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最狂弃少〕〔师道成圣〕〔重生八零小甜媳〕〔山寨大法师〕〔我才不要当骑士〕〔萌妻天降:老公有〕〔追逐神路〕〔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血蓑衣〕〔我是大高手〕〔萌宝甜妻:禁欲总〕〔起源密码〕〔女主只想拯救世界〕〔都市狂尊〕〔既然人生可抉择〕〔霸道总裁宠上天〕〔七零年代小确幸〕〔BOSS有病得早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十五章 破后而立
    秦漓在凌云峰的峰顶闭关了整整两日,秦绝便在凌云峰峰下等了她两日。

    沈清道摸了把胡子,抱着拂尘看了眼自家师弟那张严肃的冰块脸,轻笑一声,“你要是真担心她,何不上山看看?”

    秦漓执着燕翮,看向峰顶的方向,摇了摇头,目光慈祥坚定,“我相信阿漓。”

    “她虽然面上看起来游手好闲了些,却从未让我失望过。”

    沈清道闻言沉默一瞬,缓缓道,“你当日故意在阿漓面前挥出那一剑,就不怕打压她的自信心?”

    “你那一剑,莫说是寻常剑修了,就是大乘期的修士都未必挥的出来,如今放眼这整个修真界,把剑气修炼的像你这般霸道的剑修,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秦漓慢慢叹了口气,“我这也是为了她好,不让她开开眼,她永远只能拘泥于自己的一方天地,见识不到人外之人,天外之天,她又如何能成长?”

    “更何况,现在外面因为阿漓取得了仙剑,又在无尽之海斩杀三千修士一事已经闹翻了天,就算我有心护她,我又能护到几时?”秦绝重重的叹了口气,眼里满是担忧。

    “我护的了她这一时,也护不了她一辈子,她的路,终归是要她自己去走,我能做的,也不过是尽量为她撑起一片天,给她争取些时间,让她可以在真正成长起来以后,再去面对外面那些腥风血雨。”

    话落,秦绝深深看了沈清道一眼,笑道,“师兄你不也是吗,五日前三宗两阁一谷的执掌人聚到一起,他们应该为了阿漓和问仙的事和你大吵了一架罢,不然你也不会莫名其妙召开什么试剑大会。”

    沈清道提起这事也是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他重重闷哼一声,道,“别提那帮孙子了,阿漓被修士围杀于无尽之海的时候他们装缩头乌龟,如今阿漓取剑回来了,他们倒是一个个叫嚣的厉害。”

    “一个个的都是半把骨头要入土的人了,活了千年竟然还要合起伙来欺负一个不过百岁的小辈,也不嫌害臊!”

    秦绝抱紧了燕翮,脸上划过一抹沉思,问,“师兄,五日前,你到底和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沈清道更是愤怒,深深吸了口气,“那帮孙子觉得我们阿漓配不上仙剑,逼着我要阿漓把问仙交出来,你也知道,阿漓和问仙签订了契约,除非身死神陨,不然他们绝无可能解除契约。”

    “他们这是摆明了为了一把仙剑,要我们阿漓的命啊!”沈清道气的直咬牙,眼里闪过一抹沉痛。

    秦绝沉默半晌,抱着燕翮的手越来越紧,他慢慢摸着胡子,脸上若有所思。

    沈清道闷哼一声,冷静下来,继续道,“我们阿漓也不是他们想欺负就能欺负去的,我可还没死呢。”

    “他们不是觉得我们阿漓配不上仙剑吗,那我便举办一个试剑大会,谁要是不服,就和阿漓打上一打,打到他服为止!”

    他话音刚落,沉默一瞬,眼带歉意的看向秦绝,“师弟,这次是师兄没用了,只能为阿漓争取到五日时间。”

    秦绝沉默不语,摸着胡子看向凌云峰的峰顶,那峰顶高耸入云,一眼望不到尽头,但从峰顶吹来的阵阵风声中,又似隐隐有剑刃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

    他眼眸一闪,缓缓道,“无妨,师兄已经尽力了,是我和阿漓该感谢你才对。”

    沈清道满脸担忧,“可是,我虽然想着要阿漓在试剑大会上狠狠打那帮孙子的脸,但是两日,还是太紧迫了些,我怕。。。”

    秦绝淡然一笑,“师兄,你要相信阿漓,那孩子,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的多,你看她平日里懒懒散散的,但每当她身陷绝境时,便可以激发出无限的潜能。”

    “当日无尽之海一战,不就是如此?”

    沈清道犹豫了一瞬,还是不太放心,“但是这次三宗两阁一谷,为了夺得仙剑,可是把家底都要拿出来了。”

    秦绝依然是一副气若神闲的模样,“放心,两日,对于阿漓来说,已经足够了。”

    接着,他转头看向沈清道,轻笑道,“师兄莫要忘了,你看阿漓现在是没有修为,但曾经,她可也是修炼到大乘期的人。”

    “这百年里,纵观修真界的新起之秀,又有哪个像阿漓这般,仅仅百年便修到了大乘期?”

    沈清道眼眸一亮,深深看了眼秦绝,“师弟的意思是,破后而立?”

    “没错,破后而立。”秦绝看着凌云峰峰顶,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阿漓当初在大乘期迟迟没能突破至渡劫期,如今修为尽无从头来过,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更何况,我又不是真的要她在两日里便修出剑气来。”

    沈清道眼眸微微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秦绝,“师弟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叫她去凌云峰闭关修炼,难道不是为了修炼剑气吗?”

    秦绝笑着摇摇头,“非也非也,就算是天生剑体的天才,也无法做到两日里便修炼出剑气,我同阿漓那么说,也无非是要她另寻出路罢了。”

    沈清道被秦绝说的晕乎乎的,“另寻出路?阿漓她还能另寻什么出路?试剑大会要的便是让那帮孙子看见阿漓作为剑修的潜质,好打消他们夺取仙剑的想法,你不让她修炼出剑气以剑取胜,这试剑大会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秦绝轻笑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家闺女,我最了解她,她会想到办法的。”

    沈清道被他说的更是迷茫,干脆便也不去管他了。

    总归,这么些年来,秦绝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出错过,而且这世上,要说有谁是一心一意为秦漓好的话,便也只有他这个当爹的了。

    另一边,凌云峰上。

    秦漓看着被自己一剑劈开的巨石,用被磨的破旧漏洞的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眉眼一弯,灿然笑了出来。

    问仙累的气喘吁吁,但语气里还是带上了几分显然易见的兴奋,“阿漓,我们终于成功了!”

    秦漓看着那巨石上灵气斑驳的剑痕,笑意更深,眼眸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她抬头看了眼天边嫣红绚丽的晚霞,呼出一口气,道。

    “还早着呢,再来!”

    问仙激动的高声应道,“好,再来!”

    而他们身边,是一地被劈成或两半或成为粉末的巨石,空旷的大地上,也满是深深的剑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