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快穿:宿主她有点〕〔都市雄杰〕〔圣恩隆宠,重生第〕〔倾国策之西方有佳〕〔穿越之古代新纪元〕〔穿越梦想田园〕〔天下盟主:废柴大〕〔燧灵记〕〔不死武皇〕〔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武唐第一佞臣〕〔妖妃侵城不倾心〕〔让我当条咸鱼吧〕〔回眸1991〕〔我的父亲是贵族〕〔篮坛第一妖孽〕〔重生之武道浮沉〕〔窗口修仙〕〔奥术起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三十五章 救命啊!死剑啦!
    整个主殿的人因为聂辰戈的问话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秦绝,生怕他说出一个“不”字。

    毕竟秦绝是谁,当今修真界第一人,他要是真生气了,谁能担得起后果?

    哦,说起来,还真有一个人。

    那就是我们剑圣大人的那个倒霉闺女。

    于是所有人又瞬间把目光都齐刷刷的盯到了秦漓身上,眼睛都瞪的锃光瓦亮的,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个窟窿来,让她赶紧去劝劝秦绝。

    倒霉闺女秦漓简直头皮发麻。

    什么情况?为什么好好的修仙片突然变成恐怖片了?

    问仙也被看的有些紧张,小声提醒秦漓道,“我觉得他们的意思是叫你麻溜的,赶紧说服你老爹。”

    毕竟就算是他,现在都能感受到老爹身上彪出的不要钱一样的冷气和大乘期威压,更何况是那些修士?

    也就是秦漓,被秦绝刻意避了过去还不自知。

    秦漓眼皮一跳,上前拽了拽自家老爹的袖子,小声嘀咕,“爹,差不多就行了。”

    秦绝冷哼一声,沉声道,“那便算作平手。”

    聂辰戈松了口气,台下的众人也松了口气,沈清道掀开眼皮悄悄瞄了眼满身冷汗的聂辰戈,趁着没人发现偷笑一声,接着面上装作慈祥和善的样子,笑着道,“既然如此,我便正式宣布此次试剑大会的结果,万剑一宗梵天剑主晋子煜,对战天元宗问仙剑主秦漓,不分胜负!”

    他话音刚落,台下便响起了阵阵欢呼声和鼓掌声,沈清道又说了些客套话,这场试剑大会也便正式落下了帷幕。

    而秦漓,从今往后,也便正式坐实了这问仙剑主的名号,问仙剑,从此也便正式归了秦漓所有。

    这一场试剑大会,秦漓用实力,彻底堵上了悠悠众口。

    回去的路上,问仙很是兴奋,“阿漓,这下好了,以后再也没人想要从你手上夺走我了。”

    秦漓面色复杂。

    问仙愣了一下,担忧道,“阿漓,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秦漓神情更是有些古怪,“没,我就是有点想吐。”

    问仙声音一顿,教育她道,“想吐你就吐吧,阿漓,你是不是之前鸡腿吃多了?我就说,鸡腿这么油腻的东西你不要多吃,你还不听,现在好了吧。”

    秦漓缓缓停了下来,沉着脸将问仙戳到地上支撑自己的身体,然后“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猩红的血液。

    问仙,“。。。”救命啊出人命了!!!?Д?ノノ

    秦漓捂住嘴又吐了一口血,这才慢慢直起腰来,喘着气道,“刚才真是憋死我了。”

    问仙满脸问号,“?”

    “所以你刚才一直在强撑着?”

    “不然呢,我要是不撑住了,聂老头又不知道要作什么妖。”秦漓擦了擦嘴角的血,抱着问仙干脆坐到地上歇息,一手撑着头,愁眉苦脸的叹气道,“哎,这一次比试我的修为又都没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

    话落,她一脸哀怨的戳了戳问仙,“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就不能少吃一点吗。”

    问仙又是心虚又是憋屈,“这。。。我也控几不住我自己。”

    秦漓满脸麻木,忧伤的抬头望天道,“为什么我明明和晋子煜打了个平手,现在却有一种我输了的错觉呢。”

    问仙更是心虚的不敢说话,只是默默的把自己刚刚从秦漓身上吸来的灵气,“呲溜”一口咽了下去。

    问仙,“。。。”

    夭寿啦好尴尬啊啊啊!!!?Д?ノノ

    秦漓额角蹦出了一个大大的“井”字,掐着问仙的剑柄咬牙道,“你刚刚是在跟我挑衅吧,绝对是在跟我挑衅吧!”

