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神医〕〔独家宠婚:景少,〕〔我游戏中的老婆〕〔亿万枭宠:宋医生〕〔无敌继承人〕〔奉道而行〕〔超级医生在都市〕〔水墨云清〕〔最上超能师〕〔娇媛〕〔盛世书香〕〔灭尽天下修仙者〕〔全能影后:云少,〕〔水浒任侠〕〔万灵苍穹〕〔强宠,小娇妻给我〕〔邪蟒神瞳〕〔史上最强重生者〕〔琳琅的理想人生〕〔我在万界送外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十三章 改行当剑修
    秦漓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眼睛还没来得及张开,秦漓就听到自家老爹重重叹了口气,和另一人说道,“哎,以前还是我太溺爱阿漓了,我要是但凡对她严加要求点,她这次也不会伤的这么重。”

    问仙想了想到现在还没辟谷的秦漓啃生肉的残暴场面,默了一下,道,“嗯,有道理。”

    在床上挺尸的秦漓,“?”

    你到底谁的剑啊摔!

    秦绝眼眸一亮,像是找到了什么知己一般,开始一个劲的倒苦水,“你如今做了阿漓的剑,日子是不是很难过?阿漓这孩子从小就顽皮,不是今天打了哪家宗主的孩子,就是明天拔了哪个修士的仙草。”

    “我这些年为她发愁掉的头发。。。哎,不提也罢。”

    问仙看了眼秦绝隐隐有些高的发际线,不由想起了自己吃过的土,痛心道,“我懂你。”

    秦漓一脸问号,“?”

    他们说的这都是什么屁屁话?

    她不要面子的啊!〝皿

    秦绝那边更是感动,握着问仙剑两眼泪汪汪,“人间知己啊!”

    问仙也感动的都快哭了,“都不容易啊!”

    默默见证全程的秦漓,“。。。”她要离家出走!!

    这日子没法过了!

    秦绝这时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秦漓,秦漓吓得立马装死,憋着气让自己脸色看上去惨白了些。

    秦绝瞅着秦漓苍白苍白的小脸,又是心疼又是懊悔,“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溺爱她的。”

    “先前沧浪阁传出消息,他们阁主的宝贝独苗叫人打的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就和阿漓一样。”秦绝深深叹息一声,“那孩子我见过,也是个被溺爱长大的,仗着有沧浪阁阁主撑腰不好好修炼,结果下山游玩的时候被人找茬狠狠揍了一顿。”

    问仙想了想被秦漓一个法决下去灭了一大片的修士,默默道,“这点我觉得她还好。”

    不,不止是还好,简直是凶残啊!

    她不去欺负别人就算是别人烧高香了,谁还会作死找她茬?

    哦,除了无尽之海的那帮人。

    可是他们还没找完茬就被秦漓打成渣渣了。

    想到那个惨烈的场景和修士一声高过一声的哀嚎,问仙恶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改口道,“秦漓比他好太多。”

    秦漓听到这话总算是舒服了点。

    嗯,看在他这么上道的份上,她就不让他吃土了。

    ~ ̄ ̄~

    秦绝却是不赞同的摇摇头,“问仙,我知道你是阿漓的剑,但你不能这么惯着她,我想过了,阿漓不能步沧浪阁那小子的后尘,她现在修为尽无,又契约了你,所以,我有一个好想法。”

    问仙懵懵的问,“什么想法?”

    挺尸的秦漓浑身一僵。

    为什么她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秦绝慈祥的看着问仙,慢悠悠道,“我打算让阿漓这次醒来,改去当剑修。”

    问仙:喵喵喵???

    秦漓:雅蠛蝶!!!Дノノ

    老爹请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她才不要当剑修也不要辟谷她要睡懒觉吃肉肉啊啊啊!

    秦漓把希望寄托在问仙身上。

    她想着就凭问仙对她的了解,他一定会帮她狠狠拒绝老爹的。

    问仙,上,她以后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

    握爪!

    问仙呆愣愣的道,“好啊好啊,我全力支持,剑修蛮不错啊。”

    秦漓:问仙你个坑货!

    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埋到土里去!

