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2.开端
    “嗯,大逃杀?吃鸡?”刘墉一边听着提示一边暗想到“是大家任务都一样,还是可能有人任务不同呢?”

    “以我看过怎么多书,按一般小说套路很可能有‘内奸’”

    就在刘墉多疑证发作时,迷彩军服男子抢先开口到。

    “诸位,我叫王刚毅,在役武警”

    “我的任务是存活到早上6点!”

    “任务跟我一样的,一会跟着我,我会尽力保护大家的安全的!”

    听到迷彩军服男王刚毅开口,大妈以及西装男纷纷起身开口。

    “我叫李翠华,小王叫我李大妈就行”“小王同志你是武警啊,今年几岁了,搞对象没啊......”

    “......”

    “......”

    “李大妈!”礼服装女子拉了拉李大妈围兜衣角,眼睛轻微示意瞄向往刚想开口就被李大妈抢话得不知道该咋开口的西装男子。

    “呵呵”

    西装男看大妈转头向他看来,抬了下左手示意没在意,低下头收敛表情,不让人发现刚微怒阴沉的神情。

    然后迅速抬头,岔开话题“我是想问问,大家谁有带手机?”

    “手机?”随西装男话落,大妈几人恁了恁神,没仔细在意看西装男的眼神,开始找自身的物品。

    只有一醒来就仔细摸过口袋的刘墉,注意到刚西装男一闪而过的阴沉。

    随后,几人开始介绍自身,表示任务一至,认同迷彩男王刚毅领队。

    毕竟都是成年人,在认识过现实社会的残酷后,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脱离团队,孤身行动,除非他是超人,或者疯子。

    在确认领队后,几人开始探索周围环境,由迷彩男王刚毅带头走前面,李大妈,礼服女安心,走中间,刘墉走侧面,西装男常黄四押后。

    几人除迷彩男王刚毅从身上找出把军刺外,也就还有李大妈身上的平底锅可以算做武器了,礼服女安心身上虽然摸出了手机,但明显不可能连接有网络,打不了电话,只能用来照明以及放音乐,当然这种场合里显然礼服女安心心没那么大。

    西装男常黄四摸出的是个红色哨子,给他直接戴脖子上了。

    而刘墉,身上携带的是个老式燧石打火机,明显不是刘墉早上用的那个。

    刘墉心想,他们身上携带的这些东西,可能是那个把他们拉进这游戏的不知名存在,随机赋予的装备?

    只为了增添游戏乐趣?还是‘它?’的恶趣味?

    刘墉几人在零落的弱黄色灯光下探索完现在所在的楼层,四周没有窗户,只有散落的电线,板砖,以及随处可见的垃圾......

    没有什么线索,直到确认没有危险,几人开始分开搜索,才发现建筑在砖墙死角的漆黑电梯。

    “真不知道设计这个电梯的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几人聚集在一起,刘墉站在电梯口,看向砖墙与电梯门,心里一阵蛋疼,然后抬右手按了下箭头,红光亮起,只见电梯显示从11楼缓缓向下降落。

    “叮”电梯以正常速度慢慢下降,而后缓缓打开,扑鼻而来的是一种腐败发霉的气味,视线看去,电梯间中间一面1米多宽镜子,两侧钉着漆红色木板,几张木板断裂掉落在地下,以及在木板间隙,天花板,地上,爬来爬去的蟑螂。

    几人迅速进入电梯,王刚毅转头看了看几人,然后迅速按下1层键道。

    “我们先上去地面看看,可以的话找电话报警,找找有没有人?”

    “可以”“听你的”刘墉几人众口同声。

    电梯讯速上升,到地面后,王刚毅带头众人缓缓走出。

    外面是一条笔直的走廊,约10米来长,走廊两侧约2米宽,走廊尽头左转是个接待台及大厅,大厅右侧5米处原本应该是大门出入口,只不过好像被人用钢板焊死了,张贴着封条,与及满满的暗红色手印,有大有小,就像一群人被关在里面不停啪打着一般。

    起码刚走出来的安心小姐姐,就给惊吓到了,丰满的身体突然就撞了刘墉个满怀,两人同时“砰砰”摔倒在地,渐起一阵灰尘。

    王刚毅,与李大妈连忙将其拉起,安心脸微红小声说道。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刘墉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眼睛视线从安心凶前挪开,晃了晃脑袋说道。

    “你们看!”

    就在刚刘墉几人拉扯时,常黄四在接待处柜台上发现了张报纸,刚拿起就被报纸上标题的大字吸引过去,看没几句常黄四冷汗直流,急忙招呼众人过来。

    刘墉几人走过来,把报纸拉伸开,几人一看。

    “震惊!临江发生恶性杀人事件!被害者高达7位,还有5人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临江某处装修房接连发生3起坠楼事件,警方怀疑不排除谋杀后抛尸的可能?”

