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2.顺利的狩猎与思考(下)
    “现在是晚上9点,你们有3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可以思考,探讨,甚至去解决生理问题。”

    “但是3个小时后,12点整请准时回来这里投票!”

    “你们不会想知道错过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丑声嘶力竭的尖笑说着,突然李四出声打断了小丑的话。

    “那个,我想知道,迟到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

    众人惊讶的看着李四,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这样问。

    刘墉都差点想用异能去观察李四的表情,想法。

    就连小丑都浮现出错愕住的表情,好奇的盯着李四打量。

    “奇怪的家伙?!是想找死是么?”

    “有种你晚上迟到试试,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

    小丑突然大叫着谩骂出声,随着小丑的叫骂,刘墉脑海突然灵光一闪,想突然发现了什么,却怎么都抓不住那一瞬间的想法。

    刘墉眼角余光瞄着李四,看见李四在小丑叫骂出声时,嘴角上扬,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

    正要确定使用,小丑却像骂够了一般,直盯着李四看了两眼就消失了,电视机也随之关闭。

    ......

    “李四,你不会真想试试?”

    刘室在电视机关闭后,转头语气略带怪异问坐在他旁边的李四。

    “刘室??”刘室的话让坐在他旁边的刘墉有种怪异的感觉,就像某个人突然做出了不符合他‘人设’的动作。

    “是想让李四迟到?可为什么语气又像故意怎么说的?”

    “怎么会,我就是随意问问而已!”

    李四耸耸肩,扯开话题。

    “好了,不说我了,我们还是来讨论下一会儿投票要怎么投吧?!”

    随着李四话落,空气又变的安静下来。

    李四转头看众人没表态,紧接着说到。

    “谁有什么线索没?我早上没听见动静,可能是我房间隔着比较远的缘故。”

    “我也是”

    住在李四对面门的刘墉紧随着开口,涂乐与洪娇蓝也跟着摇头,示意自己早上没听到动静。

    众人把目光注视到住赵长山房间对面的刘室身上。

    刘室见众人看向自己,缓缓开口。

    “我早上也没听见声音...”

    “那狼人撞开了赵长山的房间门,你住在他对面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听到?!”

    顾涛猛的站起打断了刘室的话。

    “我真的没听到,我也是晚上起来开门才发现的!”

    刘室面对顾涛的质疑,一脸无奈。

    “干的漂亮!顾涛简直神助攻!”刘墉心里叫到,嘴上也跟着顾涛问到。

    “不应该吧?!赵长山房间离你房间最多一个走廊的距离不可能一点声响都没有?”

    刘室给两人问的万般无奈,心里气火也开始起来,开始反过来询问顾涛。

    “真的没有!别说我了,你们谁听到了,顾涛你听到了?”

    “难道我没听见声音,凶手就是我啊?说不定房间门是赵长山自己打开的呢?”

    “谁会傻乎乎的自己打开房间门,不管怎么说你都有嫌疑!”

    “......”

    顾涛似乎抓住刘室不放,两人一阵扯皮。

    刘墉听着两人说话,心里放松下来,起码有着刘室垫着,暂时还没人会怀疑到他。

    但看着这画面,心里却感觉有那里不对劲?

    “不对,为什么大家好像真的没听见声音,动静一样?”

    “也没人反驳?!难道房间隔音效果真的那么好?”

    “还是一到早上,‘阎罗’就会让我们强制陷入昏迷中,也不对啊?”

    “如果我们到早上就会被强制昏迷,那赵长山...?赵长山?”

    “赵长山经历了3次游戏了,不可能什么道具、装备都没有,就怎么容易死了,顾涛也说过赵长山不可能怎么容易死?”

    “难道真的是因为‘阎罗’,因为‘阎罗’规定早上凡人会陷入昏迷,所以赵长山才会让狼人那么容易杀死?!”

    “为什么李四除了一开始无故呛小丑一下后,就拉开话题,故意要引起矛盾一般?”

    “他又不是狼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靠,我的身份是凡人?难道还有隐藏的狼人?”

    “......”

    刘墉多疑症复发,想着脑袋一阵混乱,也不理会公共场合,抽烟对不对了,从储物空间取出香烟,自己抽了一根。

    并默默使用了,且使用了阴德值延迟了特效持续时间。

    状态下,刘墉明显看见了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李四虽然一副拉着顾涛,刘室两人吵架的样子,但李四嘴角与眼神却隐藏着几分得意?而且眼角余光一直在隐秘观察着刘墉。

    不止李四,看似在吵架的顾涛,刘室两人,表情也有些微的不正常,有种颇是‘脸笑心不笑’的诡异感。

    且两人吵架故作转头的时候,眼神视线都刻意瞄了下刘墉。

    就连在一旁看戏,当的吃瓜群众的涂乐,洪娇蓝两人,也都给了刘墉一种诡异感。

    就好像几人故意表演了场戏给刘墉看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看到这一幕,让刘墉心里突然慎得慌,鸡皮疙瘩直冒,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他就是那只鸡的感觉’。

    一种诡异,恐怖的感觉浮现刘墉心里,让他拿烟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也就是这一瞬间,刘墉感觉时间好像给突然暂停了一般,几人突然停下动作,眼睛发出绿油油的光齐齐的望向刘墉。

    随后几人又快速恢复正常。

    刘墉脑袋不住冒出冷汗,然后李四诡异的向他走来过来,伸出手。

    “咋了?自己抽烟也不发支?”

    李四笑着伸手向刘墉要烟,看在刘墉眼里却说不出的诡异。

    刘墉装作没发现异常的表情,脸上腼腆的露出微笑,抽出一根烟给了李四。

    “这不是看你忙么?!”

    “都不知他俩咋回事?有啥好吵的,没听见就没听见呗?!”

    李四接过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两人争吵,看似像与刘墉抽烟打哈,眼睛视线却是一直死死的看着刘墉。

    要不是在状态下,可能刘墉至始至终都发现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