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boss:老公,〕〔绝品校花保镖〕〔电影人传奇〕〔庶门风华〕〔超级制造商〕〔荒野王座〕〔婚婚欲睡:总裁的〕〔重生之豪门导演〕〔重生之多情王爷冷〕〔乡村小神农〕〔农门恶女是团宠〕〔影后常年热搜〕〔王爷,王妃喊你来〕〔陛下宠妻无方〕〔九指剑圣〕〔大小姐她人美钱多〕〔盛世书香〕〔快穿之女配在线打〕〔乡村小医圣〕〔重生媳妇有点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四十五章 猩红的泪水
    怪物听到秦漓的问话,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眼眶渐渐涌上了猩红的泪水,顺着她枯皱污黑的脸颊缓缓落下。

    齐星瀚这才看清刚刚挟持他的怪物,长的是什么样子。

    那确实是一个人形的模样,只是她的肌肤似是被大火烧灼过一般,皱巴巴的,带着狰狞可怖的伤痕和错杂的尸斑,她的头发已经全部掉光了,牙齿也脱落不少,眼眶中空空如也,似是被人挖去了眼球。

    怪物的脸上伤痕最多也最为密集,每一处都深可见骨,伤痕处已经化脓发炎,散发着恶臭的味道,她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不过与寻常人家的粗布麻衣不同,这件衣裳依稀可以看出昔日的精致,应是大户人家才穿的起的。

    那怪物佝偻着身子,似是脊椎骨被人打断了一样,模样甚是恐怖,齐星瀚吓得捂住眼睛,强忍着没有叫出声。

    看到怪物的全貌以后,秦漓脸上依旧神色淡淡的,没有厌恶,也没有惊奇,只是她的眼睛,一直落在怪物脖子上带着的玉佩上。

    那玉佩刻着一对彼此交缠的鸳鸯,模样倒是娇憨,只是做工有些粗糙,似是没有什么功底的人自己笨拙雕刻而成,但也能看出雕刻之人是极用心的。

    秦漓眸光一闪,又开口问了一遍,“你是不是这城里近日失踪的女子之一?”

    怪物似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吓得疯狂尖叫捂住了自己的头。

    秦漓静静的看着她,半晌也不见怪物安静下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走近怪物,右手抬起伸出食指轻轻点到了怪物的额头上。

    “清心咒。”秦漓淡然出声,话音刚落,那怪物便慢慢安静了下来。

    “你还会佛修的东西?!”问仙惊奇的看她。

    秦漓无所谓的耸耸肩,“就会这一个,我以前睡着觉的时候老爹经常念给我听。”

    “睡着念给你听?”问仙一头雾水,“这种安神的咒法,不是睡不着才念给别人听的吗。”

    “唔,大概老爹把这个当成睡前故事了吧。”

    问仙:???

    神t睡前故事,当他是三岁小孩啊摔!

    你要编瞎话好歹也靠谱点啊喂!

    〝皿

    见秦漓不愿意说,问仙也就不再多问,只是隐隐的,他总觉得,在秦漓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下,隐藏了许多秘密。

    那怪物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她睁着空洞黝黑的眼眶,满脸猩红的泪水,哭着求秦漓,“仙人,求你,救救我们好不好。”

    “求求你。”

    秦漓拧起眉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事说来话长,仙人,这城里不安全,我是逃出来的,他们在追我,在追我!如果我被追到的话,不要,我不要回去!”

    那怪物又陷入了什么恐怖的回忆中去,说话开始语无伦次起来,疯了一样用尖锐的指甲抓着自己的头皮,挠出了一道道血痕。

    秦漓上前握住她的手,停止了她自虐的行为,轻声道,“走吧,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仙。。。人?”怪物抬头满脸怔愣的看着秦漓。

    秦漓冲她安抚似的勾起一抹浅笑,然后转头看向齐星瀚,“星儿,你画的传送符呢?”