    “震惊,除三人遇害,居然两人相继被害,藏尸四楼装修产房内!”

    “凶手终于被捕,竟然是####”

    “凶手自杀身亡!失踪5人,3男2女不知生死!”

    “.......”

    刘墉几人看完版报,皆感到头皮发麻,西装男常黄四苍白着脸,望着几人问道。

    “你你们说报纸里面说的5人失踪,说的会不会是我们几个?”

    话语刚落,上方某处突然传来铁链拉动的声音,而后一个恐怖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哈哈啊哈哈哈”伴随着尖叫声,仿佛某个恐怖存在被释放出来,“砰”“砰”“砰”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叮”的一声电梯开始往上升起。

    “是杀人鬼!”常黄四大声叫唤,疯了般向大门跑去,手脚并用拍打着钢板。

    “有人吗?放我出去!”

    “没用的,快找出口!”黄刚毅,丢下报纸,一手提着军刺,一边向前跑。

    李大妈与安心,连忙跟上,而刘墉暗骂一声。

    “见鬼!”

    向前侧边跑,边跑边找着出口,常黄四见状,急忙跟上“别丢下我啊!”

    “这边!”王刚毅发现大厅转角不远处的逃生通道,招手示意刘墉,安心等人。

    刘墉几人顺着楼梯向下跑,没跑几下就发现是死路,王刚毅急忙站住,带头向上跑,反让原本跑在尾处的常黄四先跑在了前面。

    “慢点!”

    常黄四现在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出去,自管着跑连后面王刚毅叫他也没注意,在常黄四的带动下,刘墉几人也只能向上直跑。

    常黄四一口气连跑了5楼,直到刚跑上5楼楼梯口,被楼梯窗户的冷风一吹,才意识到不对,停了下脚步,喘了喘气,回头看了下,刘墉几人跟他差了半个楼层,刚回过头。

    “砰”的一声,5楼,楼梯通道门被踹开,一个高大的阴影铺面而来。

    “撲撕”一声,一把西瓜刀捅进常黄四的胸膛,常黄四惊恐的看着眼前2米多高的人影,见其身穿破旧保安服,半塌的鼻子,满脸脓包露出双如蛇般眼孔的眼睛,从耳根处撕裂开的嘴巴。

    看到常黄四看向自己,杀人鬼,咧了咧嘴巴,发出“呵呵呵”的尖笑声,然后“撕啦”拔出刀,又“撲”的一声,捅了进去。

    常黄四,低头看了看胸口,而后抬头,双手本能的死死抓住杀人鬼的手不放。

    “啊!”刚跑上来的王刚毅,刘墉,安心,李大妈四人,正好看到常黄四被连捅两刀的场面,安心不由大声尖叫着。

    “你们先走!”王刚毅大喊一声,然后快步向前,右手军刺向杀人鬼刺去。

    “妹的,拼了”刘墉心里暗骂一声,紧随其后,左手板砖直向杀人鬼脑袋砸去,“去nmd”

    杀人鬼左手挡向王刚毅刺来的军刺,任其刺中,反手抓住王刚毅手臂,向左侧拉开,撞向刘墉。

    而后左脚踹向常黄四,右手西瓜刀往外拔出。

    常黄四被踹跪在地,张开溢满鲜血的嘴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死咬着嘴唇,双手死死的抓着杀人鬼的手。

    王刚毅抓住机会,左脚踩压杀人鬼的脚掌,右脚侧切入其双腿之间膝盖猛攻其下盘。

    刘墉,站在杀人鬼身后猛的跳起,双手握着板砖,一拍而下。

    “砰”的一声,板砖拍中杀人鬼脑袋,断裂成两块。

    王刚毅,膝盖连撞杀人鬼的胯下,抬头看对杀人鬼没有实际作用,双手锁住杀人鬼左手,抬手拔出军刺,向杀人鬼心脏捅去。

    刘墉,丢下剩下一半的板砖,双手紧紧的抱住杀人鬼的腰部,向后弯曲,不然其影响王刚毅的行动。

    杀人鬼,看向直接攻击自己心脏的王刚毅,想动身躯,却被背后的刘墉紧紧抱着。

    右手想拔刀,而常黄四身体死死拉着,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看着王刚毅的军刺即将刺中,杀人鬼眼睛瞳孔一闪,松开握刀的手,侧身打中王刚毅腹部,王刚毅被击中腹部,身体不由往下底,军刺一偏只刺入杀人鬼肋骨处。

    杀人鬼不理会王刚毅,手肘向后一送,砰一声,刘墉只觉的被人用钝器砸中一般,双手不由松开。

    杀人鬼侧身一脚,踢倒王刚毅,转身面向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