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娇宠:猎户家〕〔钟浈封北宸〕〔江雨眠盛至霆〕〔明日之劫〕〔墨少宠婚甜绵绵〕〔这个剑仙很危险〕〔我的快递通万界〕〔我的弟弟才不是老〕〔三界供应商〕〔青藤心事——中学〕〔花坛葬〕〔动漫之邪王真眼〕〔任女〕〔魔道至宝〕〔陌桑迷途〕〔诸天最强大BOSS〕〔玩家凶猛〕〔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十章 饿了的仙剑
    第一百零一次叹气以后,秦漓还是迈进了青虞峰那座破旧的茅草屋。

    率先入目的依旧是那棵千年老槐树,树下,依旧是那两个熟睡的小童。

    可是秦漓,却已经不是三日前的秦漓了。

    徐老头佝偻着身子捧着剑,站在老槐树下,喝着酒看秦漓,打着酒嗝道,“你这剑,我给你修好了。”

    秦漓接过问仙,伸手摸上了凹槽处的那枚龙鳞,而后手指微微一曲,弹了弹问仙的剑身,“说话,别装死。”

    问仙磨蹭了半天,才憋屈道,“饿。”

    秦漓,“啥?”??

    徐老头大笑出声,喝了口酒,背着手往屋里走,边走边慢悠悠道,“你是聋吗,他说他饿。”

    “不,我没聋,但是。。。你确定你饿?”秦漓戳了戳龙鳞,好奇的看他,“你一把剑,饿什么饿。”

    问仙不服气,“干嘛,只许你偷鸡腿吃,还不许我喊饿了!”

    秦漓抱着他往回走,笑的嘴角边的小酒窝都露了出来,“成吧,宠你一波,说,想吃啥,土还是虫子?”

    问仙跳脚,“我要告诉老爹你虐待我!”

    然后哀怨的叹了口气,“哎,我命怎么这么苦啊,主人动不动就要我吃土吃虫子不说,还老把我扔出去。”

    秦漓招牌式冷笑,“你说这话之前可不可以摸摸你的良心,哪次不是你先坑的我。”

    问仙心虚的抖了一下,然后小声bb,“饿。”

    秦漓,“。。。”

    所以你一把剑和她喊饿是要闹哪样?

    她抱着问仙回到剑阁,一路上又收获了一大波迷弟迷妹,个个跟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叫道。

    “快看,是问仙剑主!”

    “问仙剑主好!剑主我要给你生猴子!”

    “问仙剑主求指导!”

    秦漓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扔剑。

    指导?她自己还毛线都不懂,谁来指导她一下。

    一想到五日后的试剑大会,秦漓愁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问仙贴心的问她,“你老叹什么气,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想想你也是一百岁的人了呢,我懂,我懂。”

    秦漓,“。。。”

    槽点太多她都不知道该从哪吐槽了。> ̄︿ ̄

    她拎起问仙满头黑线,“谁教你的更年期,你咋就成天不学好呢。”

    问仙理直气壮,“你教的!上次药阁阁主训斥他们新进门的小弟子,你路过看见说她该不会是更年期发作了吧。”

    秦漓膝盖狠狠中了一箭。

    问仙继续补刀,“我是你的剑,就算不学好也是和你学的!”

    秦漓膝盖又是狠狠中了一箭,她一口老血都差点吐出来了。

    说。。。说的好有道理,她都没法反驳。:3ゝ

    秦漓摸了把脸,惆怅道,“傻剑,你也长大了呢。”

    问仙傲娇的哼唧一声,“知道就好,以后还叫不叫我傻剑了。”

    秦漓摇摇头,“不叫了。”

    问仙一脸期待,“那你打算叫我啥?”

    问仙大人?还是剑灵大人?

    要不叫小仙仙他也是不介意的。

    oo

    秦漓咧嘴一笑,“以后就叫你剑傻吧,如何?”

    问仙,“?”

    “秦漓!我要和你绝交!绝交!你才傻!”

    〝皿

    秦漓笑了笑,“看你这么喜欢新名字,我很欣慰,就这么定了,剑傻。”

    “剑傻,这三日我又练回了筑基,要不我给你点灵气,你先解解馋?”