    “在这里。”齐星瀚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和不适,上前急忙把一堆符纸都塞到了秦漓手里,“阿漓姐姐,这些都是传送符。”

    看着齐星瀚期待的小眼神,秦漓眼皮重重一跳。

    说起来,她以前从来都没用过齐星瀚画的符纸来着。

    看着齐星瀚一脸蠢萌的小表情,秦漓心情有点复杂。

    问仙咽了咽口水,“这符纸。。。行不行啊?”

    秦漓答的理所当然,“不知道啊。”

    问仙:???

    这种突然觉得心好累的感觉是闹哪样?

    :3ゝ

    在齐星瀚和怪物期待的眼神以及问仙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秦漓面色沉重的撕开了传送符。

    一息过后。

    几人还在原地。

    齐星瀚红着脸低下头,脚尖来回拧着土,小声道,“要不。。。再等等?”

    秦漓死鱼眼望天,“那就,在等等?”

    半柱香过后。

    几人还在原地。

    齐星瀚都快哭出来了,“阿漓姐姐,我。。。”

    秦漓表情麻木,“好啦好啦,你不要解释了,我都懂。”

    反正他们天元宗的人,上到宗主下到外门弟子,就没有一个是不坑的!

    累觉不爱。( ̄︿ ̄

    秦漓叹了口气,刚想画个传送阵出来,就听一阵风声呼啸而起。

    问仙愣了一下,“阿漓,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秦漓摸了把脸,惆怅道,“巧了小老弟,我也是。”

    她话音刚落,周围的空间便几不可见的扭曲了一瞬,接着又是一阵狂风暴雨来袭般的天翻地覆。

    伴随着问仙惊恐的尖叫声,秦漓一行人意外的安全落地了。

    齐星瀚抹了抹头上的冷汗,笑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个符纸又画废了呢。”

    秦漓:喵喵喵?

    ??

    小老弟你这个“又”字用的有点危险哦。

    秦漓四处找了找,发现跟着他们的怪物也安全落地以后,她松了口气,刚想去寻问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啪叽”一声。

    嗯。。。这种声音,有那么一丢丢耳熟呢。

    φ ̄? ̄o

    笔直的插入石头缝里的问仙:

    “有。。。有虫。”〒〒

    齐星瀚心虚的上前把问仙一把拔了出来,颠颠的跑过去递给秦漓,“阿漓姐姐,看来这个符纸反应有点迟钝,不过没关系,还好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秦漓:

    原谅她孤陋寡闻,你们符修画的符纸原来还有延迟的吗???

    那你这延迟有点高哦小老弟。

    秦漓抱着问仙上前拍了拍怪物的背,关心的问,“那个。。。你还好吗?”

    怪物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紧紧捂着嘴,听到秦漓的话后,猛的一颤,然后。。。

    “呕。”

    秦漓:???

    好吧,看样子有点晕车。

     ̄ ̄=

    一股阴冷的风悄然刮起,问仙默默瞅了眼四周枯萎的树木花草和满是污浊的浓雾,感受着周围阴沉压抑的气氛,他扭了扭剑身,小声问秦漓。

    “阿漓,你把我们传送到哪了?”

    秦漓愣了一瞬,“城外啊,怎么了?”

    “你。。。确定?”

    “我应该,确定。。。吧?”

    秦漓此时也注意到了传送的地点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对劲,她心虚的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小声比比,“说实话,我不记得刚刚撕碎传送符的时候我脑海里想的是这种地方。”

    符修的传送符有两种,一种是已经确定好传送地点的高级传送符,另一种则是需要自己在脑海里幻想出传送地点的低级传送符。

    显然,我们蠢萌的齐星瀚同学现在只能画出低级传送符。

    还是有延迟的那种。

    秦漓传送的地方诡异的很,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妖气,她再三回想之后,朝着问仙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确定我们现在迷路了呢。” ̄ ̄=

    问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爆萌小兽妃:邪王〕〔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