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路〕〔公子如兰,美人如〕〔村野女人香〕〔八零福运娇娇女〕〔战士之天狼劫〕〔重生之时代霸主〕〔最强妻管严〕〔妙手狂医〕〔重生:令妃的逆袭〕〔都市透视医尊〕〔最佳赘婿〕〔最强枭皇〕〔圣手玄医〕〔我真不是学神〕〔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大亨崛起〕〔甜蜜的冤家〕〔逆道狂枭〕〔婚内有诡:薄先生〕〔都市至尊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九十二章 意外收获
    “子母蛊”

    夷千越怔愣一瞬,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笑道,“原来鬼王大人想要子母蛊啊,那东西就在我们毒宗的禁地中。”

    裘之路闻言微微眯了眯眼,“你不知道子母蛊已经被人取走了吗?”

    “哎”

    夷千越愣了一下,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裘之路刚刚说了什么。

    他恍神了半晌,才终于意识到裘之路的意思,顿时震惊的瞪大了眼,惊叫道,“什么?!”

    “子母蛊已经被取走了?这怎么可能!那东西在我们毒宗的禁地之中,禁地只有历代掌门可以进去,没有掌门体内的凤凰蛊,进去的人都会被禁地中的千万种奇毒腐蚀殆尽的!”

    裘之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夷千越瞬间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嘤,麻麻,鬼王真的跟故事里那样好可怕。qvq

    但是他确定禁地只有掌门可以进去啊,子母蛊怎么可能会被人取走?

    难不成。。。

    夷千越突然想到一个猜测,顿时惊悚的瞪大了眼。

    难不成,是他梦游的时候拿走了!

    o

    裘之路看他一副神游的模样,拧起眉头,脸色瞬间阴沉,“解除之法。”

    夷千越被他冷的跟千年寒潭一样的语气冻的一哆嗦,急忙白着脸道,“想要解除子母蛊,只要把子蛊用秘法杀死就行。”

    “那倘若对方是血缘至亲?”

    “血缘至亲。。。”夷千越微微皱眉,“这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子蛊一旦与血脉相融,除非将那人的血液尽数换掉,不然恐怕。。。是永远都无法除去了。”

    “换血?”裘之路似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面无表情的脸庞上微微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对,换血,而且这血必须是至亲之血,不然子蛊将会重生。”

    夷千越偷偷看着裘之路脸上深不可测的表情,心里更是觉得害怕,小心翼翼的问,“那个,鬼王大人,要是没别的事的话。。。”

    裘之路斜睨了他一眼,“走吧。”

    “哎,得嘞。”

    夷千越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顿时如蒙大赦,起身刚要走,他又想起了什么,急急停下脚步,犹豫半天,眼巴巴的看着鬼王,说不出话来。

    裘之路,“。。。”

    他皱起眉头,冷声问,“还有何事”

    夷千越心尖一颤,挣扎许久,才鼓足了勇气,狠心一闭眼,一咬牙将掌门令牌双手恭恭敬敬的递到裘之路眼前,“虽然我知道自己这个请求会冒犯鬼王大人,但是大人,小人可不可以斗胆请求您,将掌门令牌带回现世,随便交与一人,以免我们毒宗的传承在我手中断送。”

    裘之路挑眉看他,见他神色坚定毅然决然,冷锐的眸子又轻轻扫了眼夷千越手上的掌门令牌,略一沉思,冷声道,“可。”

    说着,衣袖一挥,将掌门令牌收了回来,直接转身离去,只留给夷千越一个清冷孤高的背影。

    夷千越看着裘之路消失不见的方向,眨了眨眼睛,困惑的挠挠头,小声嘀咕,“总感觉,鬼王大人只是看起来凶了点,人。。。其实还不错呢。”

    “是我的错觉吗?”

    他又站在原地皱着眉寻思了会儿,才慢腾腾的转身往回走,只是目光触及到排的长长的见不到头的队伍,夷千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拍大腿,懊恼的叫出声。

    完蛋,他刚刚的队,白排了!

    天杀的啊啊啊!

    ┻━┻

    现世。

    秦漓懒懒的斜靠在柱子上,嘴里叼着不知道从哪拔下来的一根草,抱着问仙,突然道,“好久啊。”

    问仙无聊的点了点头,“是啊,他该不会是跑路了吧。”

    秦漓,“。。。”

    “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她忽然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说起来,我们该不会被骗了吧。”

    问仙:

    不会吧!!!Дノノ

    “我说,万一他真的跑路了,我们怎么办?”

    秦漓想也不想,“打一顿吧,熊孩子打一顿就老实了。”

    “你要打谁”

    突然,空气陡然一冷,熟悉的阴冷压抑感如潮水般扑面而来。

    秦漓看着突然站起来睁开眼,面色有些阴沉的齐星瀚,愣了一下,伸手指着问仙,毫不愧疚心虚道,“打问仙,他最近有点皮,该打打教育一下了。”

    问仙:???

    他又做错了什么?

    !

    〝皿

    裘之路冷哼一声,将掌门令牌抬手扔给了秦漓,“这是那小鬼的请求,他希望你们可以把毒宗传承下去。”

    “我们,把毒宗传承下去?”秦漓一脸懵逼,捧着令牌看了半天,狐疑道,“你确定他原话是这么说的吗?”

    裘之路略一沉思,冷着脸缓缓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秦漓:

    咋还有意外收获了呢?

    o

    她把掌门令牌收好,听裘之路说了解开子母蛊的方法以后,摸了摸下巴,笑的一脸灿烂,“辛苦老板,谢谢老板,所以老板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咩?”

    裘之路眼角微挑,“你觉得呢?”

    秦漓挠了挠头,想了会儿,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不打架吗?”

    说完,她看了眼裘之路手上越来越浓重的黑气,眼皮重重一跳,“好吧好吧,打就打,我怕你哦。”

    问仙默默瞅了眼内芯是鬼王壳子是天元宗未来掌门的“齐星瀚”,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要打他吗?”

    “五年前又不是没打过。”秦漓懒懒的掀起眼皮,垂下眸子看向问仙,“倒是你,要打架了,出不出来。”

    问仙扭了扭剑身,小声哼唧了一下,“真拿你没办法,看在你诚心诚意请求我的份上,我就为你破一次例吧。”

    秦漓:

    我跟你讲要不是对面是鬼王我现在不是大乘的话我就把你怼到剑鞘里再用胶水粘上再也不让你出来了你造吗。

    她微微眯起眼,干脆利落的拔剑出鞘,周身懒散的气势陡然一变,变得凌厉沉稳起来,如一头蛰伏已久,早已磨好锋利爪牙静静等待猎物的猛兽。

    裘之路淡淡扫了她一眼,眼眸闪过一抹红光,饶有兴趣道,“不去好好做你的法修,而是改为当剑修了吗?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你手中的剑,可否有你的法术厉害。”

    秦漓懒懒的一挑眉,“这种事情,你亲自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