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7.差异的世界
    阴暗的长街上,一个男子嘴角叼着烟,一双眼睛毫无焦点的四处晃着。

    “哒哒”男子突然停下脚步,高挺的鼻子吸了吸,像是发现什么,突然调转身体,跟着气味走去。

    四拐八弯,停下脚步,面前是一个三,四十平方米左右的小餐馆,气味就是从里面飘出。

    男子迷茫的走了进去,虽然是午夜,但却异常的热闹,7,8张桌子做满了人,吆喝声不断。

    “那个,靓仔吃点什么?”

    “来两碗鱼粥,在炒个菜吧。”

    看见男子进来后,伙计熟练的招呼道,随后引领着男子在外面坐下。

    .......

    刘墉回到旅馆房间已经是半夜2点半了。

    晚上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又经历了一场追杀游戏,身体饥肠辘辘

    急需找点吃的。

    于是刘墉出了房间,漫无目地的在街道寻找吃的,终于,吃货的本能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馆。

    刘墉坐在椅子上,闻着香味,一边忍受着饥饿。

    等了将近10分钟,终于轮到刘墉,两碗香喷喷鱼粥,搭配着新鲜的对季蔬菜,让人食指大动。

    更别说刘墉正死饿死饿着,顾不得烫嘴,端起碗就是一大口米汤,伴随着嫩滑鱼肉,一口下肚,真是“粥既快美,妙不可言也。”

    -------

    吃完夜宵已经是半夜3点,除了读书那时,通宵爆肝玩游戏,刘墉都快忘了凌晨3点钟的深夜风景了。

    乡镇的空气清新,夜空中的星光也比城市的明亮,刘墉干脆的跑到路边,找了个还算干净的草地,枕着胳膊,嘴角咬着随意折下的绿草枝。

    远离尘嚣,遥望着星空。

    夜风清扬,刘墉渐有困意,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闭上眼睛,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张伟,安心,王刚毅,李大妈几人的脸庞,思绪仿佛回到当时。

    ......

    刘墉一脸懵逼的从个人信息退出,他决定有空在慢慢尝试。

    现在他比较想知道储物空间,与及装备。

    意念点入储物空间,刘墉感知内好像在体外多了个器官一样,随着感知,右手边空间出现涟漪,一个微型虫洞缓缓打开,一个1米x1米x1米的空间浮现在刘墉眼前。

    刘墉拿出打火机,放进拿出,几次实验,发现从储物空间开启有着几秒延迟。

    然后,点开装备,浮现眼前的是,一个简约的人型线体,有5个装备栏,分别为,武器,上衣,下装,饰品,法宝。

    刘墉,把打火机放进饰品栏,跟放进储物空间取出不同,刘墉只要一个念头就具现在手边,也可以直接默念使用,比从储物空间拿出方便快速。

    刘墉退去个人终端,发现除了李大妈,王刚毅,安心,两人还在‘发呆’应该还在查询个人终端。

    而张伟还保持着抱胸站立的姿势。

    有过了一会,张伟似乎等不烦了大声说道。

    “好了,回去你们慢慢去问‘阎罗’!让我把流程走完。”

    随着张伟发话,安心,王刚毅两人退出了终端,一旁刘墉好奇的问。

    “阎罗?”

    “是的,‘阎罗’,你们通过了新手试炼,有资格知道这个名字!”

    张伟保持逼格回道。

    “阎罗?就是拉我们进来的幕后黑手吗?”

    听到这名字,王刚毅皱了皱眉问道。

    张伟摇了摇头,沉声说到。

    “这我也不清楚,‘阎罗’这名字是最早那批参与者流传出去的!”

    “大家称呼习惯了,而且个人终端似乎也默认了这个称呼!”

    张伟举起左手,拉下袖口露出缠绕在左手臂处的蛇形纹身。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记住在现实世界里不能向游戏参与者以外的人透露‘阎罗’与游戏的信息”

    “不要随意使用装备,储物空间,‘术’式,”

    “虽然你们一群菜鸟可能都没有!”

    “虽然‘阎罗’并不限制参与者在现实世界使用游戏能力,但你每次使用都会额外扣除你大量存在点,甚至扣除阴德值,功德值!”

    张伟一边拉下袖口,一边缓缓说到。

    “如果我,向参与者外的人,说了,且展示了特殊能力会怎么样?”

    王刚毅一脸严肃的问到。

    张伟表情突然沉重,盯着王刚毅的眼睛,似乎想从中,读出后者的想法。

    张伟盯着王刚毅的眼睛,缓缓开口:“看你对谁说,以及对现实世界造成的影响,决定!”

    “我知道你是个军人,你如果打算跟上面举报,‘阎罗’会计算出你打算做的事情将会对现实社会造成什么影响!”

