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武映三千道〕〔战神医婿〕〔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美漫大妖王 第261章 你想当我爷爷?
    . ,最快更新美漫大妖王最新章节!

    吞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在心里哀嚎着:“你老爹我的身体还在土里埋着呐!”

    吞星刚才被那个大块头一锤子钉进了土里,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女儿刚来,肚子饿了,先吃饱,那也无可厚非,可是你吃干抹净了,是不是该来帮你爹一下忙啊?

    跑过去照顾一个外人是什么鬼?

    …………

    在伽娜塔的能量传输下,钱松的凹陷的胸膛……没有任何起色。

    不仅如此,他的呼吸微弱,抓着伽娜塔的手腕,一脸“无不想死”的不甘表情。

    伽娜塔脸上的关切不是装的,她加大了能量传输的功率,就像武侠片里用内力给人疗伤一样。

    事实上,这招不是她第一次用了。

    她能把能量转化成她愿意的任何形式,包括这种能治愈任何外伤的生命暖流。

    钱松这家伙当然不会死,他只是在占人家“小姑娘”的便宜而已。

    大家不要误会,他并不是舍不得美女香喷喷的膝枕,才搁这儿装死的——吞星渴望星球的能量,吞星的女儿也渴望能量,钱松难道就不渴望了?

    只是,他渴望的能量,是那种类似神性气息一样的高等级能量,能够促进他修炼的能量。

    伽娜塔传进他这具分身的能量就很高级,每一丝能量,都像早春的暖阳一样,能够促进一切生命的细胞修复、生长、复制。

    没过一会儿,刚才吸收掉的那个大块头所得的能量,在被伽娜塔转化一番之后,全都涌进了钱松的身体。

    伽娜塔的肚子又开始叫了。

    但她没有放手,依然继续向钱松灌注着那种治愈能量。

    之前对生命的漠视是她,现在对钱松生命的珍视同样也是她。

    孰真孰假?没人能说得清。

    真是个矛盾的女人。

    钱松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就因为长得像地球人,她就爱屋及乌。

    那个大块头对她来说也陌生,就因为他打了她爸爸,她就恨屋及乌。

    或许,用“爱憎分明”来形容她,比“亦正亦邪”更准确。

    既然人家对自己有着满满的善意,钱松也就不太好意思占太多的便宜了。

    他深吸一口气,凹陷的胸膛直接鼓了起来,瞬间恢复如初了。

    伽娜塔有些发愣,她还以为钱松没救了,怎么突然就起效果了?而且这效果还这么快?

    因为发愣,她并没有停止灌输能量,等钱松握住她的手掌时,她才惊醒过来。

    “呃……你没事了?”伽娜塔问道。

    钱松点了点头:“嗯,没事了,感谢你救了我!”

    伽娜塔盯着钱松看了一会儿,问道:“地球人?”

    钱松:“是的。”

    伽娜塔皱了皱眉,她嗅了嗅鼻子,摇头道:“不,你只是长得像人类而已,你不是人类!”

    她对“食物”很敏感。

    就身体本能来说,这个宇宙里的一切,包括她的父亲吞星,都是她的食物。

    所以对于“食物”的气息,她从来都没搞错过。

    钱松身上的气息,的确和人类不同。

    刚才她只是关心则乱,没自己端详,直到此刻,她才反应了过来。

    她有点生气,有种被人利用了感情的委屈感。

    “我没说我是人类啊,但我的确来自地球。”钱松笑着道。

    伽娜塔想了想,她直到地球的生态很复杂,地球有史以来,的确有很多人形的非人生物出现过。

    但是类似钱松身上这种气息的,她从未闻到过。

    “哎呀,我的伽娜塔大小姐,你如果实在对我感到好奇,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喝咖啡的时候慢慢说嘛。”钱松笑着道:“你再不去救你爸爸,他就要哭了哟。”

    伽娜塔闻言一愣,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吞星。

    果然,吞星此刻正臭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盯着钱松看呢。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伽娜塔回头问道。

    钱松眨巴了一下眼睛,反问道:“你刚才一出场,你爸爸就喊了你的名字啊,我听得很清楚啊,怎么了?”

    “哦哦哦,没什么。”伽娜塔很尴尬,她疑心病上来了,对钱松说的每句话都有戒备心,所以才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伽娜塔问道。

    “别问了,他叫尤尔·发泽!”不远处的吞星实在看不下去了,伽娜塔到底在搞什么鬼?看上去简直就是在跟那个家伙打情骂俏一样。

    再说了,现在也不是谈话的时候——他女儿如此高调地出现在这格斗场,高天尊肯定很容易就会察觉,到时候把他父女俩一锅端了,可就闹笑话了。

    “尤尔·发泽……尤尔·发泽?!”和吞星不同,伽娜塔在地球上生活了好多年了,她只把这个名字念道了两遍,就读出了其中的谐音梗。

    这一瞬间,她彻底无语了。

    这个依然死皮赖脸地躺在她大腿上的家伙,不占人便宜会死么?

    “尤尔·发泽,是‘your father’的意思么?”伽娜塔黑着脸,低头问道:“你告诉我爸爸你叫这个名字,是想做我爸爸的亲爹?你想当我爷爷?”

    钱松:“……”

    好吧,他的确是为了戏耍吞星,才编了这么一个名字,没想到会被吞星的女儿揭穿了。

    吞星又不是聋子,经过女儿这么一解释,他顿时想起,自己之前似乎已经叫了钱松好几十声“发泽”了,顿时一张脸由黄变紫,由紫变灰,由灰变黑,比锅底还黑。

    “伽娜塔!快把我拖出来!我要亲手打死他!”吞星怒吼道。

    伽娜塔气鼓鼓地推开钱松,谁叫她有解不开的地球情节呢?即便被钱松占了便宜,她也不会真把钱松怎么样。

    但是,把老爹拉出来,让他来教训一下这个家伙,也挺不错的。

    毕竟,她看得出来,以吞星现在的力量,是杀不死钱松的。

    她一边像拔萝卜一样,把吞星拔了出来,一边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我叫钱松。”钱松笑着道。

    吞星一获得自由,立马就朝着钱松冲了过来:

    “钱松是吧?受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十方武圣〕〔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