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软肋〕〔一剑飞仙〕〔全球武神〕〔重生之都市魔尊〕〔重生之彪悍小跟班〕〔人皇纪〕〔绝世药皇〕〔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反叛的大魔王〕〔校花之最强狂人〕〔弟弟凶猛:男神走〕〔都市之狂少归来〕〔我修了个假仙〕〔娇妻来袭:王牌bo〕〔玉手调香〕〔猎狱〕〔千金种田:丑夫宠〕〔药妆娘子〕〔老公你又吃醋了〕〔龙武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三十九章 怕不是被夺舍了
    一朵娇小的嫩芽自秦漓的剑尖悄然绽放,她伸手,刚要去摸,就听到问仙惊恐的尖叫声。

    “啊啊啊这是什么我为什么开花了啊啊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阿漓,救。。。救我。”

    嘤〒〒

    秦漓:

    这种想把剑扔了的冲动是闹哪样?

    她手腕轻轻一抖,剑尖一晃,嫩芽凭空消失不见,秦漓把问仙抱在怀里,一本正经道,“你清醒一点,这可是你开出的花,从理论上来说,这是你儿子。”

    问仙:???

    好。。。好像有点道理?

    :3ゝ

    问仙扭了扭剑身,沉默一瞬,“你赔我儿子。”

    秦漓,“?”啥??

    他又剧烈的扭动了一下,强烈抗议,“我儿子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让它消失呢!”

    “你赔我儿子!”

    秦漓:

    算了这么蠢的剑还是扔了吧。

    秦漓带着他往山下走去,问仙一路上嘀嘀咕咕,“其实我儿子也挺可爱的,小小的一团。”

    秦漓眼皮重重一跳。

    好想穿越回去把自己的嘴封上。

    怎么就这么话多呢!

    ┻━┻

    一阵清风拂过,问仙愣了一瞬,“阿漓,你有没有觉得周围没那么冷了。”

    话落,这才意识到秦漓已经出了寒潭峰。

    他语气忧伤道,“阿漓,我知道山上很冷,可你要是跑路的话,老爹会扒你一层皮下来的。”

    秦漓:为什么就她的剑这么蠢?

    !这日子没法过了!分家!

    ┻━┻

    问仙锲而不舍的继续劝她,一副为闺女操碎了心的老父亲模样,“阿漓,你莫要闹了,快回去吧,不然一会该被老爹发现了。”

    秦漓叹了口气,满脸复杂的看他,“你就不觉得我和之前比起来有哪里不一样吗?”

    问仙认真沉思了一会,道,“有,好像比之前更胖了点。”

    说完,又瞄了一眼秦漓,坚定的重重抖了一下剑身。

    秦漓:???

    分家!现在就分家!〝皿

    “阿漓,你怎么在这?”

    忽然,一道惊诧的声音自远处传来,秦漓习惯性的浑身一僵,缓缓转过头去看。

    看见远处树下的秦绝,问仙小声比比,“你完了,有什么遗言就赶紧说吧。”

    秦漓瞥他一眼,“把你埋到地里陪葬算吗。”

    问仙一脸惊悚,安静如鸡,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势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斗争!

    哎,想一想他还真是一把又努力又上进的三好剑呢,太感动了,快哭了。

    哎嘿~?>?<

    秦绝一脸狐疑的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眼秦漓,瞳孔不可置信的缩紧,“你练成了?”

    秦漓点点头,笑的灿烂,“是的呀。”

    秦绝闻言更是觉得震惊,“真练成了???”

    “。。。我,我应该不练成的。。。吗?”秦漓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秦绝一脸复杂,看向秦漓的眼神慈爱中又带着一抹自我怀疑,“不,爹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你这么快就练成下山,让爹总有一种我家闺女被人夺舍的错觉。”

    “其实仔细想一想,我闺女那么懒一定不会这么快就练出剑气,你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假的。”

    话落,秦绝上前一步作势就要用神识探查。

    秦漓满脸黑人问号,“???”

    “爹,麻烦你清醒一点!”她嫌弃的后退一步,“你忘了当初是谁不会做饭硬要做然后差点把我吃死的吗。”

    秦绝愣了一瞬,想起自己那些年养娃的辛酸,看向秦漓的眼神满是同情愧疚。

    他拍了拍秦漓的肩膀,叹息一声,“好罢,爹知道你是真的了,说起来你能长这么大也真是不容易,爹当初还以为要把你养死了呢。”

    秦漓嘴角一抽,想起那些年吃过的黑暗料理,忧伤的抬起眼眸看向天空,沉默不语。

    她也觉得,自己能在秦绝手里长这么大,真是太不容易了。

    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顿时,她和秦绝握紧双手,一起抱头痛哭。

    问仙一脸懵逼,“?”

    刚刚发生了啥?他应该干啥?他现在要不要一起哭?

    算了不管了哭就是了。

    φ ̄? ̄o

    于是问仙加入了他们,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发出钢铁般沉重的声音,“嘤!嘤!嘤!”

    秦漓吓了一大跳,惊恐的看他,“你干啥?”

    问仙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哭嗝,理直气壮,“哭啊。”

    秦漓满头黑线,“你哭啥?”

    问仙一寻思,满头雾水的迷茫道,“我也不知道啊。”

    秦漓:???

    请问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秦绝看着他们,忽然就笑出声来,脸上充满了老父亲的慈爱,他捋了把胡子,缓缓道,“不管怎样,你能修炼出剑气来总归是一件好事,这样爹也就可以放心让你下山了。”

    秦漓愣了一下,震惊出声,“爹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秦绝被她吓得也愣了一下,“你能修炼出剑气来确实是好事啊。”

    “不不不,我说的是后面那句话。”

    秦绝恍然大悟般笑出来,“哦,你是指下山的事啊。”

    话落,他拍了拍秦漓的肩膀,语重心长,“阿漓,你都这么大了,也该下山历练一下了,你总是待在宗里也不是回事,孩子大了嘛,也该见见世面了。”

    秦漓满脸惊恐,“爹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秦绝拧起眉头看她,“怎么会呢,爹怎么会嫌弃你总是偷吃鸡腿都一百岁了还窝在宗里不出门你看看隔壁万剑一宗的晋子煜年纪轻轻就已经名扬天下了爹真的是一点都不羡慕嫉妒呢呵呵。”

    话落,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笑的和善,“阿漓,爹真的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秦漓:

    心。。。心好痛。〒〒

    问仙,“噗嗤。”

    秦漓:???

    笑你妹啊!你还不如我!小婊砸!〝皿

    秦漓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她小声比比,“一定要下山吗?”

    秦绝摸了摸胡子,“放心好了,行礼爹早就帮你打包好了,你拿了就能走,一点都不费事。”

    秦漓:

    爹,我还是不是你的贴心小棉袄了!你忍心吗!忍心吗!

    好吧,他忍心。

    嘤。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