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3,顺利的狩猎与思考(完)
    “咋,你也觉得刘室有嫌疑?”

    刘墉抽着烟,故作常态,跟着李四问到。

    “只是感觉有点奇怪而已!”

    李四回到“等会投票你准备怎么投?”

    “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有一个,好了,走该让他俩停下来了!”

    李四说完,招呼刘墉一起上劝架。

    ......

    刘墉与李四分别走到顾涛与刘室中间,挡着两人争吵。

    然后李四开口说出他的想法。

    “好了,现在大家都没有证据,不能意气用事。”

    “等会投票我有个建议,大家一起听听,觉得好的,不妨等会按我的建议投?!”

    李四看见几人都望过来,接着开口说到。

    “等会投票,我建议我们大家自己投自己一票,这样全员一票的情况下,今晚就不会有人被投出去!”

    “如果有人没投自己,投别人呢?!”

    刘室盯着顾涛说着,李四当然知道刘室的意思,害怕然后刘室自己投了自己,顾涛在投他一票,那刘室就会给投出去。

    “我想顾涛不会怎么做的!你又不是杀害赵长山的凶手?故意投出你,只会减少我们的人数。”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

    刘室还是看着顾涛,不理会李四说的话,顾涛也盯着刘室,接着反问李四。

    “你怎么认为我不会?”

    “那你俩互相投对方吧,我们四个自己投自己,这样总可以了吧!”李四无奈道。

    “也只能这样,在线索没有的情况下,胡乱投票只会加速我们的死亡速度,让狼人得意。”

    “万一狼人没投自己呢,那我们当中被狼人投票的那个不是会很危险!”

    “奇怪,小白兔明明不大啊,咋也会怎么笨的?”

    刘墉好奇的望向涂乐,一脸坏笑的说到,涂乐听的满脸问号。

    “???”

    一旁的洪娇蓝,轻笑一声,说到。

    “那样狼人就暴露了!”

    “这样呀!?”

    “.......”

    ......

    刘墉一直保持着状态。

    一边聆听着李四,刘室说话,一边偷偷注意着几人脸上的细微变化。

    且故意调戏了下涂乐,只是想注意其反应,表情。

    虽然几人表现的都很正常,但明显不只是李四与涂乐,在说话与及反应神态上都有点奇怪,几乎除了刘墉其它5人都很不正常。

    但却不知道是那里,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这让刘墉心里默默保持着警惕。

    ------

    时间飞逝,几人一起扯完就互相散开,回房间休息的回房间,发呆的发呆,打牌的打牌(从一楼杂物间发现的)。

    终于,到了12点整,几人有一起到齐,虽然李四说不来,但明显还是来了。

    而投票结果也如李四说的,除了顾涛与刘室相互投了对方,其它人自己投了自己。

    看到屏幕里小丑气急败坏的脸,刘墉说不出的怪异。

    “嗯嗯,就算你们这样投,明早狼人还是会杀死一个人!等着瞧!”

    小丑像是忘记了李四之前打断让他出丑的话一样。

    ......

    刘墉今晚并没有与众人一起吃夜宵,而是从厨房拿了碗泡面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刘墉独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揪着头发。

    “到底是那里不对?!”

    早前几人的异常表现,让刘墉思索不以。

    尤其是在李四打断小丑之后,刘墉用了特效才发现了几人的异常。

    之前刘墉只顾着自己的‘狠人’身份,去思考如何伪装自己不让人怀疑,该怎么说话行事。

    根本没仔细注意其它,现在在发现了几人的异常表现之后,刘墉开始反思起自己的‘身份’与其之间的关联。

    “总不可能是自己一个凡人,其它人都是狼人,一起演戏给自己看吧”

    “难道游戏的真实名字叫‘凡人杀’?”

    “‘阎罗’我们早上昏迷是不是你做的?”

    “靠,这时候没反应,每天扣我存在点却贼准时。”

    “......”

    刘墉当然没指望‘阎罗’回答他,只是通过自我吐槽来,开扩思路而已。

    但是在缺少证据与及线索下,刘墉头发都快扯关了也想没个头绪来。

    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再通过一天的时间找找线索。

    “或许,我该去他/她们的房间看看!?”

    刘墉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个想法,挥之不去。

    想到就行动,刘墉迅速起身,随手拿着水壶就出门。

    刘墉先敲开住在2号房,涂乐的房间。

    “什么事?”

    涂乐打开门,露出个小脑袋,盯着刘墉,就像盯着大灰狼一般的眼神。

    “额那个我房间茶叶没了,像问问你有多的么?”

    刘墉尴尬的说着,示意的举了举水壶。

    “等等”“澎”

    涂乐说完,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转身去拿茶叶,根本不想让刘墉进去。

    而后又快速开门,露出个脑袋伸出小手拿着茶叶包,递给刘墉。

    “喏,给!”

    刘墉讪讪接过,涂乐晃着小脑袋。

    “还有事?”

    “没,没了...”

    “嗯,砰”

    问完不等刘墉说完,砰的关上了门,只留下刘墉站在门口。

    刘墉把茶叶放入储物空间,转身敲3号洪娇蓝的房门。

    “笃笃”

    这会洪娇蓝,与涂乐同时打开了房门。

    “咦?你不是拿了茶叶了么!?”

    “......”

    “哈哈”

    涂乐打开门问出声,洪娇蓝也打开门靠在门口一副看戏的表情,刘墉尴尬的站在中间,干笑道。

    “这不是一包不够,问娇蓝在借一包么!”

    “哼!”

    涂乐澎的关上房门,洪娇蓝深意的看了刘墉一眼,也跟着关上门。

    “......”刘墉心里无奈,却又万分警惕,在没开的常态下,他丝毫没感觉的出几人的反常状态。

    如果不是早前特效看到的一幕幕异常,刘墉可能自始至终觉得几人正常,自会关心自身的“身份”。

    刘墉心里暗自侥幸,想着。

    “如果不是李四突然打断小丑的话,小丑的话?小丑的话?......”

    刘墉脑海里重复着,回想起李四突然打断小丑,小丑气急败坏叫骂出声。

    突然刘墉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为什么看到小丑反应时,心里那么怪异了。

    因为小丑反应得‘气急败坏’像在掩饰着什么。

    后面没在理会李四,就是怕被人联想到他那时候神态的反常。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小丑,他需要掩饰什么?跟几人的异常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