    “严重的,‘阎罗’会直接出手抹除掉你的存在!就跟我之前跟你们说的,‘噗’消失不见!”

    “随着你的消失,知情者的记忆也会跟着被抹除掉!”

    “所以,别做无谓的事情!”

    “我是个军人!”王刚毅直视着张伟眼睛,缓缓开口。

    “王大哥,别冲动!”刘墉上前劝导王刚毅。

    “是啊,小王同志,别急,慢慢想办法。”李大妈也过来拉了拉,王刚毅的胳膊。

    而安心一个人站在后面,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表情飘忽不定。

    “张伟,你刚才说了是‘严重的’话!如果是无意间被别人看到,听到呢?”

    刘墉脑中回放着张伟刚才说的话,突然灵光一闪,抬头看着张伟问到。

    张伟听到刘墉问的话,眼睛盯了王刚毅几秒,视线挪动看向刘墉。

    “无意中泄露和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看到,会扣除你一定的功德值,抹去/扭曲/改动发现者记忆!”

    “举个例子,你在人民广场上使用了‘术’,会根据人数扣除相应的存在点,如果是被传到网上,会随着看到的人数、影响,扣除,存在点,功德值。”

    “存在点,功德值不足,抹除掉你的存在,这样你造成的影响也就跟着消失了。”

    “‘阎罗’会把人们对你的印象,替换成另一个人,然后你的视频,做过的事,会被当做特效,搞笑作假视频来看。”

    “就算你的存在点,功德值够扣,接下来的试炼中,你也将面对‘阎罗’的惩罚,难度增加,九死一生!”

    “所以,我才说不要做无谓的事情!”

    张伟话说完,又转头看向王刚毅。

    “恩,我知道了”王刚毅移开眼睛,没落的说到。

    看见王刚毅的神情,张伟也移开盯着他的双眼,转头扫描般看了看刘墉4人。

    然后缓缓说到,“时间到了,希望你们下次任务也能活下来吧!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自己问‘阎罗’(个人终端)”

    说完张伟的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4人身边的空间如同之前一样,碎裂,掉落开来,无数只冰冷苍白的手伸出,抓着刘墉4人,快速拖入其中,而后裂缝慢慢消失,如同被抹布擦平了般。

    -------

    一想起王刚毅,刘墉心里就是一阵惆怅。

    “希望,王大哥没做傻事!”刘墉躺在草地上,心里想着。

    随后,刘墉起身,拍抖了一下裤子与风衣,吐出叼在嘴边的草枝,从内口袋取出根烟点着,一边碎碎念,缓身往旅馆慢慢走去。

    “话说张伟这个坑货,也没说日常会消耗存在点......”

    ......

    凌晨四点的魔都,一片灯红酒绿。

    安心少女姿态坐躺在床上,美目紧闭着,似乎在思考这什么。

    左手青葱玉指,虚晃点动着,伴随着指尖的点动,虚空中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早前张伟讲解游戏试炼的时候,安心就知道自己跟其它人不同。

    她不是意外死亡被迫加入游戏的!

    她是自杀的,或者说是被迫自杀的!早先她打断张伟的话,不是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是惊讶自己还活着。

    而后来通关试炼,‘阎罗’的记忆回放中,安心更是确认了这事情。

    ......

    有件事情张伟因为后面王刚毅的事,没来得及跟大家讲解。

    那就是刘墉5人的新手难度是加强过的,跟刘墉4人的意外死亡不同,安心属于被迫自杀进入游戏。

    ‘阎罗’加强了试炼难度,加强了杀人鬼陸褚的‘鬼躯’数值,也是幸亏有着没进行半数据化王刚毅与李大妈。

    ......

    “笃笃”听见敲门声,安心知道是那个男人来了,也就是他,逼迫着安心跳楼自杀。

    安心左手掌一翻,一部红色小巧的手机出现在她掌中。

    安心,翻开手机盖,按下按键,端庄秀气的鼻子下面,小嘴轻吐:“陸褚”!

    随着安心话语,一个模糊的黑影在黑暗中慢慢浮现,等待着进一步的指示。

    然后,安心玉指轻轻盖上手机盖。继续平躺着等待那个男人进来。

    ......

    房间外面,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连敲两下房门,附耳没听见房间里面有动静,他知道药效生效了。

    “哼,陈安心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男子一边低声说着荒淫的话语,一边从口袋中拿出早已配好的钥匙。

    男子,轻悄悄的打开房门,随后反锁,走进床边,看见安心躺倒在床上的美妙身躯。

    双眼泛起淫光,慢慢向安心走来。

    躺在床上假装昏迷的安心,听到房门开启,与及男子靠近的脚步声,心中暗想。

    “假如不是‘阎罗’,记忆中她是在男子靠近脱她衣服时,被男子晃醒,然后如同电影里面一般,挣扎抵抗,在求救无用下,跳楼身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