    问仙欲哭无泪,“这个我可以解释的,我真可以解释!”

    秦漓冷笑一声,掐着问仙的手又用力了几分,问仙吓得直抖剑身,哭着求救,“救命啊,救命啊要死剑了,再不来人剑就要死了,救命啊啊啊!”

    恰好来找秦漓目睹了这一惨烈的凶杀现场的秦绝,“。。。”哦0

    他上前站到秦漓身边,虚心求教,“闺女,你们这是在干嘛?练习新的招式吗?”

    秦漓头也不回,咬牙道,“不,我只是单纯的想掐死这个坑货!”

    秦绝拧起眉头,一脸不赞同,“你现在是剑修了,怎么可以这么对自己的剑呢,阿漓,你这样可不行,有什么问题,你要好好同他讲才好。”

    问仙急忙附和,“就是就是,老爹说的对,你快听听。”

    话落,就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秦绝,“。。。”

    问仙,“。。。”要。。。要完tt

    秦漓怒气值直接被拉爆表,“我和你拼了!同归于尽吧!”o皿メo

    最后,还是秦绝发威从她手上救下了问仙,安抚似的摸了摸问仙的剑身,秦绝瞥她一眼,沉声道,“把你嘴上的血擦擦,多大的人了,还这么邋遢!”

    秦漓憋屈的擦了擦嘴角,乖巧的跪在地上,小声道,“爹,是我错了。”

    秦绝闷哼一声,“错哪了?”

    秦漓表情麻木,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错在没有第一时间把这糟心的剑扔了。”

    问仙抖了抖剑身,缩在秦绝怀里,“嘤嘤嘤。”

    秦漓,“?”

    我去你还能在不要脸一点吗?小婊砸!〝皿

    秦绝用燕翮的剑柄敲了下她的头,训斥道,“你这叫什么话,问仙听了该多伤心?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已经认同了他是你的剑,你万不能在任性了,要好好待他,知道吗?”

    秦漓更加憋屈,但是碍于自家老爹的淫威,只能小声道,“知道了。”

    秦绝满意的把剑交还给秦漓,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笑道,“阿漓,既然你知道了,爹也就可以让你放心的去了。”

    秦漓满脸惊恐,“等。。。等一下!爹你怎么就放心了?你要让我去哪?”

    说话爹你用这种语气说话,用这种表情看她确定不是要她下地狱吗!

    瑟瑟发抖jg

    〒〒

    秦绝捋了捋胡子,一脸淡定,“自然是让你去寒潭峰历练一番,怎么,你以为试剑大会安然度过了,我就能忘记这茬?”

    秦漓抱着问仙一脸绝望。

    不,爹,请你不要大意的忘记这茬,谢谢!

    她还是个孩子,救救孩子吧!

    秦绝不理她,只是捋着胡子笑道,“阿漓,既然你都准备好了,明日便去吧,等什么时候你领悟出剑气可以让自己的修为稳定下来了,爹在接你下来。”

    秦漓尔康手垂死挣扎,抱着秦绝的大腿哭道,“不!爹!我不要去寒潭峰!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什么?你现在就想去寒潭峰?阿漓,你能有这种觉悟,爹真是。。。倍感欣慰!”秦绝佯装抹了抹眼泪,一脸“和善”的看着秦漓。

    秦漓秒怂,急忙乖巧的连连点头,似小鸡啄米一样,道,“好的爹,没问题爹,我明日就去寒潭峰,谁不让我去我和谁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