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序
    ‘叮铃铃铃’伴随着放学钟声响起,池田镇开始热闹了起来,如同洪水般大量学生从校门口涌出,往家赶,往小卖部赶去,......

    只见一青年颓废的坐在石椅上,短寸头加上死鱼眼外加上平平无奇的脸庞,身着黑色衬衫,浅绿色风衣,深色牛仔裤,棕色的运动鞋,右手边放着一个黑色公文包,一副普通人的正常装扮,眼睛望着腿脚边的烟头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沉思,尔过往的人潮仿佛对其视若不见,除了偶尔几个毛燥的熊孩子,跑到跟前,差点撞到才发现这里座了个人般。

    “呼”吐了口气刘墉抬起头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又低头看了看烟头,随后起身啪了啪裤子向车站走去,虽然不久前发生了‘某件事情’但坐了许久平复了心境,即使想不通,生活也得过下去。

    “林老,走了,下次再来”“哦,好”刘墉缓缓走过小卖部,职业习惯的跟小卖部老板打了声招呼,听到回应,没多想的往前走去。

    正在收钱的林老,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本能的回了一句,抬头看了一下,“咦,奇了怪”除了零星在买零食的学生,并没有发现熟人,尔后也没在意,又转身招呼生意去。

    回到租借的旅店房间,刘墉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了一般,以前没觉得爬个5楼有那么累啊,现在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想在床上躺着,连跟手指头都不想动。

    本来到车站准备坐车回来的,然而站到腿发麻那么多车恁是没有一俩车停下来拉客,无奈下多走了1公里路,才等到了辆大巴车,还抢不到位置只好站着。

    身体躺在床上,感觉如回到水里的鱼儿般,舒服!刘墉又不禁回想起下午发生的事......

    ‘1天前带着公司指标,到乡村出差,一切好好的,直到下午,搭乘大巴到了池田镇跑业绩,下车过马路时由于被大巴挡着视线,没走几步就听见耳边传来汽车鸣声,以及眼角余光看见直冲而来的银白色面包车,和司机慌乱的表情......而后没有想象的撞击,和痛感。

    当刘墉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站在马路对面边了,转头回顾倆边,发现大巴以开远了,而面包车却没看见,刘墉不禁低头摸了摸身体,没少零件,嗯,盯了一眼小刘墉也完好无缺,心里偷偷舒了口气。

    刘墉定了定神,随后转身向不远处小卖部走去,“林老,刚有看见怎么了么?”“啥,你小子啥时候过来的,刚没注意呀!”刘墉走到小卖部门口向坐在椅凳冲茶的老板招呼到。

    “咋了,出啥事了?”林老,抬头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刘墉坐下。“刚才不是过来一俩汽车么,开的贼快了差点撞到我了”“没有呢”俩人正说着,一俩银白色面包车快速从远方拐角处开来快速到从小卖部经过,刘墉眼睛视线不自觉跟着汽车看,‘这不就是刚才的那辆车么?’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6:20,刘墉明明记得下车时,因为在玩手机,下车时间他还是记得的刚刚好的16:00,相差了20分钟,‘怎么可能’刘墉不禁呆了,“我难道在路边站了20分钟,为什么没印象”心里不住说了声。

    回忆起刚才的情况,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一瞬间刘墉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有一种独自一人走在山林里被老虎盯上的恐惧感“小刘,咋了,咋脸色那么白啊!”林老看见刘墉说完话在站那发呆,脸色还惨白惨白的,不由问到,“额,没有,在想事呢。”刘墉强收住心里的紧张感回过神,然后故意板着脸打了个哈哈不让恐慌出现在脸上。

    惯性跑完业务后,买了包烟刘墉往小卖部后面公园石椅走去。

    坐在石椅上的刘墉一边回想一边熟练的拆着烟,而刚点着烟,突然一阵恍惚,刘墉感到眼前白光一闪,回过神来,竟然是刚刚下大巴时候,下意识间,身体惯性向前走去,刘墉连忙想停住脚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像熟睡时,意识清醒想动却动不了,鬼压床般的恐惧感,然后汽车声响起。

    ‘砰’的一声刘墉意识回归身体,紧随着双腿与手臂好像被大理石碾压般的疼痛传来‘啊.’刚叫出声,‘砰’‘砰’脑袋又像被人用大铁锤连砸2下,然后意识逐渐开始模糊,眼前一片漆黑……。

    “池田镇到了,到站的下车咯”“刚那个说池田下的”刘墉刚恢复意识就听到身边有人在叫唤,耳朵旁响着鸣声“嘤”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见一片白光中有4,5道人影在向他走来,刘墉感觉眼睛一涩闭了闭眼睛,视线内人影开始慢慢重叠,原来是售票员正向车内走来,“小伙子,到位置了可以下车咯”并拍了拍刘墉的肩膀,“哦哦”刘墉拿起放右手边的包,下意识站起身,刚踏出一步,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你妹妹的,咋又回来了’心里暗骂一声,张嘴正想说话,又发现身体不受控制,正向车门走去……

    躺床上的刘墉一回想起下午的事就脑壳疼,脑子只要一往下午的事回想就会被拉入那死循环里,下午他可是整整挂了三,四次,直到手被香烟烫到才回归现实。之后只好一边点着烟一边发呆,生怕在一不小心被拉进去。

    刘墉心想,手下意识摸了摸口袋,突然有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恐惧感浮现,尤其刚回旅店房间没有开灯,总觉得黑暗中有人在看着他,‘啪’的一声突然一只冰冷苍白的手搭在刘墉肩膀处,刘墉只觉的全身鸡皮疙瘩发抖,坚硬的转动脖子看去,只见床边像镜子碎裂般出现一道口子,而手就是从中伸出,之后裂缝慢慢变大,一只,两只,无数只手向刘墉抓来,“啊!!”刘墉刚发出叫声,就被拖入其中,然后裂缝慢慢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