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平天策〕〔黄泉阴司〕〔汉天子〕〔绝色狂医:魔神大〕〔鬼手医妃:摄政王〕〔极品朋友圈〕〔疯狂农民工〕〔医路偷香〕〔头狼〕〔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逆天小农民〕〔超强装逼升级系统〕〔重生之绝世废少〕〔深漂的光芒人生〕〔逆流纯金年代〕〔重生之都市真仙〕〔娇妻来袭:王牌bo〕〔再见时承诺不是敷〕〔抓紧我,我的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五章 你把血吐我身上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秦漓用尽了各种方法去绞杀那只护宝灵兽。

    清蒸的,红烧的,酱爆的。。。

    不好意思,她太饿错频了。

    应该是用烧的,用淹的,用砍的。

    但哪怕秦漓是把它挫骨扬灰了,它依然能满血复活。

    这架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打下去了?

    摔!‵′┻━┻

    秦漓再次把人面枯骨蛛烧成渣渣,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和皮毛烧焦的恶臭味,秦漓再也支撑不住,一下瘫坐到了地上。

    她粗喘着气,脸色煞白的跟个死尸一样,肚子里还时不时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不行,实在是太饿了,这架没法继续打下去了,在打下去要出人命了。”秦漓抱着问仙剑,生无可恋脸,“这蜘蛛就是个bug,我投降还不行吗。”

    “你打算干嘛?”问仙心里发毛,直觉秦漓想的不是什么好事。

    秦漓咧嘴一笑,嘴角的小酒窝泛着邪恶因子,“本来我是想把你带回去的,但是在继续这样下去我还没吃到肉,自己就要变成这bug的食物了。”

    “所以呢?”问仙咽了咽口水。

    “你看啊,既然它是冲着你来的,那只要我把你还给它,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问仙一脸问号,“?”

    这是人干事?

    他要为自己的未来争取一下,“你就没想过别的方法?除了用法术以外。”

    “我还能怎样,我就是一法修,这次出门匆忙也没带什么保命法器。”

    话落,秦漓见人面枯骨蛛又要满血复活,吓得赶紧站起来提起问仙就要扔过去,问仙急的恨不得用上这辈子最快的语速,“等一下,等一下!我有别的办法!”

    “说。”秦漓扔剑的手顿了一下。

    “这蜘蛛是我的护宝灵兽,用寻常法子无法杀死,那要是换成我呢?”

    秦漓表情复杂,“你想要我用你把蜘蛛杀死?”她瞄了眼问仙破破烂烂,满是裂痕的剑体,“你确定?”

    问仙默了一下,“或许你可以试试给我输送灵气,我是仙剑,用灵气催动的话说不定有奇效。”

    秦漓惊奇的看他,“我突然觉得你也不是很坑了。”说完,她挽了一个剑花,执着问仙剑立于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重新爬起来的人面枯骨蛛,微风吹过带着白袍飘动,端的是仙气逼人,英姿飒爽。

    然后她淡定的将灵气送进问仙剑内。

    。。。

    一秒过后,秦漓面无表情,“我收回刚才的话,你丫就是一坑货。”

    这t灵气根本送不进去好吗!

    送到一半就堵的死死的,你告诉她要怎么送!怎!么!送!

    !?`?′

    问仙底气也不是很足,“我就只是提个小小的建议。”

    建议你大爷!

    现在把蜘蛛惹毛了你才告诉她这法子压根没用?

    还能不能愉快的耍朋友了摔!

    秦漓硬撑着口气捏了个法决,只见天上瞬间乌云密布,隐隐有金色的雷光闪动其间,轰鸣声如天崩地裂,秦漓大呵一声,“龙神霸雷咒,去!”

    话落,一条粗壮的金色雷龙应声而降,带着破碎虚空的凌冽架势朝着那人面枯骨蛛咬去,电闪雷鸣之间,人面枯骨蛛轰然爆炸,血肉四散溅射,如下了一场血雨般,空气中漂浮着腥臭腐烂的味道。

    秦漓同时口吐鲜血,从空中跌落,她雪白的袍子此时满是血污泥土,脸上也看不出一点以往白净的模样,活像是从血池中爬出来一般。

    她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问仙剑落在身旁,秦漓半睁着双眼看向鲜血弥漫的天空,然后。。。

    “咕噜”一声,肚子响了。

    秦漓,“。。。”

    问仙,“。。。”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秦漓咳嗽一声,解释道,“这真不赖我,我都饿了好几天了,还和蜘蛛打了那么多架。”

    问仙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秦漓觉得自己得找回场子,“这次回去我真的下定决心辟谷了,真的,比金子还真。”

    问仙依旧一言不发,沉默的可怕。

    秦漓总算意识到不对劲了,她费力的爬起来捡起问仙,戳了戳剑体,“大哥,你可不可以说句话啊,你这样我好方啊。”

    “大哥,你该不会真被我弄坏了吧?我先说好了,你本来就一副快散架的样子,就算真坏了,你也不能赖我。”

    “那啥。。。大兄弟,给点反应呗?”

    问仙又沉默了一会,才沉重的回应道,“刚刚,你把血吐我身上了。”

    秦漓,“。。。”啥?

    该不会,他有洁癖?

    秦漓往问仙身上瞄了一眼,还真在剑柄处一个凹槽里看到了自己的血,她急忙用袖子擦了擦,结果喜闻乐见,那本就带血的袖子越擦越脏,越擦越脏。。。

    夭寿啦!ΣっДっ

    秦漓吓得一动不敢动,心虚道,“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嫌弃啊。”

    “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找水池子洗一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问仙语气沙哑低沉,带着几分急促,“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啥?”秦漓一脸懵逼,眼瞅着那人面枯骨蛛又要满血复活,她急急瞬移出几千米之外,又吐了一大口血,口齿不清道,“你别吓我,就算我会点丹修的东西,我也不会给剑看病啊。”

    问仙挣扎着道,“不是生病,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要冲破出来了。”

    秦漓握着问仙的手也感到问仙的剑体越来越烫,连带着她体内的灵气也暴动起来,原本安安分分充盈着她经脉的灵气竟似泄洪般不要命的朝着问仙涌去。

    她吓得急忙把问仙丢开,问仙却没有落到地上,而是慢慢浮起到空中,秦漓皱起眉头,她体内的灵气仍旧没有停歇的意思,朝着问仙奔涌而去,似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去不回头。

    “咔嚓”一声。

    问仙黝黑的剑体发出破碎的声音,上面的裂痕竟开始慢慢剥落,从缝隙中散发出凌冽的寒光,秦漓被刺的下意识闭紧双眼,因着灵气猝不及防大量流失,她腿一软,跌坐到地上。

    问仙散发的寒光越来越盛,照射到的地方无不破坏殆尽,那寒光包含着开天辟地般的凌厉剑意,似狂风暴雨席卷而过,将树木岩石劈的满是深深的剑痕。

    秦漓吓得急忙用仅剩的灵气布下防御阵法,这才逃过一劫,看着越来越光鲜亮丽的问仙剑,感受着体内越来越少的灵气,此时此刻,她只想说一个字。

    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