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9.《狠人杀》
    4月24号傍晚,刘墉坐在房间里静心等待着,游戏开始。

    做为‘阎罗’游戏参与者,说不定那次游戏中就挂了,所以刘墉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处理好了所有后事。

    先是去公司申请离职,然后去银行取出自身这几年的存款,除了留下自己花销的,其它都拿回了家里。

    刘墉本来想去买个保险的,受益人添自己父母,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游戏中死了,都没人会记得他,买保险有个屁用,就直接把钱交给了二老,以日后结婚用的名义,让二老存着。

    然后在家陪父母,找了找多年没见的同学,好友聚了聚会。

    在家待了5天,就跟父母说要上班返回了g市,毕竟刘墉租的房子还有半年的租期,而且不回去的话,二老快起疑心了,毕竟以华夏的国情,没节假日哪有请假那么多天的。

    .......

    ‘阎罗’的游戏虽然可以20天参与一次,但游戏参与者维持每天在现实世界的存在,都会扣除一定的存在点。

    刘墉这一个星期里一直跟父母,亲戚,朋友在一起聚会,消耗的存在点更是本时的几倍。

    短短7天就消耗了200多点,虽然还存有100多点以及200点阴德值。

    但作为一个正常的青年人,在遇到这种超自然现象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种向往感。

    虽然失败的代价太大了,但是既然已经身陷其中,那么是要如同咸鱼一样苟且偷生,还是轰轰烈烈的疯狂一场。

    所以刘墉向‘阎罗’提前申请了游戏请求。

    .......

    随着夜幕降临,“啪”一如继往,空间裂开,无数双冰冷苍白的手伸出一把把刘墉拉入其中。

    ......

    刘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大厅里,面前有个1米多高的液晶电视机,两侧放着7张精致花纹的红色课桌椅,身旁还有另外3男3女。

    除了刘墉与及另外一个女人,其它人都已经先醒了过来了。

    随着刘墉醒来,一会后,最后一个女的也跟着清醒。

    随着最后一个人醒来,电视机自动打开。

    沙沙沙花屏5,6秒后,一个化着小丑妆容的人影出现在画面之中。

    “嗨咯!各位游戏参与者,欢迎来到我的游乐场!”

    “我的游戏很简单,你们是一群普通的凡人,你们当中混入了一个狠人,他将在接下来的5天里,每天早上随意杀死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杀死所有凡人,狠人获胜!”

    “凡人们,你们的任务更简单找出你们中的狠人!”

    “找出狠人,幸存者获胜!”

    “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天白天凡人不能离开自己的房间,善自离开者,抹杀!”

    “凡人只能在晚上行动!”

    “每天晚上幸存下来的凡人进行投票,指认狠人身份!”

    “指认狠人成功,所有幸存者获胜!”

    “你们可以在个人终端查询自己的身份。”

    “接下来游戏开始!祝你们好运!哈哈哈哈哈!”

    随着小丑说完,电视机嗤的一声关闭。

    “......”

    几人相互打量着彼此,各自猜疑,似乎想看出谁是藏身他们当中的狠人。

    沉默了一阵,一个体型高大,满脸胡须的大汉先开口,打破了沉闷。

    “我们难道要在这互相看着,你们不动,我可自己去周围看看了!”

    “说的也是,这明显就是现实版狼人杀嘛?!”

    “玩狼人杀我可没输过,各位只要我们团结,很容易的!”

    “......”

    “......”

    所谓枪打出头鸟,随着有人带头,大家话开始多了起来,发牢骚的,吹牛逼的,沉默的。

    刘墉就是除了嗯嗯应声,全程沉默的那个,毕竟天赋异禀,刘墉就是想说什么,众人也是忽略而过。

    ......

    7人一起巡视了四周环境,几人明显是在一个2层楼高的别墅中。

    出了大厅大门,就是厨房,厨房左侧通道有这通往2楼的楼梯,右侧就是一条长廊直通一个杂物间,与及别墅大门。

    别墅大门打开着,大门口放置了一块告示,上面写着:请勿随意践踏草地!

