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技能系统〕〔农门宠妃〕〔任女〕〔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我在异界集卡片〕〔重生地球仙尊〕〔无敌正德〕〔浮沉的众生〕〔万古神尊〕〔大良医〕〔进化之眼〕〔圣光骑士〕〔江湖第三人〕〔御剑冲霄〕〔开海〕〔西游敖烈传〕〔妖妃倾城,假面王〕〔不凡兵王〕〔贴身兵王的总裁老〕〔大符篆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七十八章 青青草原
    秦漓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听秦绝讲过去的故事。。。不对,是听秦绝训话。

    “阿漓啊,你不可以老是欺负阿仙,这样他会伤心的。”秦绝语重心长,看着秦漓的眼神满是无奈,“爹同你讲过多少次了,要和阿仙好好相处,你到底听没听进去啊。”

    秦漓默默看了眼秦绝拿在手上的燕翮,那锃光瓦亮的剑刃泛着寒光,正十分不友好的对着秦漓,仿佛只要秦漓敢说一个“不”字,秦绝下一秒就能劈上来一样。

    秦漓咽了咽口水,瑟瑟发抖,“听,听到了。”

    嘤,老爹好可怕。qvq

    问仙在一边跟着秦绝,狐假虎威的得意道,“以后你不敢欺负我了吧,哈哈哈,秦漓大魔王,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秦漓,“。。。”

    这家伙,可以,她记下了。

    凸艹皿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老爹走了以后。。。呵呵。

    保持微笑。

    秦漓乖巧坐好,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的问,“老爹,我同你说的那件事,你和师伯商量的怎么样了。”

    看着秦漓一副乖宝宝的好好模样,秦绝心情好了不少,忽然又有些心软了,他慈祥的笑了声,收起燕翮,捋着胡子道,“这次的事你做的不错,剩下的交给老爹来便好。”

    秦漓眼睛一亮,期待的问,“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去睡懒觉了。”

    秦绝瞥她一眼,无情拒绝,“你跟着我一起去皇宫。”

    “。。。”

    “不是说剩下的交给你就好吗。”

    “反正回去你也是要偷懒,不如跟着我学点本事。”

    “。。。”

    说,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法反驳。

    :3

    问仙飘到秦绝怀里躺好,好奇的问,“老爹,你们说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秦绝看着怀中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惊悚的大红色剑鞘,诡异的沉默一瞬,将问仙默默放到了秦漓怀里放好,才严肃道,“是王后。”

    “王后?!”

    问仙惊的叫出了声,他虽然已经记不清王后的长相,但他却还记得王后是一位极为温柔美丽的女子,那样一个温婉高贵,备受人民爱戴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来。

    问仙有些不信,“老爹,你和阿漓是不是搞错了。”

    秦漓眼眸暗了一瞬,淡漠道,“没有搞错,虽然她已经想尽了办法来掩盖自己身上的妖气和怨鬼的味道,甚至早早准备好了雪香惜这个替死鬼,但她到底蚕食了不少冤魂,身上那股让人厌恶的味道,即便掩盖的再好,也不难察觉出来。”

    “可是,可是,她不是个凡人吗,怎么可能。。。”

    秦绝脸色凝重,捏着胡子沉声道,“她是凡人没错,但她的身份,可并不简单,阿漓给我写的信上说她身上似乎有妖王加持的庇护,起初我也不信,但我来到国都之后偷偷去了趟皇宫,发现皇宫确实妖气冲天,甚至隐隐有一丝妖王的痕迹在。”

    “妖王?他去凡人的皇宫干嘛?”问仙越听越糊涂,晕乎乎的躺在秦漓怀里。

    秦漓抱着他,低垂着眼眸,轻声道,“你不是看过那么多话本吗,怎么还想不明白,能让妖王屈尊前往人族的地盘,还是为了一个貌美绝色的女人,你觉得能是为了什么?”

    问仙稍稍用他为数不多的智商思考了一下,然后惊呼一声,“该不会,妖王爱上了王后!”

    “差不多,所以我才迟迟没有动手,此事涉及到妖王,可就变得棘手多了。”秦漓给自己倒了杯茶,喝着茶意味深长道,“不过这个王后也真是好手段,竟然可以和妖王搭上线,还用一副伪善的面孔欺骗了所有人。”

    “恐怕,焱辉国国主突然暴病,昏迷不醒一事,也和这个王后脱不了干系。”秦漓指尖轻点着桌面,微微蹙起眉头,“焱辉国第一次开始有年轻女子失踪,就是在国主病倒不久后,从那开始越演越烈,事态严重到整个国家都变得人心惶惶,再也瞒不住,王后才派人去天元宗寻求帮助。”

    秦绝接着秦漓的话,满脸凝重道,“之后王后便命令那只画皮妖替她顶罪,然后静静等待着风平浪静之后,重新开始下手,直到事态再次严重到一发不可收拾,她便再叫人去寻求仙门帮助,然后伺机等候,周而复始。”

    “哼,她倒是好计谋,将一切罪过都推给了妖族,自己摘的清清楚楚,做足了爱戴子民的善良样子。”

    秦漓冷笑一声,微微眯起眼,“只是妖王未免太过糊涂了些,为了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不惜令自己的子民背上罪名,纵容燕飞岚如此胡作非为,扰乱人妖两族来之不易的和平。”

    “其实这事,也不能太过责怪妖王,他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秦绝重重叹息一声,脸色沉重道,“如今的妖王已经存活了数千年之久,寿命已经快要到达尽头,膝下子嗣虽多,却没有一个有资格继承妖王之位,近百年来妖王也一直在努力,想着在自己生命结束之前培养出稍稍看的过去的继承人,只是可惜。。。他的运气似乎有些不太好,自己这一生功名累累,受尽妖族爱戴,但子嗣却一直差强人意。”

    秦漓闻言眼眸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所以他才会如此没有下限没有原则的纵容燕飞岚作恶,甚至不惜搭上自己子民的性命和妖族声誉吗,怪不得。”

    问仙听的一头雾水,“阿漓,你们在说什么,妖王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和他纵容王后有什么关系吗?”

    秦漓看了眼问仙,沉默一瞬,淡淡道,“妖王身为上位者,活了数千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真的被区区一介普通的人类女子迷住失去自我。”

    “哎?”问仙愣了一下,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猜测。

    秦漓轻声叹了口气,神色复杂道,“原先我见到那个孩子时,观他资质不凡,悟性极佳,只以为他天生就是当法修的料,也没多想,直到我发现,我从他身上感受到的若有若无的妖气不是被燕飞岚染上的,而是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的,我忽然便明白了一切。”

    “那个孩子,焱辉国的太子鹤清归,并非是王后和国主的孩子,而是。。。妖王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