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技能系统〕〔农门宠妃〕〔任女〕〔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我在异界集卡片〕〔重生地球仙尊〕〔无敌正德〕〔浮沉的众生〕〔万古神尊〕〔大良医〕〔进化之眼〕〔圣光骑士〕〔江湖第三人〕〔御剑冲霄〕〔开海〕〔西游敖烈传〕〔妖妃倾城,假面王〕〔不凡兵王〕〔贴身兵王的总裁老〕〔大符篆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四十四章 河中之物
    “救命啊!这里有妖怪!”

    秦漓眯起双眼足尖一点,一手拎着齐星瀚急急掠了过去,她飞身至人群最前方,只见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竟无端端被染成了一片猩红!

    猩红的河水中时不时的翻涌着乌黑的气泡,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臭的刺鼻味道,秦漓微微蹙起眉头,捏了一个法决拍到齐星瀚背上,屏蔽了他的嗅觉。

    齐星瀚害怕的缩在秦漓背后,眼中似有一道黑芒闪过,“阿漓姐姐,这里真的有妖怪吗?”

    秦漓摸了摸他的头,神色轻松的笑道,“放心好了,星儿,不管有没有妖怪,阿漓姐姐都会保护好你的。”

    问仙一脸期待,“那我呢?”

    秦漓慈爱的看他,一脸欣慰,“崽啊,你已经是一把成熟的剑了,也该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了。”

    问仙:

    “崽啊,阿妈看好你哦~”

    问仙:???

    差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啊摔!

    ┻━┻

    秦漓第一时间疏散了周围的平民百姓,张开了一个小型结界将眼前污浊诡异的河水与街道分开,齐星瀚咽了咽口水,看着那可怖的猩红,额角渐渐泛起冷汗。

    问仙察觉到齐星瀚的异常,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就想到了齐星瀚那双比这河水还要诡异的眼睛。

    他剑身一抖,抬头看了眼秦漓淡漠的侧脸,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什么也没说。

    秦漓上前一步,目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河水,忽然出声道,“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问仙不解的看着秦漓,这片河水一片死寂,哪怕有微风拂过也似一潭死水般没有丝毫波动,仿若静止,秦漓这又是在和谁说话?

    秦漓握紧问仙剑,居高临下的看着河水,冷声道,“你是选择自己出来,还是选择让我请你出来。”

    秦漓在这个“请”字上加重了语气,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问仙眼尖的看到猩红的河水似乎颤抖了一下,带起了一圈轻微的水纹。

    静默了大概几息的时间,河水中还没有任何动静,秦漓拔剑出鞘,齐星瀚急忙上前帮秦漓抱住剑鞘,他担忧的看着秦漓,小声叫道,“阿漓姐姐,小心,这片河水。。。我能感到一股很深很深的怨气。”

    怨气?

    秦漓眉头一挑,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她不在废话,干脆利落的起身执剑跳入河中,水花还未落地,就听到水中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接着只听“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水中飞了出来。

    齐星瀚只看到一团黑影从眼前快速掠过,接着他便感到脖上一凉,一只冰冷彻骨的手死死扼住了他的喉咙,令他呼吸不得。

    齐星瀚浑身寒毛瞬间竖起,极度的恐惧令他失去了语言的功能,他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身后传来液体“滴滴答答”落下的声音,齐星瀚下意识的移动眼珠去看,瞳孔瞬间缩紧。

    他身后的“人”,身上竟然在不断的往下落着血滴!

    秦漓与那怪物是同时从水里出来的,问仙剑黝黑的剑刃被染上了一片猩红,也在不断往下落着血滴。

    看到齐星瀚被怪物挟持,秦漓淡漠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眉头饶有兴味的略微上挑了一下。

    怪物沉重的粗喘了几口气,喉咙中发出了刺耳的沙哑声,似是一位古怪的老妪般,“放过我,我就,放了他。”

    说着,她带着尖长指甲的手猛的用力,尖锐的指甲尖直接刺破了齐星瀚脖颈的肌肤,流下了几滴血,缓缓落到了怪物枯皱青黑,带着尸斑和狰狞伤痕的手臂上。

    齐星瀚强忍着疼痛没有叫出声,低着头安静的诡异,秦漓淡淡的看着要挟她的怪物,忽然出声提醒,“我觉得,比起求我放过你,你不如求求这孩子让他绕过你。”

    “什么?”那怪物没想到秦漓会说出这种话,愣了一瞬,没有反应过来秦漓话中是什么意思。

    只是还不等她再次开口,就听她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急忙松开了扼住齐星瀚脖颈的手臂。

    空气中似乎隐隐传来了肌肤筋肉烧焦的恶臭味,齐星瀚缓缓转过头去,在那怪物惊恐震惊的目光下,他缓缓抬手摸上了自己受伤的脖子。

    “你弄痛我了。”

    他面无表情,双目漆黑一片,说出的话带着一种来自地狱般的冰冷。

    怪物似是见到了什么比她还要凶恶千倍万倍的妖怪一般,惊叫一声急急后退几步,竟是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哭着求饶。

    “对不起对不起,大人,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无意冒犯大人,小人。。。小人要是早知道是大人您的话,您就算借给我八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您出手啊!”

    “大人,求求您放过小人,求求您!只要您肯高抬贵手放过我,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齐星瀚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他似乎不是很理解对面的人在说什么,也不是很理解她下跪求饶的行为,齐星瀚泛着诡异黑雾的双眼划过一抹困惑。

    他缓缓抬脚,上前一步,在落地的同时右手竟是凭空画出了一道黑色的符文,那符文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恐怖力量,在画完的一瞬间向着四面八方猛的散发出了一股庞大的威压,竟是吓得怪物又惊叫一声哭着抱住了头。

    齐星瀚右手缓缓向前举起,似要将符文打向那怪物,怪物吓得浑身颤抖,双眼紧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齐星瀚那双诡异的眼眸上,忽然抚上了一只温暖的手。

    秦漓站在齐星瀚身后,一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手将他抱进怀里,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星儿,没事了,你不要怕,阿漓姐姐就在这里。”

    齐星瀚右手一顿,秦漓又笑道,“星儿,阿漓姐姐在这,你不要怕。”

    听到秦漓的呼唤,齐星瀚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眼中的黑雾渐渐消褪,同时空中的符文也化为灰尘随风飘散。

    齐星瀚困惑的眨了眨眼,转过身无辜的看向秦漓,“阿漓。。。姐姐?”

    他显然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问仙扭了扭剑身似乎要说什么,却被秦漓猛的一握止住了,秦漓摸了摸齐星瀚的头,轻声道,“星儿,在这等阿漓姐姐一下。”

    齐星瀚乖巧的点点头,“好。”

    秦漓笑着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走向前去站到了早就吓的软成一团的怪物面前,看着她瑟缩的身影和满地的血污,秦漓眼眸一暗,缓缓开口。

    “这城里近日失踪了许多年轻女子,你,就是其中之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