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都市修真者 第二百一十四章穷途末路
    丁惟生大喝了一声,看着还在狐假虎威的儿子跟妻子,突然觉得有些心累。

    丁伟跟李丽全都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丁惟生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林警官,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丁惟生来到林海的边,有些小声的问道。

    在他看来,这个林警官既然是顾军的学生,那么不应该不知道自己的份,既然知道自己的份,还如此大张旗鼓的来抓自己的儿子,那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了,有人想利用这件事搞掉自己。

    至于是不是凌天的原因,丁惟生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那个叫凌天的家伙,虽然武力上很厉害,但是丁惟生根本就没有把他往有份的人方面去想。

    丁惟生现在心中有些焦急,毕竟能够让林海大张旗鼓的来搞自己,说明对面的人背景很大,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但是丁惟生也不是很着急,毕竟他一直是在为帝都的那位办事,现在出了事,帝都的那位也会伸出援助之手的,而且,自己的妻子也是帝都李家的人,虽然不是嫡系,但是也是六大世家的人,所以这件事也应该比较好解决。

    “误会?你儿子想要撞死人,涉嫌故意杀人,这有什么误会的?”林海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给丁惟生丝毫的面子。

    听到林海的话,丁惟生的脸有些难看起来,在他看来,自己堂堂一个市长,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你说话,已经是很看的起你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嚣张。

    “要不我给你们仲长鸣局长一个电话问一下?”说到现在,丁惟生已经有些怒气了,算搬出仲长鸣给林海几人一个难堪。

    林海冷笑道:“你啊。”

    看着林海有恃无恐的样子,丁惟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仲长鸣是知道自己背后的人物的,相信他也应该知道自己这次能够化险为夷。

    “好!”

    丁惟生真是气着了,他虽然知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的道理,但在他看来,眼前这几个小鬼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了。

    话音下,丁惟生不再废话,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仲长鸣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很快,听筒中传出了语音小的动听声音,不过这声音入丁惟生的耳中,却是让丁惟生一怔。

    短暂的愣神过后,丁惟生不甘心,又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无法接通。

    林海见状,不轻笑了一声,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自己惹到的是什么样的人物吧。

    不知为何,听到林海的轻笑声,丁惟生心中涌现出了不好的感觉,不过他却没说什么,而是又拨通了仲长鸣家中的电话——作为青云市的市长,这点人脉他还是有的。

    “喂。”

    十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一个人的声音。

    “嫂子,我是丁惟生,我找长鸣有点事。”

    或许是气得不轻,或许是心中涌现了不好的直觉,丁惟生想尽快实,为此,他没像以往那样用盛气凌人的话开口,而是直接喊起了嫂子。

    “丁惟生的电话。”

    仲长鸣的老婆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扭头请示仲长鸣。

    刚刚从警局回来之后,仲长鸣便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他便坐在沙发上宛若失了魂一般,听到是丁惟生的电话,他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丁惟生……”

    仲长鸣接过电话,刚要说什么,却被心急的丁惟生断,“怎么这会有派出所的人来说我儿子涉嫌故意杀人?你到底是怎么管理你的手下的,虽然今晚我经历了一些事,但你认为我就翻不了了吗?”

    “丁惟生,你***还有脸电话给我?”

    仲长鸣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本想给丁惟生发泄,结果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丁惟生断,而且丁惟生还用一种质问的口吻问他,直接令他火冒三丈,“我他妈还想问问你呢?你那个孽障儿子到底做了什么?你知道你儿撞的人是谁吗?我***还好心让你不要招惹那个煞神,你可倒好,直接给顾军了电话,让那个家伙去找那个煞神的麻烦”

    “呃……”

    耳畔响起刘保军劈天盖地的怒骂,丁惟生有些蒙了,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丁伟,难道自己猜错了,那个叫凌天的小子背后有很大的势力?

    “爸,不管我的事,我没有故意杀人!我真的没有!”丁伟原本就吓得不轻,此时见丁惟生看来,当下心虚地否认了起来。

    丁惟生闻言,倒也没有多想,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己儿子的双都被断了,这怎么可能是故意杀人?

