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这个世界不讲道理〕〔龙图大玩家〕〔宠妃成狂:天降太〕〔诸天金手指〕〔我有无数神剑〕〔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后卫之王〕〔手办王中王〕〔夫人在上,将军请〕〔我欲断天〕〔你怕不是想上天〕〔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是大土豪〕〔红纤芸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十二章 取剑归来
    关于秦漓叫问仙“傻剑”这件事,问仙和秦漓讨论了一路。

    问仙,“我可是有剑灵的仙剑。”

    秦漓,“可是你傻啊。”

    “我可是从上三界掉下来的仙剑。”

    “可是你傻啊。”oo

    “我出生的时候可是催生了一整个仙灵秘境。”

    “可是你傻啊。”~ ̄? ̄o~

    问仙,“。。。”

    这天还能不能好好聊了!

    !‵皿′

    接下来,不管问仙说什么,秦漓都用一句话怼了回去。

    “可是你傻啊。”

    问仙:他要自闭了。

    “除了这句话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吗?”

    秦漓“哦”了一声,想也不想,道,“可是你坑啊。”

    问仙,“。。。”

    他自闭了!

    再也不想理一个叫秦漓的混蛋了!

    委屈!tt

    显然秦漓没有t到问仙内心里正哭唧唧的小公举,因为她正对着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还腿短的小兔子流口水。

    “傻剑,你看这只兔子是不是和刚刚那一只是一家的,要不我好人做到底帮它们一家人团聚吧。”

    问仙不搭理她。

    秦漓扫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哎,我不该问你的,你又吃不到。”

    说完,还一脸同情的拍了拍问仙的剑身,“真可怜。”

    问仙,“。。。”

    更气了有木有!

    掀桌!┻━┻

    秦漓就是一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嘤嘤嘤。o╥╥o

    主人是自己选的(并不,契约也没法解了(难过),修士修道可以延长寿命,像秦漓这种凶残的人万一飞升了寿命更是没有尽头,他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绝望),那他能怎么办?

    就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

    于是问仙气了一会,就闷闷的开口道,“秦漓,我们怎么出去啊?”

    秦漓懒洋洋道,“用传送阵啊。”

    “这种地方还有传送阵?”

    “是啊,当初我走的时候,觉得每次来这里出去都要划破虚空,传送的位置又不固定,实在太麻烦了,所以就随便弄了一个传送阵。”

    随。。。随便弄了一个传送阵?

    大哥你还能在随意一点吗?

    问仙都快要给秦漓跪了。

    两人走了一会,约莫是到了大墓地正中的位置,问仙借用契约通过秦漓的眼睛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金灿灿的,一堆乱七八糟看上去狂霸炫酷拽的符文环绕的法阵,浑身上下正散发着bulgbulg的光芒,静静的待在那里,就差在身上贴上一个“我很贵我是土豪”的标签了。

    问仙咽了咽口水,“你们修士的传送法阵,都是这么。。。呃。。。浮夸的吗?”

    秦漓一脸得意,“当然不是,这个法阵可是我精心设计,全天下独一份的。”

    问仙眼皮一跳,如果他有眼皮的话,“你刚刚不还说是随意设的。”

    秦漓点点头,“是啊,随意设的,要是用心的话比这还要好看。”

    问仙嘴角一抽,如果他有嘴角的话,“那这些符文,是不是有什么玄机?”

    比如如果有秦漓以外的人通过会触发什么不得了的杀阵啊一类的,或者可以自动辨别出魔修妖修什么的。

    秦漓回答的理直气壮,“没有啊,就是好看。”

    问仙默了一下,“那它金灿灿的还发光?”

    “好看啊。”

    “那它这么大。。。”

    “好看啊,大气啊。”

    问仙,“。。。”

    他突然一点也不期待秦漓给他做剑鞘了呢。

    呵呵。

    秦漓带着问仙站上了传送法阵,法阵上便“砰”的一下窜起了金色的火焰,那火焰气势吞天,直冲苍穹而去,如火龙一般,还带着如法阵上一般环绕转动的复杂符文。

    秦漓嘴唇一动,想要说点什么。

    问仙麻木脸,“我知道,不就是好看嘛。”

    秦漓愣了一下,“呃,我不是想说这个,一会回去了天元宗,你切记不可在我爹面前提起关于大墓地的事。”

    “一个字都不行,你敢说漏一个字,我就把你埋到土里去再也不拔出来,还要给你埋一堆虫子陪你一辈子。”

    卧槽这是人干事?!

    问仙惊呆了,“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秦漓神秘一笑,“乖,只要你不说出来大墓地的事,你就不会被埋到土里去。”

    “也不会有虫子。”

    问仙满腹疑惑,他刚想问秦漓为什么不能说出去大墓地的事,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接着金光一闪,他“啪叽”一声,掉到了地上。

    问仙,“。。。”

    秦漓就站在他旁边,一脸歉意,“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问仙刚想问她是不是故意的,就看到了秦漓握剑的手在微微颤抖,手心被那一惊世的杀招反噬,破开了一道深可见底,露出森森白骨的伤口,正往外不要命的流着血,跟喷泉一样。

    问仙沉默了,没有说话。

    他心情有点复杂。

    秦漓无所谓的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捡起问仙剑,大步走向了天元宗的藏剑阁。

    她将天元宗的传送阵设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因着秦漓喜静,天元宗的人又不敢惹她,所以秦漓的卧房附近几乎不会有人前来。

    因此一路上,问仙也就没有见到一个弟子,同时也没人知道秦漓已经取剑归来。

    秦漓的院子是可以从后面直通藏剑阁的,她走了一会,远远的就见到了等在藏剑阁外的秦绝和沈清道。

    见到了自家老爹,秦漓脸上的懒散和淡漠一扫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兴奋的笑意。

    她眉眼一弯,露出了嘴角边的小酒窝,满是血污的脸上笑开了花,和之前在无尽之海时的杀伐果断相比,此时的秦漓就像是一个依赖着父亲的普通孩童一般。

    问仙心情更加复杂。

    秦绝似有所感的回头一看,见到秦漓以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执着燕翮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阿漓。。。”

    秦漓见到自家老爹关心自己的模样,一激动,然后。。。

    “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

    秦绝,“。。。”

    问仙,“。。。”

    什。。。什么情况!!!Дノノ

    秦漓又吐了口血,满身满脸都是血污,身上的白袍也破破烂烂的,一身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但脸上却笑的开心。

    她逆光而站,执着问仙剑,背脊挺的笔直,笑道,“老爹,剑,我取回来了,你看。”

    她伸出拿着问仙的手,刚想上前走近些,便身形一晃,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昏死了过去。

    “秦漓!”

    “阿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我为国家修文物〕〔六指诡医〕〔剑破拂晓〕〔英雄联盟之魔英争〕〔绝世天骄〕〔头号偶像〕〔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将军,孤本红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