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6.真相与逃离(下)
    “砰砰砰”

    “刘墉,你在不开门,一会时间到了,我们两人投你一人。”

    “你死定了,快点开门!”

    “.......”

    连续几种方法,见刘墉软硬不吃,两人干脆,一边撞着门,一边开口大喊道,想影响刘墉心神。

    刘墉没有理会两人,把双脚架在桌子上,一边躺坐着眼睛盯着时钟,不慌不忙的抽着烟。

    终于,时间到了11点40分,刘墉眼睛盯着大厅门,嘴角轻扬,缓缓开口说到。

    “午时已到!”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从大厅里面传出,大厅门也被气流猛的掀开。

    刘墉看着灰烟弥漫的大厅口,轻叹着啪啪衣服起身,慢慢走进去。

    只见大厅里面,桌椅、电视机等掀到倒一地,顾涛,刘室两人全身漆黑倒在离门口不远处。

    刘墉把手放两人脖子查探了下脉搏,发现两人只是昏迷,还有着轻微的脉搏。

    跟着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把菜刀,补了下刀。

    起身抬好电视机,随意拿起张椅子,侧身做着,一边看着大厅门口,一边等待着。

    ......

    时间缓缓到达12点整,碎裂开的显示屏,只剩下3分之1的屏幕挂着。

    “滋滋”

    这次小丑缓缓出现,没有说话,就盯着刘墉看着。

    “你不说点什么么?”

    刘墉没理会小丑,从桌子拿出遥控器,按下投票键,投了自己一票。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小丑突然出声,眼睛狠毒的盯着刘墉。

    “发现什么?”

    “......”

    随着小丑与刘墉两人的对话,涂乐,顾涛,洪娇蓝,刘室4人的尸体缓缓变得透明开始消失。

    “你没发现?”

    “发现什么?或者你不想说点别的?”

    两人神经病般,二句话翻来覆去没完没了的说着。

    “看来你没发现?!”小丑说完,像发现了什么嘴角勾起。

    “不,我发现了!”

    刘墉说完,不理会小丑,转身就往楼梯跑去。

    “砰”

    刘墉刚跑到楼梯口,就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刘墉知道应该是潜藏在暗夜里的狼人撞开一楼被刘墉关上的玻璃大门,闯进来了。

    “2楼应该也有一只!”刘墉一边心想,一边快速跑上楼。

    ------

    “吼”

    刘墉刚跑上3楼楼梯口,就听见2楼狼人撞破房门大吼的声音,连忙跑上3楼楼层。

    刘墉趴伏在3楼楼梯房上面,手握着从杂物房翻找到的银锉,心神紧紧的盯着楼梯口。

    “吼”

    只听见一声吼叫声,紧随着,一个2米多高长满黑色长毛的黑色身影从阴影中缓缓走出来。

    似乎察觉到什么,狼人抬头往刘墉潜伏处望了过来。

    这时候以开启的刘墉,右手银粉尘一撒,正好撒中狼人眼睛。

    黑色狼人只觉的眼睛相似被火烧伤一般,一只爪子捂住眼睛嚎叫,一只爪子就往刚才望见刘墉的墙壁挠去,刘墉急忙跳起。

    “锵”的一声,火花四溢,刘墉从楼沿一跃跳到狼人头顶,双手握着银锉对着狼人脑袋狠狠戳下。

    面对银器,狼人钢铁般的防御就如同木板一样,刘墉手中的银器正好刺入狼人的脑袋。

    不死生物的特性,就算被攻击中要害,狼人并没有立刻死亡。

    巨大粗长的手臂反手抓住趴在后背的刘墉,狠狠的摔了下去。

    刘墉辞不及防,被狼人摔砸在地,‘噗’一口鲜血从嘴巴喷出。

    黑色狼人顺着血腥味,嚎叫着挥舞着手臂,扑向刘墉。

    刘墉急忙翻滚开来,刚想站起身来,狼人双手张开,仰头长啸。

    “嗷!”

    直冲这刘墉扑来,这次刘墉来不及闪躲就被狼人扑撞到墙上。

    “噗”刘墉感觉像是被卡车撞到般,又喷出一股血雾,身体缓缓贴倒在墙。

    “嗷呜!”

    终于,黑色狼人长叫一声,身体缓缓趴倒在地上。

    “嗷呜!”

    又是一声狼叫声,与及楼梯口传来如同古时候,骑士身披铁甲的冲刺声。

    刘墉知道另一头狼人突破他原先在1楼的布置追上来了。

    来不及多想,刘墉起身从储物空间取出绑好的绳子,拴绑在早先钉好的铁栓上。

    然后脚踩着木箱子,坐在楼沿边,一手揪着绳子,一边点着香烟。

    “吼”

    伴随着一声吼叫,与及腥臭味,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扑面而来。

    刘墉状态下,不慌不忙,垂直丢下手里的香烟,身体后仰向后倾倒。

    狼人锋利的尖爪呼啸从刘墉腹部擦过,狼人低头看着吊挂在墙壁上的刘墉,正要有所动作。

    突然,狼人似乎嗅到什么,低头看向脚边的木箱子,刘墉丢下的烟头正好烫在上面。

    “滋”木箱上浸泡过火油,开始烧着,狼人眼睛瞳孔瞬间收缩起来,生物的本能告知有着死亡的危险气息接近。

    狼人双腿紧绷,奋力往楼下一跃,就正要跳离开。

    “砰!咻”的一声巨响,木箱爆炸开来,瞬间灰色夹带着银色的烟缭绕开来,更有近100来颗细小的钢珠向四周喷射。

    顿时,3楼楼沿上千疮百孔,刘墉正好顺着绳子降落到一楼。

    刘墉仰头看了看上面,手扶着墙壁,往大门口缓缓走去。

    “澎”

    突然身后侧传来重物掉落的响声。

    刘墉转身看去,原先狼人亮丽的黑色毛发都被火药烧着焦黑,身体更是被钢珠射击的千疮百孔,血肉模糊,老远刘墉都能闻到烧焦的味道。

    狼人挣扎的晃动身体,缓缓抬起头,刘墉看见,狼人脸上的鼻子与右眼睛被钢珠射塌下来去。

    狼人与刘墉对视一眼,刘墉瞬间转身就跑,狼人仅剩的左眼死死的盯着刘墉的背影,大嚎一声。

    “嗷呜!”黑暗生物的不死性与血性,让狼人拖着千疮百孔的身躯,紧追着刘墉不放。

    刘墉刚跑到大门口,就被追击而来的狼人粗壮的手臂甩中,后背瞬间多出几道血痕,身体更是摔进大厅走廊边,直划了十几米。

    刘墉挣扎的转过身来,只见狼人‘澎澎’砸断门栓,凶狠的慢步走进来。

    凶狠嗜血的气势直压向刘墉。

    刘墉拖着重伤的身体往走廊尽头的杂物房走去。

    狼人不急不慢的逼近,如猫抓老鼠般。

    狼人复仇的心态,让他想要慢慢撕碎刘墉的四肢,看着他流血挣扎,再狠狠咬碎刘墉的喉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