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最狂弃少〕〔师道成圣〕〔重生八零小甜媳〕〔山寨大法师〕〔我才不要当骑士〕〔萌妻天降:老公有〕〔追逐神路〕〔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血蓑衣〕〔我是大高手〕〔萌宝甜妻:禁欲总〕〔起源密码〕〔女主只想拯救世界〕〔都市狂尊〕〔既然人生可抉择〕〔霸道总裁宠上天〕〔七零年代小确幸〕〔BOSS有病得早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十四章 我本是听书人
    迫于自家老爹的淫威,秦漓最终还是把问仙从犄角旮旯里捡了回来。

    问仙又生气又心虚,最后憋屈了半天,委屈巴巴的哼唧了一声,“哼!”

    秦漓,“。。。”

    这是长能耐了是吗?都敢跟她哼了?

    “我都没委屈,你怎么还先委屈上了。”秦漓把他身上的虫子杂草扒拉下来,“被坑的是我,坑我的人是你,我都没哼呢,你哼什么哼。”

    问仙又憋屈了半天,小声bb,“可是剑修不好吗?”

    秦漓看着他,半晌叹了口气,“不是剑修不好,是我不好。”

    “。。。那倒是,难得你有这种觉悟。”

    秦漓,“?”

    说你胖你咋还喘上了?

    她磨着牙道,“信不信我在扔你一次。”

    问仙瑟瑟发抖,“嘤嘤嘤。”

    秦漓沉默了一秒,45角忧伤的抬头望天。

    好像,她家的剑自从被她契约了以后,就在某个奇怪的属性上越奔越远了呢。

    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问仙看秦漓没有扔他的意思,胆子也大了起来,又问,“你刚刚说是你不好,是什么意思?”

    秦漓又叹了口气,抱着问仙席地而坐,她抬头望着天,神情淡然道,“你觉得修士为何要修道。”

    “这个。。。不好说,有人为求长生,有人为求力量,有人想要报仇,有人想要守护,还有些人,则是单纯的一心向道。”

    “那你觉得,我所求为何?”

    问仙愣了一下,迟疑道,“我觉得,你好像哪种都不是。”

    说她为求长生,可秦漓一贯是一副懒懒散散,至生死于度外的样子,只要别人不去要她的命,她就能得过且过的过一天是一天。

    说她是为求力量,她已拥有天生万道体,却选择了压制自己的修为,如今修为尽无,她也不见半点焦虑绝望。

    可说她一心向道,嗯。。。

    对不起,他真的是一点也看不出秦漓有哪怕一点点一心向道的意思。

    不然她也不会到现在都没辟谷。

    最后,问仙想了半天,试探着问,“你是为了报仇?”

    “我爹是剑圣,谁敢惹我?”

    “那。。。你想要保护什么?”

    “我爹可以照顾好自己,天元宗有那么多老祖宗也用不着我操心。”

    得嘞,他就说都不是。

    这是在为难他问仙。

    问仙自暴自弃,“我不猜了,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

    秦漓轻笑一声,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耳边是微风拂过,带着天元宗内万年不变的暖意。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感受着独属于自然的魅力和宁静,缓缓开口,“我无所求,亦无所欲。”

    “不是我要修道,是道选择了我,就好像我没想过要契约你,最终还是成为了你的主人一样。”

    问仙怔愣住,显然没想过自己会得到这种答案。

    秦漓将问仙剑轻轻放于地上,起身张开双臂,看着天上明媚的暖阳,感受着山间清亮的微风,她拥抱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了一抹恬静的浅笑。

    “我于这天地间,可生,可死,可强,可弱,我可为人,可为鸟兽,可为一花一树一草一木,可为一粒尘埃,也可为高山流水。”

    “这,便是我的道,无所求,亦无所欲,正如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我存在于尘世,又不仅仅归于这尘世。”

    “我,是自由的啊。”

    秦漓转过身看向问仙,嘴边依旧是浅浅笑意,“你看,我就是这般的人,如一个听书人,旁观着这世上的一切,我是法修,也仅仅是因为我有天生万道体,一呼一吸之间便可感受道法自然。”

    “但我本意,却并不想修道,寿命和力量于我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求道修仙对我来讲也不是一件哪怕拼尽性命也非做不可的事。”

    “所以我可以用百年的时间修成大乘,却始终无法渡劫而去,飞升上界,因为,在求道这条路上,我心不诚,亦不坚啊。”

    问仙沉默了许久。

    秦漓并不催他,有些事,他需要自己想明白。

    日星月移,时间斗转,又是三日之后,问仙剑终于颤抖了一下。

    秦漓还是保持着三日前的姿势,陪着问仙。

    问仙低沉沙哑的声音幽幽传来,“秦漓,我想明白了。”

    “你想明白了什么?”

    “你说你就如听书人一般,旁观着你所看见所听到的一切,你是自由的,立于世又不属于世,你无欲无求,所以你道心不诚,亦不坚。”

    “可是,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

    “什么?”

    “我本是听书人,奈何入戏太深。”

    秦漓怔愣了一瞬,接着大笑出声,甚至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问仙不解,“你笑什么?”

    秦漓又是大笑几声,才停下来,目光柔和的看着问仙,“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

    “所以呢?”

    秦漓浅笑着静静看了他几秒,而后慢慢走过去执起问仙剑,淡然道,“我觉得你说的倒是有趣,如此一来,让你做我的剑也未尝不可。”

    问仙呆愣愣的,脑子不太够用,“说人话。”

    秦漓嘴角一抽,“我突然觉得当个剑修也没什么不好。”

    话落,她满脸忧伤的戳了戳问仙剑,“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破坏氛围,难得我可以装一次逼,你这样搞的我好没面子。”

    问仙一脸鄙夷,“你以前是有面子的?”

    秦漓呵呵一笑,“我们最近是不是真的太熟了。”

    说着就要把问仙戳到土里面去。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你有面子你最有面子了。”

    秦漓哼唧一声,抱着问仙往膳食房走去。

    问仙忍不住提醒她,“老爹让你辟谷。”

    秦漓神秘一笑,“你不说,我不说,他上哪知道去?”

    “这剑阁每年都要招新弟子进来,总有那么一两个没有辟谷的需要吃饭,我就进去偷一个鸡腿,不会被发现的。”

    “哦,原来你想偷鸡腿。”一道深沉浑厚的声音从秦漓身后传来。

    秦漓没多想,下意识答道,“是的呀,你不知道,这天元宗膳食房的鸡腿,又大又好吃,我都惦记好久了。”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这声音很是耳熟,不像是问仙那种傻里傻气的声音。

    秦漓浑身一僵,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她抱着问仙剑,一点一点将头僵硬的转过去,就看到秦绝站在她身后,笑的一脸和善。

    见秦漓看见他了,还更加和善的笑了几声,冲她招招手,道,“阿漓,你且过来,爹和你好好聊聊人生。”

    秦漓,“。。。”

    救。。。救命啊!!!Дノ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