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乐园〕〔神圣罗马帝国〕〔文明之万界领主〕〔玄天龙尊〕〔此情惟你独钟〕〔地球穿越时代〕〔修真大工业时代〕〔替天行盗〕〔萌宝驾到:爹地投〕〔大魏王侯〕〔万兽朝凰〕〔神级基地〕〔你赐我满身风雨〕〔一胎双宝:总裁大〕〔一胎双宝:总裁大〕〔星际之全能进化〕〔女神的极品兵王〕〔星际剧毒小妖〕〔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三十一章 梵天剑主
    秦漓执着问仙剑,淡漠道,“下一个。”

    她话音一落,全场便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擂台下是被秦漓砸出来的一个个深坑,密密麻麻的令人头皮发麻,而且最为恐怖的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被秦漓用问仙剑的剑背,仅靠着如鬼魅一般捉摸不透的身法和比金丹期还要具有压迫力的威压便被震下去的。

    从日升到日落,秦漓打了一整天,竟是除却这一招以外没有用出其他任何招式,就连剑气都不曾用过。

    聂辰戈不可置信的看着擂台之上那个执剑而立的白袍束冠少女,满脸震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她明明只是筑基期!”

    宫云河摇着折扇笑道,“有什么不可能,古书上说破后而立之人,筑基期便可以一敌百,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所有人里最为淡然的裴一舟,此时也不由震惊的咂舌道,“这破后而立果然厉害,先不说破后而立之人还保留着没有失去修为前的身法,学识底蕴,领悟的道法自然和层层突破后积累的威压,就说他们重新修炼后比同等级的人要浓郁百倍的灵气,便足以让他们跨阶挑战。”

    聂辰戈闻言脸色很是难看,他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就算她侥幸能够破后而立又如何,一个不勤于修炼的人,在怎么破后而立,也远远比不上一步一个脚印刻苦努力走过来的人。”

    他话落得意一笑,捋着胡子好不骄傲,“你们看着好了,就算她能打得过其他人又如何,我徒儿子煜那一关,她绝无可能迈的过去!”

    沈清道轻轻瞥了他一眼,沉声道,“聂阁主此言差矣,你没见到的事不代表没有发生,你又不是我天元宗的人,更不是阿漓的师父,你又如何这么肯定,我们阿漓没有努力修炼?”

    秦绝闻言神色古怪了一瞬,默默看了眼自家闺女。

    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家闺女好像,确实,没怎么努力修炼过来着。| ̄|_

    聂辰戈不服气,咬牙道,“沈宗主难道不知道,这天元宗秦漓之名在修真界可是传的响亮,你随便去问旁人,看看他们对秦漓的评价是不是一个懒字!”

    沈清道神色淡淡,“聂宗主怕不是没听说过,什么叫三人成虎?”

    秦绝神色更加古怪复杂。

    其实他想说,从各种意义上来讲,聂宗主这次说的话,好像真的没啥毛病。。。

    不过看到自家师兄这么笃定的相信他闺女,秦绝反而不好意思提醒他了。

    嗯,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福呢。

    想到那些年自己为督促秦漓修炼掉的头发和操碎的心,秦绝心里泪流满面。

    不管大殿之上如何争吵,大殿之下,所有人还是默契的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倒也不是被秦漓今日的气势吓得,而是因为这最后上台之人。

    修真界年轻一代的魁首,万剑一宗元婴期大圆满的天才剑修,领悟出焚尽世间一切业障污秽的业火剑意的梵天剑主,晋子煜。

    少年身穿万剑一宗统一的蓝色锦袍,手里执着通体火红如有淡淡火焰燃烧其上的梵天剑,腰间佩着一枚精心雕刻的羊脂白玉,黑发飘逸,身形俊长,容貌出众,气质温文尔雅,如同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独属于修道之人的天人之姿,举手投足之间,真真如九天之上的仙人一般。

    他缓缓走上擂台,眉眼之间带着歉意,对着秦漓微微弯腰作揖,一开口,声音如山间清澈的潺潺流水般悦耳动听,“在下万剑一宗晋子煜,本无意参赛,奈何师命不可违,还望问仙剑主多多见谅。”

    这话说的直接把秦漓对他的好感度拉到了ax,因着以前不爱修剑道的原因,秦漓并没有怎么去过万剑一宗,反倒是法修扎堆的琉光宗跑的次数多些,就这还是在她每年出门不过十次的前提下。

    作为修真界的资深死宅,秦漓今日,可喜可贺的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晋子煜,活的那种。

    问仙沉默一瞬,心情复杂,“我觉得吧,他能成为修真界年轻一代的魁首也不是没有道理。”

    秦漓赞同的点点头,“英雄所见略同,就他这气度,和那个总是阴阳怪气的聂老头完全不同,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不是聂老头教出来的。”

    问仙和秦漓想到了一起去,“他该不会是聂老头从哪偷来的吧?”

    神识广大旁听完全程的晋子煜,“。。。”

    这个时候他应该说点什么?

    算了,还是装作没听见吧。| ̄|_

    他笑了笑,将目光移到问仙剑上,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称赞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仙剑吗?确实气魄不凡,恭喜问仙剑主,能够取得如此仙剑。”

    问仙不好意思的抖了抖剑身,竟是有些娇羞道,“哪有啦,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秦漓,“。。。”说你胖你咋还喘上了呢?

    因着对晋子煜还蛮有好感,秦漓也就不似之前那般冷淡,她瞄了眼嘚瑟的问仙,眼皮一跳,摸了把脸惆怅道,“你误会了,这剑其实又傻又坑。”

    嘚瑟到一半的问仙,“?”

    她怕晋子煜不信,又急忙目光坚定的补充道,“真的,谁用谁知道,我都被他坑了好几次了!”

    问仙冷笑一声,“你知道人艰不拆四个字怎么写吗?”

    秦漓瞥他一眼,“实事求是而已,干嘛,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问仙又是一声冷笑,“信不信我把你偷吃鸡腿还做贼心虚把鸡骨头埋到地里的事说出来。”

    秦漓死鱼眼看他,“那你信不信我把你晚上睡觉打呼噜的事说出来。”然后挑衅的将问仙提起来,咧嘴一笑,“来啊,有本事互相伤害啊,谁怂谁傻瓜。”

    问仙,“。。。”蛇精病啊你!凸艹皿艹

    晋子煜看着争吵不休的一人一剑,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所以这架,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从小就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晋子煜,生平第一次,遇到了他难以抉择的重大难题。

    另一边,秦绝在大殿上看着自家闺女犯二的样子,倍感羞耻的一把捂住了自己沧桑的老脸。

    如果他现在把蠢闺女扔回到娘胎里重塑一下的话。。。请问还有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