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5.真相与逃离(中)
    随着电视关闭,在顾涛的带头下,又与刘室争吵了起来,最后连带着洪娇蓝也被顾涛拉进争吵中。

    这次换成了涂乐娇小的身躯站在3人中间拉架,让坐在一旁抽烟看戏的刘墉不禁咧了咧嘴角。

    这次刘墉没有使用能力,光凭感觉,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但刘墉从小就是个犟脾气,心里已经决定的事,不去尝试一次,总会不太甘心。

    所有既然以及有了想法,刘墉就准备行动,不管几人是不是真的......。

    时光匆匆,几人吵完架各自分开,刘墉趁着空隙赶紧布置一会儿好戏开场的舞台。

    ------

    晚上11点整,刘墉独自一个人在厨房边煮着东西,一边哼着歌。

    明显心情不错,过了一会,涂乐4人分别慢慢走了下来。

    顾涛没理会独自走过,刘室倒是好奇的看了看。

    “咋了?心情不错啊!”

    “肚子饿了有东西吃,心情当然好了,你要来点不,快好了!?”

    “不了”

    刘室看了几下,也没停留,向大厅走去。

    “刘墉,你在煮什么东西呀!?”

    涂乐与洪娇蓝2人一起下来,经过刘墉,涂乐拉着洪娇蓝停下,好奇的看着刘墉。

    “好吃的,中药小米粥,你俩要不,快好了,一起吃点?”

    “时间快到了,你咋还有心思吃东西?”

    洪娇蓝冷冷出声,小步走到刘墉右侧。

    “早着,还有一个小时,急啥?”

    “就是,就是!急啥,我也要吃!”

    一旁的涂乐,一边看似应和着刘墉,一边缓缓走过来站在刘墉左侧。

    刘墉,一副轻松不在意的样子,眼睛瞄了瞄两人,又转头眼睛直盯着锅,好似锅中煮着龙肉一样。

    又等了一会,刘墉估计两人的耐心差不多时,啪的关上火。

    然后分别给两人盛了一碗,示意两人坐下吃,自己也盛了一碗。

    刘墉自顾着坐下,拿起汤勺吹了吹,慢慢喝了一口,一副享受的表情,而后默默抽出一根烟,示意两人也尝尝看。

    涂乐,洪娇蓝两人,隐秘的互相看了看,对视一眼,拿起汤勺......。

    刘墉不理会两人,抽着烟,起身小步走到大厅门口,看着刘室,顾涛两人问到。

    “你倆,真的不尝尝看?!”

    “不了”

    刘室说出声,与顾涛互相摇了摇头。

    “是么?真可惜了?!”

    刘墉说着,心里却默念着,“应该差不多了!”

    转身看了看正在喝粥的两人,一边靠在门口,抽着烟。

    ......

    “呼”刘墉抽完最后一口烟,低头看着地面,用脚踩灭丢下的烟头。

    抬头一瞬间,眼睛精光闪烁。

    “砰”“砰”

    刘墉如排练好的般,快速转身,双手砰砰用力一拉,合上大厅房门。

    然后快速拿起放在身前的椅子,卡住门把手。

    “刘墉,你在做什么?!”

    一旁默默喝粥的两人,被刘墉的操作惊呆了,丢下碗快速起身,喝到。

    “我怀疑刘室与顾涛两人都是狼人!”

    刘墉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走向两人。

    “怎么可能!”x2

    涂乐与洪娇蓝看着刘墉靠近,虽然表情写满了不可思议。

    但双方眼神却在无声交流着,十分诡异,两人缓缓靠近,将刘墉夹在中间。

    “当然是真的,我有证据......”

    刘墉好似没看见两人慢慢逼近一般,自顾自的说着。

    走到自己刚才坐的地方,刘墉把右手放进口袋,一副像要拿出‘证据’来的样子。

    “是么,我看看?”

    涂乐,洪娇蓝两人靠近刘墉,涂乐一副让我看看的表情,眼神却示意着洪娇蓝,要一起把刘墉制服。

    “看!”

    刘墉掏出右手,大喊一声。

    两人视线不由的转了过去。

    只见刘墉右手空间泛起涟漪,明显是要从储物空间取出什么东西。

    两人正要抬头,只见刘墉,‘啪’的拿起碗,连碗带粥洒向洪娇蓝。

    右手一抓,取出一把水果刀,顺势猛的往涂乐脖子抹去。

    “呲”

    涂乐用手按着脖子,鲜血直流,一脸的不可置信,瘫倒下去。

    一旁的洪娇蓝回过神来,大喝一声,一个右勾拳就往刘墉脑袋砸来。

    “啪”

    刘墉抬起左手挡住洪娇蓝的攻击,但身体还是惯性顺势往右倾。

    洪娇蓝正要顺势追击,突然小腹一阵疼痛,脸色一白双手捂住肚子,蹲倒在地。

    “你,你,你在粥里下毒了?”

    刘墉站稳身体,看向蹲倒在地的洪娇蓝,缓缓靠近。

    “应该不算下毒?!只不过把从杂物房找到的银器什么的磨了一点,再加了一点点蟑螂药,老鼠药什么的而已!”

    “你你”

    倒地的洪娇蓝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惜,刘墉状态下时间有限,根本不想理会。

    直径走近洪娇蓝,躲过洪娇蓝伸来的手,‘噗嗤’水果刀捅中洪娇蓝脖子。

    也不拔出,起身抬头看向,原先刘室,顾涛拼命撞击的大厅房门。

    里面刘室两人不知为何,也不撞门了,悄无声息。

    刘墉看了一会,起身走近洗碗盆,现在也没心思去想它了。

    虽然刚才的粥刘墉只喝了一小口,但现在肚子也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刘墉现在急需给自己进行催吐,方法很简单,刘墉拿出早准备好的温水,深吸一口气,手指放入口中,刺激着舌根,......。

    “刘墉,你们在做什么?”

    “外面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把我们关在里面?”

    大厅里面突然传来顾涛与刘室的声音。

    “没什么,我跟涂乐,洪娇蓝3人,在做点小儿不宜的事!”刘墉一边吐着,一边回答。

    “在等等,完事在叫你们!”

    “......”

    又过了一会,大厅里面又突然传来顾涛哭泣的尖叫声。

    “刘墉,快,快进来救救我!”

    “刘室他是坏人!”

    “啊!不要,你走开......”

    “别怕,等着,等我这边完事了,立马就进去帮忙!”

    刘墉没理会,顾涛,刘室两人,一边叫喊着,心里一边想着。“就算你俩在里面生孩子,现在都别想出来!”

    ......

    “呕呕”刘墉对自己进行了几次催吐,感觉身体好点之后,喝了一口准备许久的牛奶。

    一边喝奶,一边看着连出几招无效后,停下动静的大厅门。

    从储物空间取出从房间里拿下来的时钟,看了看时间,11点39分。

    刘墉心里默念着,“快了,还有1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