    刘墉几人在大门口,往外看,大门外接着半米多宽的黑色水泥地,似乎全程包围着别墅四周。

    水泥地外面就是一片草坪,绿油油的杂草丛生,显然很久没人打理过。

    几人望了一下门口,就折回往里走,显然没人想作死出去看看。

    沿着楼梯上到2楼,1米多宽的走道对面分别有着4个房间,楼梯走道一侧,3个房间,房门紧闭,楼梯对面房间从左往右分别贴着号码,6,5,4,3,号码牌下分别贴着众人各自的名字。

    楼梯走道这侧就是7,1,2,5号房门对面房间没有门牌号,房门打开着,里面停放着7口半盖着的黑色棺材,棺材里面空无一物,就像送是为了他们准备的一样,看着众人不寒而栗。

    2楼再往上走就是3层楼沿,空旷一片,站在3楼往外远望,不知道是半夜的关系,还是...。

    除了众人身处的房子,周围没有其它建筑,黑漆漆的,天空中连月亮与星星都没有,看不见一点灯光,四周一片死静,除了风,呼呼吹动的声音,连昆虫的鸣叫声都没有,好像黑暗中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注视着一般。

    几人在3楼站了一会,就返回了2楼,贴着自己对应名字的房间。

    刘墉分配在4号房间,刘墉站在门口看着号码牌一阵蛋疼。

    “玩儿呢,这是.......”

    转动门把手进入房间,习惯性关上房门,房间布置的跟正常的宾馆一样。一个独立卫生间,一张办公桌,一张单人沙发椅,房间正中间放着张大床,床墙地面放着一个电视机。

    刘墉一进门就被办公桌吸引了注意力,不是因为办公桌上的时钟,是办公桌上面放着一个椭圆形插盒,盒子上还插着7支棒棒糖,粉红色包装,没有字体。

    刘墉,拿起棒棒糖,听见‘阎罗’传来的提示,眼中充满讶异。

    直接把棒棒糖连带着插盒收入储物空间。

    然后,刘墉熟练的煮了一壶水,坐在沙发椅上,一边等着水开泡茶,一边查收自身身份与任务。

    任务简介:杀死所有凡人!

    任务流程:每晚使用杀死一位凡人。

    任务奖励:存在点100点。

    任务简介:存活过5天!

    任务流程:存活直游戏结束。

    任务奖励:存在500点

    ------

    任务倒是简单明了,但看到‘阎罗’给的身份,再看任务就让刘墉看的一头雾水。

    第二次游戏试炼进行中。。。。。

    《狠人杀》

    平平无奇的你,意外卷入了小丑的死亡游戏,只有狠人才能通关的诡异游戏。

    当前身份:

    ......

    刘墉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身份与任务。

    “主线任务是杀死所有凡人,但身份却显示是凡人,这啥子事嘛?!”

    “我杀我自己?!”

    刘墉脑袋中风暴不断,又看了看自己储物空间里的物品,难道是这样?......。

    (稀有)

    品质:灰色

    归属:消耗品

    属性:无

    特效:主动:使用后,将变身为能在白天行动的嗜血疯狂狼人,持续时间12小时。

    注:狼人化后将失去理智。

    注:‘狼人化’后临时拥有、、、、5个天赋。

    注:游戏参与者每天只能使用一次特效能力。

    备注:草莓口味的棒棒糖!使用方法,吃掉它!

    -------

    “笃笃”刘墉正喝着茶思考着,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现在是夜间,应该不会是开门杀吧?”

    “等等?我自己不就是狼人!......”

    刘墉一边多疑证复发,一边拉开门。

    门外,只见胡须男与另2个男子站在自己房门前,另一个女子正在敲2与3号房间。

    见到刘墉开门,胡须男说话了。

    “时间还有,一起去楼下吃个夜宵,互相认识下!”

    “好!等等我拿外套。”

    刘墉见其它人都要去,也不推辞,跟着一起下来楼。

    ......7人来到厨房,厨房里的材料财米油盐,鸡鸭鱼肉,果蔬青菜,却是应有尽有。

    胡须男简单的炒了几个小炒,几人坐在厨房里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番。

    胡须男,叫赵长山,参与过3次‘阎罗’游戏,房间号7号。

    早前吹水,身着白衬衫的瘦小青年男子,叫李四,本次第2次游戏,房间号1号。

    表面看起来老成的,年纪却是几人中最年轻的,跟刘墉,同姓的刘室,参与过2次游戏,房间号6号。

    女的中,身形娇小玲珑的,第2场游戏参与者,涂乐,房间号2号。

    熟女打扮的顾涛,第3场游戏,房间号5号。

    中性打扮的短发女子,洪娇蓝,第2次游戏参与者,房间号3号。

    几人刚开始吃饭时,气氛明显尴尬。

    但在胡须男赵长山,与顾涛的烘托下,气氛搞了起来,没有原先那么尴尬。

    在几人询问下,胡须男赵长山与顾涛坦白原先两人同参与过1次游戏试炼。

    众人酒足饭饱后,就各自散伙,回到各自房间。

    “各位,希望每晚还能见到你们!还有,如果狠人明早来敲我的门的话,小心点,我不会留手。”

    胡须男赵长山回自己房间时,望向几人,留下了话。

    “砰砰砰”众人纷纷关上自己的房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