼仪同样无可挑剔。

    “谢谢秦老师三年的教导。”

    说完,少年便转身离开了,秦青青也露出了笑容,自己也该回去了,本来答应宁宗主在宗内教导宁荣荣到十二岁,结果半路却换成了许墨。

    走出大殿,许墨下意识的遮住了阳光,他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其他的老师在这之前都已经表示许墨不需要他们教导了,许墨已经可以依靠自己继续前行了,而秦青青的音律,就是最后毕业的一门课程。

    虽然只过了三年,但是对于许墨来讲却是过去了六年,每天晚上许墨都在月光空间中消化自己的知识和弹奏空气竖琴。

    久违的露出笑容,许墨并不是开心结束了繁琐的课程,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那一抹悸动。

    许墨可以保证,这是来自稻草小丑的波动,也许,它也要毕业了吧。

    回到了自己的宫殿,许墨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名青春靓丽的妙龄少女正在和自己的爷爷相谈甚欢。

    “娜姐。”

    许墨轻声喊道,自从张娜知道自己的武魂沉睡之后,这三年来张娜就不再要求自己去后山了,而是她自己来寻找许墨,三年时间,两人的感情似乎都已经昭然若揭,但是却没有人捅破这一层窗户纸。

    “小墨回来了。”

    许三多高兴的说道,许墨如今的改变谁最高兴?不是许墨自己,也不是张娜,亦不是宁风致,而是这位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

    张娜也转身微笑看着许墨,这三年来的相处让张娜越加对这个叫做许墨的男孩心动了,这个男孩越优秀,她就陷的越深。

    许墨坐到两人身边,看着桌子上的一条织到一半的围巾,眼中温柔之色更深,转头看向张娜笑道:

    “娜姐,这可是三年来第七条围巾了。”

    张娜哼了一声,说道:

    “那你就说要不要吧,反正我只会织围巾,不要我就给爷爷。”

    许墨连忙投降,“要,当然好,娜姐亲手织的围巾多少人想要都得不到呢。”

    张娜白了许墨一眼,继续低头织围巾去了。

    许三多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着两人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温柔与疼爱,上天仿佛在逗弄他似的,在高龄的时候夺走了他的儿子和儿媳,却留下了他的孙子,如今孙子长大了,自己的生活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