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0.顺利的狩猎与思考(上)
    刘墉,回到房间躺床上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果然,狠人难做!”

    “刚才大家还在客客气气的一起吃饭,现在就得想办设法的杀死所有人。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杀人,不是兵王,又不姓楚,我姓刘啊!”

    刘墉躺了一会,起身一把把办公桌上的时钟拿过。

    时间还有3小时天才亮,刘墉定了个闹钟,5点半响,准备睡一觉先。

    没办法,在‘阎罗’游戏里面,放储物空间里带进来的手机不能用,正常情况下开不了机,没得玩游戏来打发时间。

    你要说是带个诺基亚进来还能用来砸核桃,挡挡刀神马的,带个智能手机也只能放着了。

    ......

    时间缓缓流逝,“叮”,时钟响起,刘墉一把按住,然后又大约在床上躺了个10分钟,才缓缓起身。

    把时钟调好,放回办公桌,刘墉,从储物空间取出。

    随意拿了一根,本来想煮水泡茶喝,但想了想,对于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是别太恭维了,干脆侧躺在沙发椅上,把玩着打火机。

    ......

    滴滴滴咚,时间已到。

    刘墉起身拉动窗帘,望了望窗外,虽然已经是早上6点了,但四周的光线还是灰暗的。

    刘墉,走到房间门口,右手尝试转动了下门把手。

    感觉可以拉开,刘墉小心转动门把手,拉开一条小缝隙,不知是不是早上的缘故,走道的灯光关了以后,房间里的视线反而更加模糊了。

    刘墉轻声拉开房门,咔嚓,使用了变身器。

    ......

    当刘墉回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躺在自身房间里,翻身起来,仔细检查了身上的‘零件’。

    刘墉看了看桌上的时钟,下午6点整,检查了身体无异常后。

    刘墉按住脑袋想知道白天发生了什么?,但大脑一片空白,记忆只停留在自己使用的时候,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不愧是失了智的狼人,?啥都没印象。”

    刘墉躺在床上暗自嘲讽。

    “连早上攻击了谁都不清楚,不过也好,起码不用装惊讶了。”

    “笃笃笃”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刘墉起身,双手把头发弄乱,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样子,懒懒的打开门。

    “是你啊?”门外站着的是少年老成,刘墉本家的刘室。

    “出事了!”

    “谁!”

    老成的刘室一脸严肃,用沉重的声音说到。

    刘墉也适时的收起懒洋洋的表情,转为严肃,透露着惊奇的表情,缓声问到。

    “7号,你自己上去看吧,我去叫另外两个人”

    “7号?!不是赵长山的房间吗!”

    刘室说完,转身往前面走去叫2,3号房间的涂乐与洪娇蓝。

    刘墉没有迟疑,反手把门一关就往7号房间跑去。

    刚跑到7号房间门口,发现李四与顾涛两人正站在门口,没进去,只是在门外往里望着。

    李四见刘墉过来,转头,点了点示意,眼神瞄了一下顾涛。

    刘墉看见李四的眼神,顺着视线看向顾涛,只见顾涛表情泛着悲伤,眼睛里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眼睛一直盯着房间里,视乎都没注意跑过来的刘墉。

    “赵长山死了?”刘墉靠近李四,悄悄的问到,眼睛却越过李四,望里面瞄,可惜顾涛的身体挡住门口看不清里面什么情况。

    李四看见顾涛没反应,拍了拍刘墉的肩膀,眼睛往外面示意,两人走开了几步距离,李四小声悄悄道。

    “应该是被狠人攻击了,刘室晚上开门发现的,赵长山房间门被什么东西撞开了?”

    “房间里满是血迹,就赶紧叫了顾涛和我,我赶来时,顾涛站在门口,拦着我,说等人到齐了在一起进去。”

    “顾涛和赵长山关系看起来不一般啊?!”

    “毕竟他俩一起度过一场游戏,而且昨天还一起吃饭说笑,一早上过去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正常!”

    “......”

    刘墉与李四两人站在一旁,悄声说着。

    李四话音刚落就正好看见刘室带着洪娇蓝,涂乐两人快步跑来。

    “赵长山怎么了?”

    “情况怎么样?”

    赶到的涂乐,与洪娇蓝急声问到。

    顾涛看似这时才回过神来,转过头,对着几人说到。

    “人齐了,刚好,一起进去看看吧!”

    众人小心走进赵长山的房间。

    只看见房间里面,一只断手丢落在卫生间门口,墙壁上洒满了血迹,电视机,办公桌碎裂一地,床铺像被什么东西掀开一样,翻倒过来,赵长山下半身被压在下面,歪着脑袋,躺倒在床单下,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长山”

    顾涛小声低语着,身体好是力气被抽空了般,手扶着靠着墙。

    ......

    几人一阵忙活,才收拾好赵长山的尸体,由顾涛简单的清洗了一下,然后几人合力给抬放进空房间的棺材里。

    “顾涛,振作点!”涂乐与洪娇蓝安慰着,明显精神状态不太对的顾涛。

    “我,没事!”

    顾涛,缓缓摇头,视线盯着赵长山的脸庞,双手默默紧握,随后似乎开始振作起来。

    转头狠狠的打量了房间里的所有人,似乎想找出杀害赵长山的‘狠人’将其碎尸万段。

    除了娇小的涂乐不敢与之对视,其它人,都假装没看见顾涛的眼神。

    也只有涂乐,看见顾涛犀利的眼神,被吓一跳般,低了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刘墉站在最后面,正好可以看见所有人的表情,神态。

    对于顾涛猜疑的眼神,明显有点恼怒到,洪娇蓝,与刘室。

    可能因为刘室是第一个发现的,顾涛盯着他看最久,而刘室就当作没看见顾涛的目光,眼神一直看着赵长山的棺材盖。

    但在顾涛望过来的第一眼,刘室可能还打算安慰她,正欲张开嘴巴。

    但却看到顾涛如看仇人般的杀人目光,最终无奈,假装没看见。

    而洪娇蓝,明显是外冷内热的性格,从发现顾涛的状态不对,就一直陪伴着顾涛。

    但现在顾涛却用那种猜疑的眼神盯着她看。

    内心气愤的洪娇蓝,干脆也有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可能只是想发泄她的不满。

    但却因为她着眼神让顾涛盯着她看了更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