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极狂尊〕〔史上最强弃婿〕〔都市雄杰〕〔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圣手侠医〕〔清晨与吻,梦醒与〕〔我为国家修文物〕〔大道诛天〕〔重生之家族财阀〕〔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医流武神〕〔重生1980之强国崛〕〔喜剧大世界〕〔望族闲妻〕〔小城女律师〕〔都市最强仙尊〕〔秀才家的俏长女〕〔九零律政军嫂撩人〕〔诸天之主〕〔家有悍妻怎么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九十一章 阴间的友人
    奈何桥上。

    等着喝完孟婆汤好去投胎的人,密密麻麻的排成了好几队,人群拥挤着,时不时传来叫骂声,吵吵闹闹的,给阴森的地府增添了几分活气。

    夷千越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不远处打起来的几人,摇摇头叹气道,“哎,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他旁边一穿着粗布麻衣,生前是普通农户的人听到他的话,好奇的看过去,见他气度不凡,似是修仙之人,不免有些惊讶。

    “先生可是仙人”

    兴许是大家都已经身死的缘故,那凡人反而没有了活着时对修士的畏惧,看着一旁和他一起等着喝孟婆汤的夷千越,反而生出了几分亲切感。

    夷千越闻言看向身边的人,笑道,“仙人倒还称不上,我也就是一个区区金丹期的小修士,和剑圣那般传奇的人比起来,一文不值。”

    “老夫名唤夷千越,是毒宗的宗主,大家能够在这里相逢也是缘分,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那凡人憨厚一笑,道,“我叫王二牛,是我们村最受欢迎的男人。”

    “原来是二牛兄弟,没想到,老夫在投胎之前,竟还可以在阴间,结识一名友人。”

    王二牛闻言更是觉得骄傲,“可不嘛,我在村里一辈子都没见过修士,没想到死后,竟然还有幸和仙人做朋友。”

    说着,他幽幽叹了口气,朴实的脸上显出一抹落寞,“就是可惜了,我若不是染病的话,也不至于英年早逝。”

    “对了,仙人,你又是怎么死的啊?”

    夷千越说起这个问题,脸色古怪一瞬,小声道,“说来惭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生前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在大殿之上扫地,然后,就,就突然浑身上下都热了起来,跟掉到岩浆里一样。”

    “再后来我失去了意识,等醒过来时已经到了阴间,被鬼差告知让我来奈何桥这里排队等着喝孟婆汤去投胎。”

    王二牛顿时有些同情,“仙人你真可怜,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着他挠了挠脑袋,困惑的问,“说起来你们修士修了半天道,死后也要像我们凡人一样重新投胎吗?我看那摘星阁的话本上不是说,好些个修士死后能够保持神魂不灭,依然存活于世吗?”

    “这个吗。。。”夷千越神色有些尴尬,他咳嗽一声,声音又小了几分,无力的笑道,“说来惭愧,话本上说的那种是分神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做到的,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而已。”

    王二牛不懂什么是金丹期什么是分神期,但他却听懂了夷千越的话,憨厚一笑,“我知道了,仙人你比较弱一些,所以只能跟着我们来一起投胎。”

    夷千越,“。。。”

    啊,不是,虽然他确实是这个意思没错,但是你这么直接说出来,总感觉有些。。。有些伤心呢。

    qvq

    王二牛是第一次见到修士,难免好奇了些,正想拉着夷千越再问些什么,远处便急匆匆跑来了一队鬼差,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夷千越和王二牛下意识的给鬼差让路,却不想,那队鬼差见了夷千越,眼眸猛的一亮,跟见到亲爹亲娘一样,激动的差点当场去世。

    其中一人上前死死拉住夷千越的手,拿出一个令牌来,气喘吁吁的问,“你叫夷千越是不是这令牌是你的对不对”

    夷千越,“。。。”

    总,总感觉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事了呢。

    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急忙道,“我是个好人,生前做过最坏的事就是小时候偷看隔壁二丫洗澡,鬼差大人可要明鉴啊。”

    鬼差愣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看他,“你说什么呢,不是我们要找你。”

    夷千越更是觉得惊悚,“难,难不成是阎王。。。”

    鬼差更是莫名其妙,“当然不是啊,阎王拉着牛头马面他们一起搓麻将去了,哪来的功夫管你。”

    夷千越顿时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不得了。。。”

    “是鬼王大人找你。”鬼差打断他,一脸同情,“你说说你惹谁不好,你惹鬼王干嘛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夷千越:

    !!!

    竟然是鬼王找他!

    夭寿啦!!!Дノノ

    他脸色瞬间惨白,关于鬼王千年前的事迹,可是他母上大人还活着时用来当做鬼故事讲给他听的,还动不动就用鬼王来吓唬他,逼着他不让他挑食。。。等等,鬼王不是千年前就死了吗,这又是哪来的鬼王?

    不管夷千越有多惊悚困惑,那边鬼差终于抓到了人,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几人七手八脚的将夷千越高高举起来,用着逃命一样的速度,慌乱的往裘之路在的地方跑去。

    一路上,夷千越惊恐的叫声久久回荡在奈何桥上,王二牛看着自己刚刚交到的朋友渐渐离自己远去,下意识挥了挥手,憨厚一笑,道,“老友,走好。”

    奈何桥边。

    裘之路冷眼看着自己眼前几个跟小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鬼差,和地上因为刚刚超速加惊吓已经晕死过去口吐白沫的夷千越,眼皮重重一跳。

    几个鬼差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便看到了躺在地上挺尸的夷千越,顿时心里猛的一跳,欲哭无泪道,“意,意外,鬼王大人,这就是个意外!”

    裘之路面无表情,沉声道,“令牌。”

    为首的鬼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的一拍脑袋反应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将令牌拿出来,双手举到了裘之路面前。

    裘之路冷漠的接过令牌,缓缓道,“走吧。”

    几个鬼差顿时如蒙大赦,逃命似的就要跑走,临走时,还不忘对夷千越投去同情的目光。

    裘之路低头看着手里的令牌,眼眸一暗,抬手轻轻挥出一道黑气直直打到裘之路身上,只听一声惨叫响起,夷千越便猛的坐了起来,跟诈尸一样,满脸惊恐。

    裘之路冷冷看着他,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子母蛊的解除之法是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