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娇宠小毒妃〕〔都市之最强仙帝〕〔宋风天下〕〔第一战神〕〔金牌女讼师〕〔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启修仙纪元〕〔神医毒妃:嗜宠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都市超级医生〕〔爱妃已经三天没打〕〔武道凌云〕〔一路青云〕〔特战之王〕〔圣武星辰〕〔我的老婆是大BOSS〕〔功法传承系统〕〔修炼我靠玩游戏〕〔万族帝尊〕〔死灵神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十九章 试剑大会
    秦漓看着死寂的问仙剑,又看了看手上的龙鳞,幽幽叹了口气,“你这傻剑。”

    话落,她放下龙鳞,拜别了徐老头,只是路过老槐树下那两个酣睡的小童时,目光闪烁了一下,高声问。

    “老头,你这傀儡之术,可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徐老头醉醺醺的声音从屋里懒洋洋的传来,“一般一般,这傀儡之术,我若是自认天下第二,谁又敢认天下第一。”

    秦漓撇撇嘴,嫌弃道,“你又吹牛皮。”

    然后好奇的看了眼那两个栩栩如生的傀儡,沉默了一瞬,问,“老头,你把你的神识分到这两具傀儡里,真的没问题吗?”

    徐老头满不在意,“有问题你现在还能见着我?放心好了,到这剑修好前,我肯定是死不了的。”

    秦漓又看了几眼老槐树下的傀儡,那两个娃娃看上去白净可爱的,若不是一点生魂的气息都没有,光看外表的话,她都要以为这是两个活生生的人了。

    秦漓收回目光,走出了铸剑阁,深深看了眼青虞峰峰顶那栋破旧的茅草屋,慢慢走回了凌云峰。

    秦绝早已等候她许久,见她两手空空的回来了,眼眸一暗,问,“你把剑送去青虞峰修了?”

    秦漓点点头,没有说话,沉着脸似在思考什么。

    秦绝叹了口气,上前摸了摸她的头,缓缓道,“既然你已经决定好要当剑修,爹就会把这身本事都教给你。”

    “爹也不希望你能当上什么剑圣剑仙,只要你可以一生无忧,好好的活下去,爹也就满足了。”

    秦漓看着他,一双明亮的眼眸闪烁着复杂的光芒,最终,她只是轻声道,“爹,我会好好练剑的。”

    秦绝愣了一下,眼眶似有些红润,他点点头,转过身去哑着嗓子,“好,好,你能有这份心,爹也就放心了。”

    说完,还用袖子擦了擦眼角,一股“我闺女终于长大了”的欣慰和辛酸充斥着他整颗心脏。

    秦漓眉眼一弯,笑了笑,嘴角的小酒窝都泛起了愉悦的气息。

    然后她听到自家老爹和善道,“对了,阿漓,今日训练场的那帮弟子,挥剑挥的五花八门,不成体统,这事,你可知道?”

    秦漓脸上的笑容一僵,瞬间头皮发麻,“我。。。我应该知道吗?”

    秦绝转过身看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的慈祥和蔼,“阿漓,莫要怕,你和爹说实话,爹又不会怪你。”

    “爹听训练场的监督师父说,你这几日练剑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算去了也要偷懒睡觉,每天挥剑都挥不到百下,此事可否属实?”

    秦漓觉得自家老爹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跟一顶山压着自己一样,她痛的龇牙咧嘴,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没。。。没有的事,我是那种人吗?啊哈哈,爹,一定是你听岔了,师父说的肯定不是我。”

    秦绝笑的更加和善,“是吗?那膳食房近几日丢了的鸡腿又是怎么回事?”

    秦漓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手又重了几分,她急忙佯装气愤道,“不知道呀,谁啊还偷鸡腿,这么缺德,被我知道了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秦绝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另一只手摸了摸胡子,困惑道,“是吗,那你说说,你院子里埋的那些个鸡骨头,又是怎么回事?”

