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无敌仙帝〕〔平头哥的直播生活〕〔哥哥万万岁〕〔最强赘婿〕〔伊人何求〕〔科技传播系统〕〔无限电影世界〕〔长路难行〕〔契约宠婚,温总请〕〔弟弟凶猛:男神走〕〔爷,上门女婿〕〔良奴为妃〕〔我家夫人病好了〕〔都市之超级神农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这个男人来自农村〕〔皇叔:别乱来!〕〔人间阎王〕〔不死帝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十章 以道意代剑意
    秦漓立于空中,一双手几乎是机械的握着剑,猩红的血液不断从她身上落下滴入海中,令本就被鲜血染红的海水泛起浪花。

    问仙剑已经破碎不堪,他拼尽全力为秦漓张开的防御法阵已经布满了裂痕,但挡在他们面前的修士,攻势却越来越猛。

    他们心知肚明,秦漓已经是瓮中之鳖,再也翻腾不起来一丝浪花,只要这法阵一破,仙剑,就是他们的了!

    有些狡诈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对身边的同伴暗下黑手,秦漓看着他们一边破开法阵一边内斗的样子,嘴角及不可见的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问仙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从仙剑中传来,“秦漓,我。。。我尽力了。”

    “我知道,你做的很好。”秦漓掏出不知从哪顺来的魔兽生肉,就着淋淋腥臭的鲜血硬生生吞下,她咀嚼着生肉,肚子里总算是有了饱腹感。

    她吐出魔兽肉的血,撇撇嘴,“真难吃,还是吃熟的好。”

    问仙很虚弱,但是虚弱的他现在真的很想问一个问题,他沉默了许久,才心情复杂道,“那个,我知道你一直都很饿,道理我都懂,但是。。。”

    “你是从哪里搞来的魔兽肉?”

    这世上的兽类大抵分为三种,其中最强的是只能生存于无尽之海内的海兽,其次是邪恶凶险的妖兽,最低端的,便是魔兽。

    妖兽生来带着与修士相冲的血煞之气,不可食之,在几千年前甚至还有邪恶之人恶意用妖兽的血液去污染修士令他们入魔,而魔兽则相对温顺无害的多,肉质也大多鲜美,是还没辟谷的修士最爱食之物。

    可是这无尽之海上不是海兽就是妖兽,秦漓吃的魔兽又是从哪来的?

    不对,她什么时候扒拉下来的魔兽肉,他怎么不知道?

    问仙一脸懵逼。

    oo

    秦漓却只是神秘一笑,“佛曰,不可说。”

    问仙毫不留情的拆穿她,“你不是佛修。”

    秦漓还想解释什么,问仙又补刀,“佛修不会要像你这样成天想吃肉的弟子的。”

    秦漓呵呵一笑,“我们最近是不是太熟了?”

    都敢补刀她了,是他胆肥了还是她拿不动刀了?

    问仙没说话。

    他是真没力气了,秦漓吃吃肉还能补充点体力,他却只能靠吸收灵气维持自己。

    哎,发愁,他决定了,等回去以后,他要狠狠吸上一大大大口灵气犒劳自己。

    对此毫不知情的秦漓:喵喵喵??

    问仙歇了会,头顶的法阵不断发出“咔嚓咔嚓”嘎嘣脆的响声,看上去似乎只要在轻轻一碰就要碎成渣渣了,问仙有点忧伤,“你还没给我做剑鞘呢。”

    “不急,说给你做,就一定会给你做。”秦漓吃下最后一块魔兽肉,肚子总算是不再发出“咕噜噜”不和谐的声音,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垂下眼眸,“这是最后一波修士了,我能感觉的到,已经五天了,除去他们以外,没人再敢踏进无尽之海了。”

    “你想怎么做?”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用你吗。”秦漓将问仙执起,目光落到了对面那些杀气毕露的修士身上。

    “可是你不是剑修,又不会剑术。”

    “不需要会。”

    秦漓浅浅一笑,食指中指并起,沿着问仙的剑身拭去它身上的鲜血,“大道修到最后都会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法修如此,剑修也不例外。”

    “所以?”

