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与乐的葬曲 19.【酆都】
    4月28号子时,刘墉站于出租房内,在跟‘阎罗’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后,双手抱胸,嘴角叼着烟,默默等待着开启。

    “啥子事嘛?早知道再睡一会儿得了!”

    刘墉干站了10多分钟,嘴里开始念叨着。

    突然刘墉右手‘个人终端’的符纹开始发烫,紧接着刘墉视线之内。

    周围的时间仿佛如突然静止般,褪去了颜色,只剩下黑白相间的色彩。

    而后一点如茶几大小的黑色光点,突然浮现,水波般缓缓的扩大散开,直至刘墉整个人包围住。

    刘墉感觉自己如同进入太空般陷入失重状态,视线内除了深邃的黑色就无其它,精神也开始恍惚......。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当刘墉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特异的地方。

    孤身站立于一条大约双向4车道宽的,不知明黑色石块铺成的道路上。

    天空灰蒙蒙的,肉眼望去只能看见100米处的事物,四周除了怪石与风沙荒无人烟。

    除了刘墉前面不远处,朦胧中透露出的红色灯光。

    刘墉沿着石道慢慢向前走去,走了大约100米左右,一座大约有18层楼高的黑色建筑出现刘墉视线内。

    高大的建筑,强烈震撼着刘墉的内心。

    这座如古代城都般的建筑,约4,5十米高,用与马路相同的黑色石块构建的墙体,灰色的城楼,7米多高红艳的木质城门,2个3,4米高的侧门,城楼两侧每相隔6,7米就坐落一处角楼。

    刘墉站立在城门口,往两边望去,视线内看不清城墙周长到底有多长。

    刘墉看见的红色灯光,来源就是城楼上每相隔1米多垂挂着的红色灯笼。

    酆都两个白色石纹大字雕刻在城门中间,在朱红城门,与红灯笼的点缀下,格外耀眼。

    刘墉视线从城楼移开,想找进入城里的通道,只看见酆都大门紧闭,望向两侧3,4米高的偏门,只见左侧一个偏门打开着。

    刘墉缓缓走近,刚靠近城门口,2座放立与城门2侧犹如人形的黑色雕像,突然浮现出几缕红光,吓了刘墉一跳。

    光线向刘墉扫描过来,随后在刘墉右手符纹停留了几秒,而后消失。

    刘墉缓缓走入,过了城门,仿佛来到了某化妆舞会现场。

    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朋克风格,国民风格,古风,次元风各种风格的服装。

    在搭配上每人脸上颜色不同的傩面具,般若面具,戏剧脸谱给了刘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虽然‘阎罗’有说明,进入会给每个参与者遮掩身份。

    但刘墉还以为是把脸部模糊处理,没想到是这样子的简单粗暴。

    刘墉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摸不出带有面具的感觉,但刘墉可以肯定,别人看自己时,应该也是带有面具的。

    跟随指示来到交易区,交易区正中间有一座二层楼高的房楼,就是‘阎罗’开辟的官方交易所。

    一排排桌子,摊位,蹲/坐/站着人,围绕着交易所,来往不绝。

    刘墉在这繁忙的市场当中缓步穿行着,不停的收集着各类信息。

    只见如同菜市场买菜一般,桌子上浮现着出售东西的全系3d投影,还有各种详细的参数。

    交易区有着自动的检测保护机能,其中规则良多,不能攻击他人,24小时有着守卫巡逻。

    没经过‘阎罗’交易认证,若是带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市场,那么这件东西就会自动归还。

    市场上出售的各类物品,如各种白色装备,物品,价格也仅比‘阎罗’官方售价便宜一点点而已。

    偶然出现灰色品质装备,和消耗品,都会被人高价快速抢购一空,更别说能交易的稀有天赋符文石了。

    一个普通的天赋符文石如:

    被动天赋:女性吸引力+1、好感度+5、额外恶鬼吸引力+1。

    注:人善被鬼欺!

    ......

    都能卖到了500点1000点存在点左右,还没有讲价的!

    刘墉粗略逛了逛市场,就直接进入到‘阎罗’官方开售的交易所里。

    走进交易所,刘墉快速被一个透明椭圆形气囊包裹,如同电影里某种未来风电梯一般快速上升。

    从外面看二层楼高的交易所,进来里面却别有洞天。

    数秒钟后,刘墉平稳站立,放眼望去。

    这是个宽阔的房间,不知从那照射开来的白色光线。

    中间停放着一张10米多宽圆形木桌。

    刘墉缓缓走近,右手终端开始链接,一道道信息直接传达到刘墉脑海里。

    有拍卖的,收购的,就如同在逛一个大型商场般。

    ......

    酆都城,正中间最高的城楼之上。

    一个犹如人间帝王书房布局的房间里,一个高大的身影端坐在一张红金漆色的龙椅上。

    深邃的眼神像是透视所有障碍物一样,遥看着整个酆都。

    突然,一个黑色漩涡在书房里缓缓浮现打开。

    一个身穿红袍冠冕,虬髯豪壮的男子缓缓走出。

    “崔钰,见过转轮王!”

    “是你啊!何事?”

    龙椅上的身影位立不动,眼神视线微转看向崔钰。

    “府君,帝君皆不在,地府之事由十殿阎罗轮流看管......”

    “......”

    “如今交接在即,那位叫我来看看!”

    “......”

    高大身影纹丝不动,只是目光开始有些不悦。

    “等时候到了,他自来便是,为何唤你来看我?”

    “他有什么话让你传达,说了便是!不必拐弯抹角!”

    崔钰见身影开口,也不在客套。

    “6年前量劫虽过,但新的棋局已开,那位想提前放点东西......”

    “那等他交接时,自己落子便是......”

    “这次不一样,事关西方.......”

    “与我和干!?”

    端座龙椅上的高大身影,突然叱道。

    “上次量劫,地府损失惨重,阎君重创,天师受伤,阴帅更是十不存九......”

    高大身影,双眼突然闪烁出一道严厉的视线直视着崔钰,沉声说到。

    “我为何要助他!?”

    “一千一百一十一年前,‘哪一位’下闹地府......”

    “......”

    “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