    秦漓瞬间冒出一身冷汗,瞪大眼惊悚的看着秦绝。

    老爹你是属狗的吗!

    她埋的那么深你都能发现?!

    还能不能好好做父女了摔!我还是不是你萌萌哒的小棉袄了!

    秦漓讨好的笑了笑,拽着秦绝的衣袖委屈巴巴,“老爹,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秦绝显然不吃她这一套,闷哼一声甩开她的手,拿起燕翮在她头上狠狠一敲,怒道,“你这娃娃,总是死性不改,我看还是我以前太过溺爱你了,把你惯成这副懒散的样子。”

    秦漓吃痛一声,捂着头小声嘀咕,“可是吃饭睡觉是人之常情。”

    秦绝又狠狠敲了她一下,“你还说,你师伯说的对,我真该把你扔到寒潭峰上让你尝尝苦头,好好锻炼一下心性。”

    一听到“寒潭峰”三字,秦漓瞬间不淡定了,“爹,我可是你闺女!”

    秦绝眼神复杂的看她,“就因为你是我闺女,我才总是那么溺爱你,现在看来我以前的教育方法实在是大错特错。”

    “阿漓,等问仙修好了,你还是去寒潭峰待着吧,等你什么时候辟谷了,你在下来。”

    秦漓瑟瑟发抖,“我。。。我可以拒绝吗?”

    秦绝飞她一眼刀子,“你说呢?”

    秦漓满脸忧伤,抬头看了眼夕阳,一阵冷风刮过,她的眼角缓缓滑落了一滴眼泪。

    今日的风儿,真是格外喧嚣呢。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几句歌词。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杨乃武啊,小白菜啊~

    手里捧着一个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啊~

    秦漓摸了摸湿润的眼角,惆怅道,“哎,人生啊。”

    秦绝眼皮一跳,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会,突然一愣,补充道,“对了,阿漓,你师伯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秦漓满脸麻木,“不,我不想听。”

    就是师伯害的她被老爹罚去了寒潭峰,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秦绝不理她,“你师伯说,既然你已经取得了仙剑,又被修真界封了问仙剑主,咱们天元宗要是不表示点什么就有些小家子气了。”

    “所以你师伯寻思了几天,决定专门给你举办一个试剑大会,凡是修真界近百年以内的新起之秀,都可以来参加,到时候你就负责守擂,把他们都打趴下就行。”

    话落,秦绝欣慰的拍了拍秦漓的肩膀,道,“阿漓,爹和你师伯都看好你哦。”

    秦漓内心毫无波澜,“呵呵。”

    她就知道,师伯不会说什么好话!

    什么鬼的试剑大会,分明就是那个糟老头子想显摆一下他们天元宗取得了仙剑。

    当她不知道啊摔!

    ‵皿′┻━┻

    秦漓决定为自己争取一下,“爹,你知道的,我现在一点修为都没有。”

    秦绝愣了一下,“啊,是这样来着,你平常总是压制自己的修为,我都习惯了,下意识就忘了你没修为这件事了。”

    然后天元宗的活招牌剑圣大人,便又苦着一张脸叹气,“哎,人生啊。”

    秦漓,“。。。”

    秦绝不死心,和她商量道,“要不,你临时抱佛脚,熬夜修炼几天?”

    秦漓死鱼眼看他,“老爹,请收起你危险的想法。”

    说完,学着秦绝的样子,苦着脸叹气,“哎,人生啊。”

    秦绝也愁的叹气,“哎,人生啊。”

    路过的剑阁众弟子,“。。。”

    剑圣大人,终于承受不住养娃的压力,被自家闺女逼疯了吗?

    哦,我们可怜的剑圣大人。

    于是剑阁众弟子,路过时也学着他们,苦着脸叹气,“哎,人生啊。”

    秦漓,“。。。”

    所以这个梗要用到什么时候啊摔!

    ‵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明朝败家子〕〔洪荒虚拟化〕〔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