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漫丧钟〕〔我真是非洲酋长〕〔姻缘仙师〕〔宠妻成瘾,霸道bo〕〔大美时代〕〔逃出仙界〕〔超维入侵〕〔大宋第一圣〕〔我用游戏世界种田〕〔皇子妃〕〔全民武修〕〔我在古代有块地〕〔我的极品老婆〕〔八零锦绣小福女〕〔聊斋之道士〕〔才女成长策略〕〔牛头回忆录〕〔末日成道〕〔爱情这个死循环〕〔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六十一章 血色的夜
    是夜。

    太子寝宫附近配房内。

    晚秋梳着自己细软的黑发,静静的看着镜子中长相清秀的自己,面无表情。

    她起先是提笔描眉,动作极为缓慢,似是舍不得这时间流逝般,但眉总有描完的时候,她眼眸复杂,带着晦涩难懂的思绪,缓缓放下眉笔。

    晚秋接着又执起了唇脂,今日的她抛却了平时的素雅,看着镜子中红唇鲜艳的自己,晚秋忽然轻声笑了出来。

    她给自己戴好耳饰,于发髻上簪了根梅花步摇簪,头发梳的精致,浑然不似宫里的小小宫女,倒是像极了什么富贵人家的女子。

    晚秋最后又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轻轻抚上只是清秀的脸颊,低垂着眼眸,忽有一阵清风拂过,空气中,似乎轻轻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

    晚秋缓缓起身,褪去了一身宫女的服饰,素手一搭,拾起一旁的绫罗绸缎,极为仔细的为自己穿戴整齐。

    那艳红的衣裳,将晚秋本只是清秀的脸衬的格外娇艳,令人无端端的移不开眼,她为自己梳妆齐整,久久的立在原地,一言不发。

    如今正是夏日,夜里偶有凉风吹过,夹杂着几声淅淅索索的蝉鸣虫叫,将夜的静谧打破。

    晚秋听着屋外有些喧闹的虫叫,眼眸微微抬起,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灿烂的笑了出来。

    但这抹笑很快便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脸上挥散不去的忧愁。

    她静默许久,眼里闪过痛苦挣扎,最终还是缓缓取下了挂在屋内的白梅红伞,撑起了伞,一步一步,极为坚定的走向屋外。

    却不想,刚一出门,便见到了斜靠在屋外梅树上,抱着剑的秦漓。

    秦漓抬头望着天,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拐来的小草,神色淡漠着,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她耳尖一动,听到晚秋推门而出的声响,也不曾转头去看她,只是慢慢垂下眼眸,淡淡道,“这便是你做出的决定。”

    晚秋似是早就料到秦漓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惊讶,只是微微笑道,“是,这便是我做出的决定。”

    “仙人,可是来抓我的?”

    “你都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便莫要学凡人唤我仙人了,直接叫我秦漓便可。”

    秦漓伸手取出叼在嘴里的绿草,随手一扔,终于转头淡然的看向了晚秋,“这人若要是装睡起来,谁也没法子叫醒,没想到今日却让我见识了,原来这话放到妖身上,也是一般道理。”

    “你还真是,做了一个最坏的选择呢。”

    秦漓抱着问仙,闭上眼轻轻弹去了衣角上的灰尘,然后缓缓睁眼,起身向着晚秋走去,边走边冷声道,“你做出这般姿态,也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晚秋丝毫不在意秦漓说什么,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如冬日里的暖阳般。

    她执伞的双手轻轻放于身旁,末了还俏皮的转了转伞,那伞上的白梅舞动起来,倒是好看的紧。

    晚秋停下转伞的手,目光坚定而清明的看向秦漓,笑道,“我还是唤你仙人吧,你和旁的人修不一样,你尊重我,我便也会尊重你。”

    “仙人,晚秋虽是一只小小的画皮妖,却也有自己拼了命也想要保护的人,为了这个人,晚秋做的,不会是无用功。”

    她话落,眼眸中红光一闪,手中的伞直直向着秦漓飞去,那伞甚是诡异,白梅化作无数脸皮,个个带着恐怖的血痕,冲着秦漓撕咬而去。

    秦漓眼眸一闪,微微侧身,抱着问仙剑,缓缓道,“自信倒也是一种不错的品格,不过自信到了天真的地步,可就稍显愚蠢了。”

    她说着话时,指尖一动,生生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伞头,令那血色的伞动弹不了丝毫。

    晚秋不死心的催动妖术,那伞却像是不听她使唤了一样,无法前进一步伤到秦漓,也无法从秦漓手中逃脱。

    秦漓伸手,一把反握住伞,将伞拽到自己手中,一手执着剑,一手握着伞,看着晚秋不甘心的模样,眼里忽然闪过一抹无奈。

    “虽说我总是调侃自己不是好人,但这也不代表,我喜欢做一个坏人啊。”

    “你还真是。。。叫我为难。”

    晚秋额角缓缓落下一滴冷汗,死死咬住嘴唇,她妖力微薄,就算在妖族中,也总是被嘲笑的那个,谁人都可以来欺辱她,谁人都可以来肆意糟蹋她的尊严。

    而她,却弱小到谁也反抗不得。。。

    晚秋凄凉的笑了出来,因为过度催动妖术,嘴角缓缓落下一道猩红的血液,“我果然,没有办法打得过你。”

    这种必败的结局,在秦漓到来皇宫的第一天,她便已经料到了。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绝不能在这里让步。

    想到在一旁的主殿里正睡得香甜的小孩,晚秋眼里划过一抹浅笑和怀念。

    他兴许,此时正做着美梦也说不定。

    就是不知道,今夜在他的梦里,有没有她的身影。

    晚秋缓缓闭上双眼,“咔嚓”“咔嚓”,她的脸上忽然裂出无数到猩红的裂痕,晚秋痛苦的大叫一声,这声音撕心裂肺,带着无尽的眷恋和痛苦。

    她猛的睁开双眼,眼中带着必死的决绝。

    她一生过得凄惨,可即便弱小不堪如她,这世上,也还是有一个人,愿意给她一个落脚的栖身之地。

    秦漓看着晚秋这般狰狞的模样,沉默一瞬,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她抱着问仙,突然教育道,“日后你若是敢像她这般痴傻,让我操碎了心,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清醒一点。”

    全程旁观吃瓜的问仙:???

    他做错了什么?!

    〝皿

    秦漓话落,握伞的手猛的松开,在秦漓手中挣扎了许久的伞刚一获得自由,便猛的向着晚秋飞去,颤颤巍巍的,伞上的脸皮都哭的皱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怕极了秦漓。

    晚秋收起伞,怒斥一声,“听令!”

    那伞被训斥了一顿,忍不住颤了一下,然后止住了眼泪,强撑着面对秦漓。

    晚秋抬手,正预催动妖术攻向秦漓,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惊叫。

    “你们在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重生八零好当家〕〔农门辣妻:痴傻相〕〔洪荒之六道真人〕〔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