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极狂尊〕〔史上最强弃婿〕〔都市雄杰〕〔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圣手侠医〕〔清晨与吻,梦醒与〕〔我为国家修文物〕〔大道诛天〕〔重生之家族财阀〕〔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医流武神〕〔重生1980之强国崛〕〔喜剧大世界〕〔望族闲妻〕〔小城女律师〕〔都市最强仙尊〕〔秀才家的俏长女〕〔九零律政军嫂撩人〕〔诸天之主〕〔家有悍妻怎么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六十三章 雪香惜
    晚秋从记事开始,便一直是孤身一人。

    因为妖力微薄,画皮妖的天生传承也不完整,七零八碎的不成体统,她的父母便将她遗弃在了凤歧山脚下。

    在那里,她独孤的度过了备受煎熬折辱的五百年,直到,遇见了那个人。。。

    记忆渐渐回笼,晚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受伤的鹤清归,脸上血红的纹路愈发控制不住的开裂破碎,慢慢露出了半张美艳妖娆的绝美脸庞。

    她脚步微动,刚刚向着鹤清归迈出一步,周围的侍卫便齐齐拔刀将她层层包围,泛着锋利白光的剑刃倒映出众人憎恶的脸颊,其中不乏许多以往与晚秋关系甚好的人。

    晚秋撑起伞,一半脸娇艳动人,一半脸清秀普通,她透过人群去看一直哭泣不停的鹤清归,眼眸中满是不舍和痛苦。

    太子殿下,莫要哭了啊。

    你哭的如此伤心,晚秋的心,可是都要碎了啊。。。

    她乞求的看向秦漓,秦漓同样越过人群冷漠的看着她,两人便这样无声的争执着,谁也不肯让步。

    燕飞岚见秦漓迟迟不肯出手,迟疑的叫道,“仙人?”

    问仙闻言忍不住出声提醒,“阿漓,你这样不作为,传出去会被世人诟病的。”

    秦漓淡漠道,“世人如何看我,与我何干?”

    话落,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晚秋,见她眼中满是坚定和恳求的光芒,未曾有丝毫后悔,秦漓沉默半晌,终是轻轻叹了口气,握紧了问仙剑。

    她迈开步子,瞬间所有的侍卫都给她让出了一条道来,敬畏而仰慕的看着她。

    秦漓不曾理会他们的目光,只是一步一步,缓缓走到晚秋面前,轻声道,“你这痴憨。”

    见秦漓终于妥协,晚秋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她撑着白梅红伞,脸上另一半的假面也缓缓脱落,完全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

    “仙人,拜托了。”

    她声音轻柔,却饱含着太多的眷恋,晚秋握伞的手慢慢松开,眼眸一狠,施展妖术快速攻向秦漓。

    那伞似是察觉到了主人的死志,无数脸皮发出阵阵凄凉的哀嚎,听起来令人心惊胆战,众人看向晚秋的眼神,更是厌恶至极。

    燕飞岚急忙捂住了鹤清归的眼睛,柔声道,“清儿,把耳朵捂住,莫要去听。”

    鹤清归却一动不动的,死死咬住嘴唇强忍着泪水,不让自己在哭出来,他小小的手把燕飞岚捂住他眼睛的手放下,一字一顿,坚定道,“母后,清儿不怕,清儿要亲眼看着,亲耳听着。”

    燕飞岚闻言脸上划过一抹担忧,但看着鹤清归执着的眼眸,最终什么也没说,起身缓缓站到了鹤清归身边,一言不发,面色复杂。

    那边晚秋手中的白梅红伞明知不敌秦漓,仍是拼命的向着她撕咬而去。

    秦漓执剑,眼眸里是清明一片,她挥剑出手,只是一剑,便将那诡异的伞一劈两半。

    白梅红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重重落地,同时晚秋脸色也扭曲了起来,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她捂住胸口连连后退几步,血液落到地上点点滴滴,似是梅花绽开一般,妖娆而凄美。

    见晚秋受了重伤,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声,晚秋耳边萦绕着声声“杀了她”“杀了她”,似厉鬼索命一般。

    晚秋艰难的闭了闭眼,妖术的反噬令她现在浑身都痛的厉害,似是有千万把刀子割着一般,她强忍住疼痛,忽然抬脚,向着鹤清归摇摇晃晃的走去。

    众人一惊,急忙执刀拦住她,燕飞岚更是惊恐的将鹤清归护到怀里,警惕的看着晚秋。

    秦漓默默看了眼晚秋孤寂的背影,拾起了一旁的断伞,出声道,“让她过去。”

    “这,这怕是不妥吧,仙人,这该死的妖刚刚是如何折辱我们太子殿下的,您也看见了。”

    侍卫队长犹豫的出口阻拦,却被秦漓一个冷眼打了回去,惧怕的咽了咽口水,默默让开一条路。

    晚秋双眼已经痛的渐渐模糊了起来,她踉跄着向前走着,娇艳的脸颊满是鲜血。

    燕飞岚见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害怕的抱紧了鹤清归,求救似的看向秦漓,“仙人,她可是虐待了数十无辜女子的妖啊。”

    不等秦漓回话,晚秋却先停了下来,站在离鹤清归几步之遥的地方,嘴唇颤抖着开口,“太子,殿下。。。”

    鹤清归憎恨的看着她,思及晚秋之前的句句恶语和她做出的恶毒之事,鹤清归鼓起了勇气,从燕飞岚怀中挣脱,站在她面前张开双臂,怒道,“你要干什么?我不准你伤害我的母后!你快走开,走啊!”

    他说着又不争气的哭了出来,边哭边怒吼,如一头受伤发疯的小兽般,亮出了自己尚未锋利的獠牙,“走啊!我讨厌你,你这个为非作歹的妖,我不准你在伤害任何人了!”

    “我是炎辉国的太子,你如此作践残害我的子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晚秋闻言慢慢低下了头,讥讽一笑,“你原不原谅我,对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只是太子殿下,你可要记清楚了,你如此憎恨厌恶的妖,并不叫做晚秋。”

    她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鹤清归,轻启唇齿,语气中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期盼,“我原本,是唤作雪香惜的。”

    鹤清归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为何她要如此纠结于自己的名字,却还是下意识的咬牙怒道,“雪香惜!你死期将至,还要如此猖狂吗!”

    晚秋,不,现在应该唤作雪香惜,听到鹤清归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虽是带着恨意,却也满足的笑了出来。

    啊啊,他终于,叫了她真正的名字啊。。。

    如此一来,也不枉她,苟活一世了。

    雪香惜满足的缓缓阖上双眼,“噗嗤”一声,是剑撕裂衣帛的声音,秦漓执着剑,从后面刺入了雪香惜的体内。

    她踉跄几步,身影渐渐变淡,化为点点星光没入了白梅红伞内。

    好冷。

    这是雪香惜生前最后的感觉。

    好冷,这般冰冷,可是又下起了雪来?

    雪香惜依稀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用双眼看见这世界时,是在一片冰天雪地中。

    凤歧山的雪格外的冷,冷的彻骨,冷的透彻心扉,她便是在这样一个冰冷的雪天,开始记起了事来。

    她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遗弃在了一颗梅树旁,那时正是梅花盛开的时候,无数白梅散发出的幽幽清香,是她闻过的世间最为美好的味道。

    于是,她便给自己起名为雪香惜。

    因为那是她生命中为数不多的美好。

    啊,对了,她的生命中,还有一样美好的记忆。

    那是一位,名叫鹤清归的善良的人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