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十二章 关于睡觉的二三事
    秦漓抱着问仙,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叹了口气,“这事说来复杂,也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清的,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在慢慢告诉你。”

    “不过你要记得,千万千万不能在我爹面前提起大墓地。”

    问仙第一次见秦漓这么认真的模样,此时也不由咽了咽口水,同样认真道,“我懂得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漏嘴的。”

    秦漓闻言表情有些古怪。

    问仙困惑的问,“怎么了?”

    秦漓摸了把脸,惆怅道,“没什么,只不过你这样认真的保证,我反而觉得有点慌。”

    问仙,“。。。”

    !瞧不起剑啊!〝皿

    秦漓戳了戳问仙的剑身,好奇的问他,“哎,我说你,你真的一点事情都不知道吗?比如自己是从哪诞生的,又是从哪来的。”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记得?”

    问仙提起这事也糟心的很,他学着秦漓重重叹了口气,“不知道,不记得,没印象。”

    好吧,否认三连,看来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秦漓突然有点忧伤,“你说说你会不会有什么仇家啊,不然你怎么无缘无故就掉下来了。”

    “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万一哪天有人找上门来怎么办啊,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哎,愁人,要不我还是。。。”

    “闭嘴!”问仙凶巴巴吼了一句。

    “可是。。。”

    “你敢说试试!”

    “。。。好吧好吧,你凶你厉害,惹不起惹不起。”

    秦漓把“我还是扔了你吧”这句话默默咽下肚子,感叹道,“剑傻,你最近脾气越来越大了呢。”

    “你气的。”

    “咦,你这剑怎么还胡乱甩锅,明明是你飘了。”

    “随你,都随你。”

    秦漓愣了一下,笑道,“那倒也是,都说谁养的宠物脾气就随谁,剑应该也是一样的。”

    然后她又有点小骄傲道,“随我好啊,我可厉害了。”

    问仙“哦”了一声,问她,“既然你这么厉害,那试剑大会对你来说是不是小菜一碟。”

    秦漓膝盖狠狠中了一箭。

    问仙又补刀,“还剩两天了呢,我看好你哦。”

    秦漓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

    她幽怨的看向问仙,“你还是不是我的剑了。”

    问仙傲娇的哼唧,“谁让你要扔我。”

    秦漓不服气,“我都没有说出来。”

    “你看看你!我就是这么一说,没想到你是真想扔了我!呸,渣女!”

    秦漓看的目瞪口呆,“剑傻,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话落,起身慢慢往屋里走,“哎,还是以前的你可爱一点。”

    可以随便让她欺负,多好,哪像现在这样,都要骑到她头上去了。

    问仙呵呵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欺负老实剑吗。”

    秦漓理直气壮的反驳他,“胡说!我是那种人吗。”

    问仙语气坚定,“是的,你是。”

    秦漓,“。。。”

    这天还能不能好好聊了?

    她把问仙放到桌上,自己则是躺到床上去,慢腾腾的盖好被子,秦漓满足的闭上眼睛,觉得自己简直是到了天堂。

    暖和和软绵绵的被窝什么的,最喜欢了。oo

    闭着眼睛,秦漓轻声道,“晚安。”

    问仙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惊叫出声,“你就睡了?!”

    秦漓被叫的一脸懵逼,“啊,不然嘞?”??

    问仙听她这种茫然的语气,更是气的语调都升高了几分,“你就这么把我放到桌上不管了?!”

    “大晚上的这么冷,你就忍心让我光着睡桌子?!”

    秦漓一头雾水,呆愣愣的“啊”了一长声,然后恍然大悟般的拍拍小脑袋,下床从衣柜里翻了半天,翻出了一件。。。小棉袄?

    嗯,没错,一件大红色的,七扭八拐的绣着一个小脑斧的小棉袄。

    她兴冲冲的把小棉袄盖到问仙身上,“这是我小时候的衣服,还是我爹做给我的嘞,你先将就一晚上,明天我就叫人给你做剑鞘去,等有了剑鞘,你就不用担心自己晚上睡觉没被子盖,白天出门没衣服穿的问题了。”

    问仙黑人问号脸,“?”

    给剑穿小棉袄,这是人干事?

    他通过秦漓的眼睛瞅了眼小棉袄,一脸悲痛,“我不要穿这个!死也不要!”

    就算是剑,他也是有审美有尊严的!

    这么丑的小棉袄,被人看见了,他是要被笑死的。

    不,他不要!坚决不要!

    〒〒

    秦漓挠了挠头,为难的问他,“那怎么办?我就这一件小一点的衣服了。”

    问仙气的都要跳起来了,“你就没有考虑过让我也睡床吗?”

    秦漓,“啊。。。”o

    “你啊什么啊?”

    “没啥,只是觉得和剑睡一张床有点诡异,你想想啊,人家一般都是和阿猫阿狗睡的,再说了,我爹的燕翮不也是睡桌上。”

    问仙循循善诱,“不对啊,你要知道我是有剑灵的,我当然就和一般的剑不一样了,你见过一块铁睡桌上会有意见吗?没有吧。”

    “你在想想,大家都是会叫唤的,我和阿猫阿狗,本质上有区别吗?有吗?”

    秦漓小声嘀咕,“可是阿猫阿狗可以暖床啊,又软又萌的抱着睡多舒服,你一把剑硬邦邦的,还冒冷气,能一样吗?”

    问仙闷哼一声,见软的不行,干脆耍无赖,“我不管我不管,我也要睡床,我不要穿小棉袄,也不要睡桌子。”

    “嘤嘤嘤,我要告诉老爹你虐待我!救命啊,有人虐待剑了!救命啊!”

    秦漓瞪大眼看他,“这种话都说的出口,你还是人吗。”

    问仙理直气壮,“我不是人!”

    秦漓,“。。。”

    理是这么个理,但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感觉像是他在骂自己一样。

    嗯。。。陷入沉思。| ̄|

    秦漓最后还是把问仙抱到了床上。

    问仙小声bb,“我也要盖被子。”

    秦漓死鱼眼看他,“那你是不是还要枕枕头。”

    问仙兴奋道,“要的要的,我也要枕枕头。”

    秦漓,“。。。”

    她怎么感觉自己契约了一把假剑?

    这确定不是在养熊孩子?

    哎,养就养吧,谁让这是她的剑。

    自己选的剑(并不),跪着也要养完!(不要!〒〒)

    秦漓认命的把问仙的剑柄放到枕头上,然后还不忘给他盖上被子,做完这一切,她才舒舒服服的躺下,享受着被窝的温暖。

    问仙见秦漓闭上眼睛,偷偷挪了挪,凑到秦漓怀里,用剑柄蹭了蹭她的脸,小声道,“晚安。”

    等了一会,也不见秦漓回应,问仙以为秦漓就这样直接睡着了,自己生闷气似的重重“哼”了一声。

    黑暗中,秦漓闭着眼睛,突然便眉眼一弯笑了出来,小酒窝也笑的甜甜的,轻声道,“晚安。”

    然后伸手抱住问仙,将头轻轻靠在剑柄上。

    问仙脸一红,憋着一口气没有回话。

    当然,如果他有脸的话。

    通过和秦漓的契约,问仙默默看着秦漓的睡颜,看了半晌,听着秦漓慢慢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问仙轻声笑了笑,缓缓道。

    “晚安,阿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