    !〝皿

    秦绝对问仙更是感到亲切,“你果然是我的知己,和我想法总是一样,这样吧,以后你帮我盯着阿漓,等她醒来以后,就开始早起来剑阁领悟剑道,每天挥剑一万下,晚上再去藏书阁钻研剑术,她起步晚,总要比别人多努力点才好。”

    秦漓:老爹你是魔鬼吗!我可是你萌萌哒的闺女啊!!!Дノノ

    说完,秦绝捋了捋胡子,慢悠悠的又补充道,“辟谷的事也该提上行程了,我听你讲这次她是因为饿着肚子和人打架,才落得了这一身伤,以后可不行,怎么可以饿着肚子和人打架呢。”

    秦漓:问仙你这个叛徒!去死吧!

    ┻━┻

    问仙对于辟谷这件事举起整个剑表示支持,“我觉得没问题,阿漓是该辟谷了,怎么可以老饿着肚子和人打架呢。”

    秦绝赞同的点点头,欣慰的看向了问仙剑,“此言有理。”

    秦漓:不不不老爹你不要听他瞎说问题大了去了!

    她不要辟谷啊啊啊她要吃肉!

    嘤嘤嘤o╥╥o

    问仙和秦绝,一人一剑就这么当着秦漓的面,把她未来惨淡的生活拍案定了下来,两人相处十分和谐,疑似达成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交易。

    问仙想了想秦漓彪悍耐打的体质,又兴冲冲的提议道,“秦阁主,我觉得每天挥剑一万下似乎少了点,阿漓学剑学的晚,应该比别人还要努力才行。”

    “不如,就每天挥它两万三万下的吧。”

    秦绝愣了一下,接着眼眸一亮,“此言有理。”

    秦漓:wtf?!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你姑奶奶我也忍不了了!

    秦漓“蹭”的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跳下来,然后怒气冲冲的跑过去一把握住问仙剑。

    问仙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秦漓不等他反应过来,冷冷一笑,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怒道,“去!死!吧!”

    说完,抓着问仙抡了一大圈,使出了吃奶的劲,把他狠狠扔了出去。

    扔了出去。。。去。。。

    问仙惊恐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中,“啊啊啊我做错了什么啊啊啊!”

    秦漓不解恨的冲着天空比了个中指。

    报应!

    让你丫的坑我!

    收回手指,秦漓这才注意到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的老爹。

    秦绝:o

    秦漓愣了一下,心虚的别开眼,干笑几声道,“啊哈哈老爹,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啊,哈哈哈。”

    秦绝沉默了一秒,幽幽道,“儿啊,既然你已无事,从今天起就去练剑吧。”

    秦漓尔康手:不要啊!她不想练剑!

    她不要当剑修!不要!

    当个法修不好吗?不!好!吗!

    秦绝显然没听到秦漓内心的os,继续补刀道,“今天起你也别在吃饭了,儿啊,你已经是一百岁的人了,也该学学辟谷了。”

    不她不想!

    她还是个孩子!救救孩子吧!

    秦绝脸色复杂的看了秦漓一眼,语重心长,“儿啊,爹是为你好。”

    “你说说你,爹教育过你多少次了,打架可以,但是不要饿肚子打架啊。”

    秦漓憋屈,“不,我可以解释。。。”

    秦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休想狡辩,问仙都告诉我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去辟谷,这事没商量!”

    秦漓委屈,“不,我不是。。。”

    秦绝慈爱的看着她,“儿啊,爹也是为你好,你好好练剑,别步了沧浪阁那个不中用。。。”秦绝说到一半觉得不妥,拧起眉头纠结道,“不是,爹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那个。。。呃。。。那小子的后尘。”

    “对,就是那小子。”

    秦漓,“。。。”

    所以那小子是谁啊摔!完全不认识啊摔!

    为什么他被人打了她也要受牵连啊!这锅她不想背!一点都不想背!

    秦绝拍了拍秦漓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加油,爹看好你哦”的眼神以后,转身走了出去。

    留下秦漓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啊,看到了吗,那夕阳下的奔跑,是她逝去的青春。。。

    呵呵。

    秦漓冷笑一声,双手交叉捏的“咯咯”作响。

    沧浪阁是吧,问仙剑是吧,很好,以后最好是祈祷别让她看见。

    看见一次她就打一次!一群坑货!

    !〝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