    “仲局长,实在抱歉,我刚刚的语气不是很好,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到了现在,丁惟生也有些茫了,现在他连要搞自己的人是谁都还没有高清楚。

    “抱歉有用吗?丁惟生,我告诉你,新来的省长已经亲自过问这件事了,让老子明早去局长办室交班!”

    仲长鸣像是被点着的炸药桶似的,声音吼得特大,“你最好祈求你儿子没做什么,否则连累老子被撸掉的话,你也好过不了!”

    “啪!”

    话音下,仲长鸣气急败坏地直接扣掉了电话,他实在是被这个蠢货给气坏了,本来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上次事的阴影中给走出来,没想到丁惟生这个家伙竟然又把那个煞神给带到了警局里,这不是不让自己好过吗?

    “嘟……嘟……”

    通话结束,听筒中传出了忙音,可是丁惟生耳畔却回响着仲长鸣最后那番话,目光不自地再次移到了丁伟上,自己这个儿子到底给自己招惹了一个怎么样的煞神?

    “爸,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丁伟吓得六神无主,再次主动辩解,却不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让丁惟生认定了他故意杀人的判断,毕竟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样的货可是了解的很清楚。

    “丁先生,你还要电话么?”

    林海见丁惟生像是霜的茄子一般蔫了,有意无意地提醒,道:“如果你还要电话的话就继续,如果不了,那我们将对你儿子进行审讯,还请你跟你妻子回一下!”

    “惟生,小伟他到底怎么了?”

    李丽虽然撒泼惯了,但却是个势利眼,不但知道看人下菜碟,而且也懂得审时度势,此时见丁惟生表不对劲,心中也有些不安了。

    “你老实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跟那个人发生争执?”

    丁惟生死死盯着丁伟,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理智告诉他,肯定是丁伟做了什么让对方抓到了把柄,从而颠覆了局势,而且,这件事不简单。

    “我……我喝多了,开车不小心撞到他,然后他就我……”丁伟惊恐不安地撒谎,没敢说出是叶天麟指使他开车撞断凌天的事实。

    “是吗?”

    不等丁伟说完,林海冷冷地断,“我怎么听说是你故意开车去撞他,要将其撞死……”

    “不……不是我!是叶天麟!!”丁伟心急地否认,却没想到直接说出了幕。

    “叶天麟让你开车撞死叶帆,对么?”

    林海笑了,在他看来,丁伟这类纨绔子弟比那些懂得反侦察的犯罪分子好对付多了。

    没有回答,丁伟是恐惧地看向丁惟生,大声哀嚎了起来:“爸,不管我的事,都是叶天麟的意si,你一定要救我!”

    “孽子!”

    回答丁伟的是一脚!

    哐当——

    怒火攻心的丁惟生,直接一脚将丁伟从移动病上踹了下去!

    叶天麟是谁?是江北叶家的长子,甚至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江北叶家,而且,他跟帝都叶家的关系很好,这样的人你给他背黑锅也就算了,说不定人家还会救救你。

    自己这个儿子到好,直接就把人家给卖了,这让人家还不把你往死里搞?

    一旁的李丽见到丈夫直接把儿子给踢下了,急忙跑了丁伟的边,小心翼翼的将丁伟扶,转对丁惟生大骂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有气就往儿子上出?现在出事了还不赶紧想办法?你不是认识帝都的贵人吗?还不快电话?”

    丁惟生听到自己妻子的话,倒是眼前一亮,对啊,自己还有底牌,还不算穷途末lu。

    丁惟生有些慌张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已经烂于心的电话,有些焦急的等待了几秒钟,电话那边接通了电话。

    “丁惟生?”还没等丁惟生说话,电话那边便传出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是我”丁惟生一句话说出口,便被对面给断了。

    “我知道你电话是为了什么事,丁惟生,你惹到了一个不能惹的人物,我现在不能跟你通话太多,记住,进去之后不要乱嚼舌根,你的妻子跟儿子,我会找人照顾。”

    “嘟嘟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