    “所以你看好就行,你既已是我的剑,我便不会辜负你问仙之名。”

    问仙愣了一下,心里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热血的东西翻涌在他原本平静如一潭死水的体内,让他想要咆哮怒吼,想要翱翔于天地之间,想要肆意快活于世。

    问仙剑似有所感般发出想要挣破一切的龙吟声,冲天而啸,气势如虹,硬生生逼退了那些一拥而上的修士。

    问仙剑剑气四溢,带着排山倒海的破坏之力,轰然一声将法阵彻底震碎,秦漓脚下的海域也受到波及翻起毁天灭地的海啸,无数被剑气所杀的海兽妖兽尸体漂浮在无尽之海上,密密麻麻的,猩红一片,场面是说不出的骇人诡异。

    那帮修士看着海域上的尸体,皆是咽了咽口水,惧怕的同时,更是对那仙剑垂涎的厉害,眼露如饿狼般的绿色凶光。

    秦漓握着问仙的剑手一顿,满脸忧伤,“道理我都懂,但是你把防御法阵震碎干嘛?”

    问仙很心虚,“我。。。我就是一激动。”

    “哎。”秦漓重重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也不是被你坑了一次两次了。”

    说着,她轻轻举起问仙剑,将剑身横于胸前,对面的修士见法阵已破,不要命似的祭出自己最后的杀招蜂拥而上,那架势似要将秦漓碎尸万段一般。

    秦漓面无表情,一双淡漠的眸子波澜不惊,丝毫没有即将要被上千修士绞杀的危机害怕,她将问仙剑轻轻向前一送,动作极为缓慢,与那上千修士凌冽的攻势比起来,就似闲云漫步一般悠哉悠哉。

    但,也仅是看上去那样而已。

    那一剑用尽了她身上所有的灵气,带着她领悟的无上道法,包含着生与死,时间与空间的法则,秦漓以道意代剑意,挥出了惊世骇俗的一剑。

    那剑气前进的极为缓慢,但是所过之处,无不破坏殆尽,异象凭生,海水升起又落下,干涸与充盈交替,日夜星辰快速轮转,死去的妖兽海兽竟又不可思议的活了过来,接着又变为了森森白骨,白骨又生出新肉,新肉凝聚成新生的妖兽海兽,接着,新生的妖兽海兽又迅速成长老去,重新变为森森白骨,陷入了生与死的轮回。

    时空错乱,生死循环,凡是进入秦漓那一剑剑气范围内的修士,皆是无法摆脱这无上大道的轮回,于无尽的生生死死中,最终化为虚无。

    剑气缓慢的横扫而过,连一丝哀嚎都没有发出,前来绞杀秦漓的最后一波修士,便已经连骨灰都不剩了,而无尽之海的海域上,竟被这一剑硬生生劈开一道深深的沟壑,形成了一个横断的万丈深渊!

    那庞大到令人惊悚的剑痕深不见底,将秦漓眼前的无尽之海生生分开,两边的海水奔涌而入却听不到一声回响,深渊中,问仙剑的剑气与秦漓的无上道意肆虐,生死依旧轮回,时空错乱不堪,任谁靠近,都会在轮回中湮灭于这深渊之内。

    秦漓垂下眼眸,握着剑的手仍然保持着挥出那一剑的姿势,一言不发,沉默的可怕,就连她眼角的猩红云纹,此时都暗淡的几乎化为了黑色。

    问仙剑剑身的裂痕随着这一剑加深扩大,似乎轻轻一碰便会破碎,饶是如此,他仍挣扎着叫着,“秦漓,秦漓!”

    “秦漓,你快醒醒,我们成功了,我们活下来了!”

    “秦漓!”

    秦漓始终没有回应,保持着挥剑的姿势一动不动,似僵硬的死人一般。

    问仙的声音颤抖起来,带着一丝隐秘的哭腔,“秦漓,你快醒醒啊,你醒醒好不好。”

    “我让你把我戳到土里了,剑鞘我也不要了,你愿意把我关在藏剑阁里我也去。”

    “只要你能醒过来,我做什么都可以,秦漓。。。”

    “你醒醒啊。。。”

    秦漓握剑的手似微微动了一下,问仙一喜,刚要叫出声,她便身形一晃,直直的冲着无尽之海跌去!

    海下,是凶险翻涌的海水,海水里,是闻着血腥味源源不断前来的妖兽海兽,它们此时张着血盆大口,亮出尖锐的利齿,咆哮着等着食物送入口中。

    “秦漓!”

    问仙惊恐的大叫一声,却不想秦漓握剑的手一松,他与秦漓便分开来,纷纷向着无尽之海快速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流泪的春天〕〔邀约天下〕〔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捡到一张刮刮卡〕〔贺先生的钟情宠溺〕〔不义侯〕〔漫威之永恒之火〕〔超级无敌世家主〕〔医妃惊世:殿下宠〕〔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最强Vtuber〕〔笑傲之问道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