    问仙一听说有灵气,剑身一抖,“那我就先大人有大量,勉强不计较你说我傻的事了。”

    秦漓带着他进屋,抱着剑坐到床上,“先说好了,你只可以吸一点,五日后我还要凭着这身修为参加试剑大会呢。”

    问仙不解的问她,“参加试剑大会,你不该好好练剑吗。”

    秦漓神秘一笑,“非也非也,人家来参加试剑大会,都是练了一百年剑的,我一个剑修战五渣和他们比剑,岂不是要被虐成渣渣。”

    问仙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该不会打算用法术作弊吧。”

    秦漓满脸高深莫测,抬头故作深沉道,“修士的事情,能叫作弊吗?”

    “你自己算算,这世上又修法又修剑的人,能有几个?”

    问仙愣了一下,“好像。。。没有。”

    毕竟修士修道千万年来都是只修一道,像秦漓这种双修的人,好像还真是。。。就她一个?

    一来是没那个想法,二来术业有专攻,剑修有剑修的修炼方式,法修有法修的修炼方式,常人其中一种都修炼不过来,更何况是两种?

    秦漓傲娇的昂起头,“是吧,所以说我能在试剑大会上用法术是我的本事,既然是自己的本事,又怎么能说是作弊呢?”

    话落,她煞有其事的教育问仙道,“我这叫有两手准备,懂不。”

    问仙,“。。。”

    这种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微妙感是肿么回事?

    [???]

    问仙挑不出毛病,干脆也就不在管她,兴冲冲的开始吸收秦漓身上的灵气。

    这天生万道体确实厉害,秦漓不过是修炼了三日,便已经到了筑基期大圆满,差一步就可以突破。

    问仙感觉自己被充沛的灵气包裹着,浑身上下暖洋洋的,那种急迫需要什么东西来填补他的空虚感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秦漓看着问仙吸的欢快的模样,突然就想到了隔壁药阁的那只阿花。

    阿花是只狸花猫,秦漓有时候闲的无聊了就总是喜欢给它猫薄荷吸,它每每也是吸的喵喵叫唤,蹭着秦漓,睁着两只湿漉漉大眼睛看她的样子,让她一颗心都化成了水。

    现在问仙吸灵气的样子,倒是像极了阿花吸猫薄荷的模样。

    可惜他不会喵喵叫唤,也不会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她,更不会用软绵绵的毛来蹭她。

    于是秦漓叹了口气,“剑傻,你是剑灵,便是有灵性的存在,你为何不会化形啊。”

    问仙顿了一下,口齿不清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吸的灵气还不够多吧。”

    秦漓眼眸一亮,“那你多吸点,说不定就可以化形了。”

    化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可以让问仙去学做饭,然后她就有了厨子,如果她有了随叫随到的厨子,老爹就再也不用担心她饿肚子打架的问题,她也不用再学人家辟谷了。

    简直完美!

    \( ̄ ̄)

    秦漓看着问仙的眼神充满了期待,仿佛眼里有星星在闪烁,“剑傻,你在多吸点。”

    问仙剑身一凉。

    这种突然间毛骨悚然,被什么不可言喻的东西盯上的感觉是闹哪样?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

    秦漓蹙起眉头,“那个,我觉得,今天吸到这里就可以了。”

    问仙没说话。

    两盏茶的时间过后。

    秦漓神色有些古怪,“那个,虽说我让你多吸点吧,但你好歹也给我剩下点啊。”

    问仙保持沉默。

    一炷香时间过后。

    问仙满足的打了个饱嗝,“阿漓,你刚刚说啥来着。”

    秦漓面无表情,起身高高举起问仙。

    问仙:什么情况???

    然后只听秦漓冷笑一声,将问仙狠狠戳进了地上铺的砖头里。

    砖头。。。里。

    问仙愣了几秒,吃了一嘴“嘎嘣脆”的砖头,就听到秦漓怒道,“死吧!坑货!”

    问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虚的感受了一下秦漓现在的修为。

    嗯,之前还是筑基期,现在就没了呢。。。没了呢。。。了呢。。。呢。。。

    闯祸啦!!!Дノ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给我一张复活卡〕〔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