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辰〕〔荒野王座〕〔诡秘探索〕〔厉少又来撒糖了〕〔修仙强者重回都市〕〔贵女风华,赖上王〕〔一路奋进〕〔狂女要翻天〕〔青鸟归去来〕〔三国之大汉重生〕〔后青年时代〕〔攻约梁山〕〔开局我是弃子〕〔步步为局〕〔乡村小神农〕〔外滩十三号〕〔婚然天成,总裁情〕〔韩娱之你的名字〕〔别叫我铠皇〕〔异数械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七十九章 子母蛊
    问仙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又问了一遍,“你说太子是谁的孩子?”

    秦漓,“妖王的孩子吧,不过说起来妖王还真是倒霉,自己跟妖族的人生下的孩子没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和人类不小心生下的孩子倒是优秀的很,我看那孩子资质不凡,还以为他是天生就适合当法修,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天生就十分亲和妖族的五行之术。”

    “五行之术,那又是什么?”

    秦漓摸了摸下巴,同问仙耐心的解释道,“这世上除去道法阴阳外,还有五行的存在,名为木火土金水,是自然中的五种属性,而五行之术便是利用这五种属性修炼,相当于人族中的法修。”

    “只是五行存在于自然之中,十分难以发现运用,除去妖族天生便亲近自然中的五行外,其余种族都无法利用五行修炼,不过就算是妖族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领悟亲近五行,像之前那只画皮妖,便妖力微薄,难以察觉出五行之气修炼。”

    问仙恍然大悟般的抖了下剑身,小声嘀咕,“也就是说,妖王的所有子嗣,都没有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天赋高呗。”

    秦漓:

    理是这么个理,但私生子是什么鬼?

    虽然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嗯。。。陷入沉思。

    :3

    秦绝在一旁拧着眉头,神色复杂,重重叹了口气道,“说来也是造孽,燕飞岚当初贪图长生不老,永葆青春美貌,陷入了极端,走上了一条歪路,竟然企图利用妖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用尽一切手段怀上了妖王的孩子。”

    “只可惜这孩子天赋虽高,却是个半妖。。。哎,造孽啊。”

    “半妖又怎么了?”问仙听的一头雾水。

    秦漓眼眸一暗,轻声道,“这世上,半妖是比魔族还要让人不齿厌恶的尴尬存在,既不被妖族承认接纳,也不被人族认同,在两个种族中都没有安身立命之地,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般。”

    “自古以来,半妖的处境都是最恶劣的,命运也大多艰难困苦,一旦被发现,要么被处死,要么被当做奴隶贩卖,在世界的最底层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或许对他们来说,死反而是一种解脱,不用被人肆意践踏尊严,也不用受到非人的折磨。”

    问仙没想到半妖竟然是这样悲惨的存在,他惊了一瞬,喃喃道,“那要是太子被发现是半妖之身。。。”

    秦漓脸色沉重的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他会失去现在的一切,沦落到连妖兽都不如的地步,被人妖两族排斥厌恶,再无归处。”

    问仙不由想到了鹤清归看向秦漓时那濡慕敬仰的眼神,那样明亮耀眼的眸子,充满了生的希望,若是就这么被毁掉。。。

    只是稍稍这么一想,问仙便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冷意爬上他的剑身,他颤抖一瞬,语气有些低落,“怎么可以这样,他是无辜的。”

    秦漓沉默一瞬,眼眸忽明忽暗的闪烁不定,似是在想些什么,她抿了抿唇角,忽然问道,“老爹,妖王和各位掌门是什么意思?”

    秦绝看上去很是为难,“妖王的意思是尽量不要让这孩子半妖的身份暴露于世,他统领妖族数千年,一直致力于改善半妖的地位境遇,只是他虽然同情怜悯那些半妖,却也没有办法改变整个妖族根深蒂固的观念偏见,他最清楚如果太子半妖的身份暴露他会面临着什么,所以才一直没有出手。”

    “各位掌门虽然其中也有厌恶半妖的,但为了人妖两族的和平,也不想忤逆妖王的意思,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将燕飞岚抓回天元宗关押起来看守,然后隐瞒住太子的身份,按照妖王的原计划,让这孩子先平平安安的长大,当上焱辉国的国主,等几十年后寻焱辉国皇室一脉合适的孩子继任国主之位,再将太子接回凤岐山继任妖王之位。”

    “凡人的寿命到底是有限的,不到百年时光,便不会有什么人还记得鹤清归是谁,届时妖王会想办法瞒住他半妖的身份,想办法让妖族之人认同他。”

    秦漓摸了摸下巴,沉思道,“这倒是一个最好的法子,只是燕飞岚这般手段的人,怕是不会乖乖被抓。”

    秦绝提起这个燕飞岚,也是颇有些头疼,甚至某种意义上,还有些佩服她。

    “燕飞岚确实心狠手辣,为了达成目的连自己的命都可以当做赌注。”他叹了口气,心情复杂,“这个女子,看似有情,实则最是无情,心肠如千年寒冰般冷硬,她除去自己以外谁都不爱,包括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亲骨肉。”

    “当初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燕飞岚并没有一开始就告诉妖王鹤清归的存在,而是在一次国宴上一舞倾城,令焱辉国的国主迷恋上自己,娶自己为王后,她当时带着妖王的骨肉嫁给国主,待孩子生下来,被封为太子之后才寻到妖王告诉他真相,妖王见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不想扰乱人妖两族的和平,一开始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去了。”

    “只是后来燕飞岚越来越过分,到最后甚至丧心病狂到要用年轻女子的冤魂和血液令自己永葆青春美貌,妖王忍无可忍,本想趁着事情发酵前出手解决,却不想反被燕飞岚将了一军。”

    问仙听的心惊胆战的,见秦绝语气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急急问道,“后来呢,妖王这般神通广大的人,怎么就妥协了?”

    秦绝脸色凝重,如墨一般黑,他闭着眼重重叹息一声,缓缓道,“后来,就在妖王把燕飞岚抓住欲要问罪的时候,却被燕飞岚告知,她当初还怀着鹤清归时,早早便留下了后手。”

    “燕飞岚手段确实了得,她一个凡人,竟然能想到法子在毒宗寻到了一种极为阴险恶毒的蛊,那蛊名为子母蛊,需得两人服下方可生效,服下母蛊的人可以利用体内的母蛊肆意操纵服下子蛊的人,就算是想要取对方性命,也不过是她一念之间的事。”

    问仙惊的咽下口水,不可置信道,“该不会,她把子蛊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