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8.差异的时间(续)
    “这次不一样了!”安心心里默念着,听到男子靠近,安心突然坐起。

    男子正要靠近安心,看见安心突然坐起,被吓了一跳。

    但看见安心,杏眼圆睁,蛾眉倒蹙的样子,心里突然充满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啧啧,你醒过来,正好,等会儿玩起来我会更尽兴!”

    男子见安心醒着,干脆也不在做掩饰,淫笑着慢慢靠近。

    毕竟今天是他邀请安心来参加他生日的,下面还有一班人在嗨着,就算安心事后,报警,他的一班狗腿子也能帮他作证不在场证明。

    “陸褚杀了他!”安心不想在听男子说什么了,小嘴轻张。

    随着安心话落,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处缓缓出现。

    正是之前试炼中的杀人鬼陸褚。

    男子明显不曾想到这一幕,凸出的眼珠,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身影。

    陸褚盯着男子咧咧嘴,右手长刀往男子脖子一抹。

    “呲噗”一声,男子手按着脖子,摔倒在地。

    然后杀人鬼陸褚盯看着安心,安心看着眼前的场景,柳眉轻皱,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场景,毕竟在回归之前安心就已经决定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男子必须死。

    而是‘阎罗’提示除了扣除100点阴德值外,还增加了5点罪孽值,下场游戏难度增强。

    下场游戏难度增强这是‘阎罗’之前没说的。

    安心在回归时,询问‘阎罗’在现实恶意杀人会怎样?‘阎罗’的回答是。

    “视因果,扣除100点阴德值,增加罪孽值!”

    “罪孽值影响游戏通过奖励!”

    完全没提到会增强游戏难度,但事已至此,安心也不在多想,而后给杀人鬼陸褚下了命令。

    “把他给我塞里面去!”

    “......”

    安心打开储物空间,让杀人鬼陸褚把男子的尸体放进去。

    杀人鬼陸褚直接把男子双脚往头顶咔嚓对折,然后投球似的,丢入安心打开的储物空间。

    “对了!”安心突然想到什么,具现出红色手机,手机摄像头往男子死亡的地方,四处扫动。

    “滴滴滴”随着手机扫动,一道透明的人型身影出现在眼前。

    怨恨的眼睛盯着安心,安心丝毫不在意男子的眼神,手机一晃,男子就被收入其中。

    安心,‘啪’盖上手机,心情明显好了许多,随后玉指挥动指挥着杀人鬼陸褚。

    “你顺便把,毛毯,血迹什么的收拾下!”

    “......”

    -------

    喀嚓喀嚓呼呼

    “果然!回来了”王刚毅睁开双眼心里暗想。

    转头看向车窗外,窗外黑漆漆的,除了远处偶尔几盏路灯,如同星光一般点缀着天空。

    记忆慢慢回溯,王刚毅记得还有半小时,4月18日凌晨5点,天刚开始蒙蒙亮起的时候,就是那时候,他出的事!。

    王刚毅转头看向坐在他旁边的战友,眼中闪烁着泪光。

    这次我不会再让你白白牺牲!

    “我靠,队长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难道你有那嗜好?不行我回去得让班长帮我换个房间!”

    似乎感受到王刚毅的目光,坐在王刚毅旁边的男子转了过来,开玩笑的说到。

    “去你小子的!”王刚毅右手轻轻砸了下他的胳膊。

    “要我有那嗜好,怎么多年你谁我上铺,你早不保了!”

    “没有就好,吓我一跳,我还想回去该怎么跟嫂子交代呢!”

    “球事!胡路你小子信不我收拾你!”

    “开玩笑,玩笑!”

    王刚毅跟坐在他旁边的战友胡路几句话说完。

    起身看了看周围环境,坐下拉着胡路的手,一脸严肃,低声在他耳边吩咐到。

    “胡路,你等会假装去上个厕所,先去后面包厢找,二嘎子,跟老三,然后到后面车厢......”

    “听明白了嘛!”

    “明白,队长!”

    胡路看王刚毅一脸严肃,收起笑脸,应到。

    “注意点!知道么!”

    “放心!?”

    王刚毅小声吩咐,然后,他先起身,缓步向前面车厢走去。

    在王刚毅走后,胡路跟着动身往后走去。

    ......

    王刚毅记得,就是在凌晨5点要过省界的时候,前面车厢2名歹徒挟持了站长,让他停缓下火车速度,然后从后面车厢偷偷跑上了另外3名歹徒,几人在交界处进行毒品交易。

    王刚毅与胡路就是在逮捕前面2人时,没注意后面被另外3个歹徒袭击了。

    但着一次,将不一样......

    ------

    “今天凌晨5点,某路线发生恶性劫持事件,......幸亏列车上有4名刚好回乡的武警官兵......”

    “.......”

    “翠华,翠华啊!”

    “哎,谁啊?”

    李大妈从游戏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发现自己回到发生事故前的2个小时。

    还没回过神了,就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声音。

    “翠华,我啊,你还看新闻啊,不是说下午去社区参加舞蹈比赛的嘛?”

    李大妈走到3楼窗前,往下看。

    “原来是自己的舞伴”李大妈心中暗想。

    “......”

    “糟糕!”

    “老王,你楼上房里是不是在煮东西吗,火有关好没!?”

    李大妈,突然想起什么,大声喊到。

    “没事,家里我大外孙看着呢!”

    舞伴老王在楼下双手做扩音状大声回答。

    “没事你的头啊!”

    李大妈大喊一声,然后快速跑出房门,往楼上跑去。

    ......

    李大妈记得,她就是跟舞伴去社区跳舞时,发现自家小区楼发生火灾。

    舞伴老王在家煮东西,没看好火就出门了,而他的大外孙在房间里玩游戏带着耳机没听见他的话。

    等到事发已经晚了,大外孙发现时,火势开始蔓延,只能在房间里哭喊着。

    李大妈冒着大火冲进去把他救了出来,自己却因为吸入大量的烟雾,造成呼吸道烧伤,晕迷了过去,醒来是就发现自己出现在游戏里了......

    -------

    李大妈快步跑上9楼,数据化的身体,让她心里暗自吃惊。

    一口气跑了6层楼居然没感觉到劳累。

    “哈!”“砰”

    李大妈跑到老王门口,来不及找钥匙开门,只见李大妈中气十足大喝一声,左腿侧身一踢,直接一脚把门踢开,闯了进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