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一书生〕〔暴君的病娇皇后〕〔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全服男神通缉令〕〔快穿之金手指商城〕〔沈七夜林初雪〕〔山河禁地〕〔悠闲大玩家〕〔重生最强系统〕〔老婆的头号黑粉〕〔大道诛天〕〔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百亿富豪的退休生〕〔重生之完美未来〕〔不死剑尊〕〔黑产〕〔超级因果系统〕〔长生不老混都市〕〔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建造狂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章 妖王现身
    “你说郁青峰被复活了?!”

    秦漓轻轻点了点头,眼眸闪烁一阵,缓缓道,“不过现在也就是猜测而已,具体怎样,还要调查一番才能确认。”

    话落,她看向秦绝,忽然笑道,“嘛,不过咱们现在在这里着急也没用,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而已,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燕飞岚的事。”

    她将子母蛊的解除之法告知了秦绝,末了,摸了摸下巴,好奇的问道,“老爹,太子要是换血的话,就只能是换妖王的血了,你觉得妖王会同意吗?”

    秦绝沉思一瞬,捋着胡子慢条斯理道,“会,妖王对这个孩子很重视,在他心里,太子已经默认就是下任的妖王了,莫说是换血,就算是换命,妖王估计也会同意。”

    “他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好父亲,但对于妖族来说绝对是一位好君主,只要是为了妖族的未来,他可以不惜一切。”

    秦漓懒散的眸子一闪,灿烂的笑了出来,激动道,“那这就好说了,老爹,我们快去把妖王寻来,将太子的血换了,再把燕飞岚抓住,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对于秦漓这种万年死宅来说,炎辉国这一趟可真是没少跑路奔波,都快赶上她在天元宗这百年来出门走过的所有的路了。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躺到自己柔软舒服的小床上咸鱼瘫,秦漓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简直被治愈了有木有!她都可以看到有天使在爱的魔力转圈圈了有!木!有!

    oo

    看着秦漓在兴奋的搓手手,秦绝眼眸一闪,但笑不语,只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问仙

    总感觉,老爹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呢

    是他的错觉吗?

    ′

    嘛,算了,反正老爹总不可能坑自己的闺女吧。

     ̄ ̄

    秦绝带着秦漓秘密赶到了凤歧山,只是因为人妖两族的约定,他们并没有进入到凤歧山内,只是在山脚处,静静等待着妖王的到来。

    凤歧山依旧是一副绿水青山,岁月静好的静谧模样,似乎不管外界如何的斗转星移,天崩地裂,这里都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秦漓懒洋洋的斜靠在一棵大树上,嘴里叼着从地上随手拔下来的小草,在明媚阳光的刺激下,她下意识的微微眯起了琥珀色的清澈透亮的眼眸。

    她抱着问仙,将视线缓缓移到一旁如雪松般背脊挺直着站立的秦绝身上,见他面色微沉,似是在思索着什么,眼眸不由一暗。

    秦漓歪了下头,眯着眼淡淡问道,“老爹,你还在寻找阴娑大墓地吗?”

    咦?

    问仙听到秦漓主动提起阴娑大墓地,怔愣一瞬,诡异的沉默起来。

    秦绝闻言修长挺拔的身体猛的一僵,握着燕翮的手紧了紧,沉默一瞬,缓缓道,“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

    问仙

    他真的不是很懂

    秦漓明明知道如何前往阴娑大墓地,而且看起来那个大墓地就跟她自家后花园一样来去自如,她却偏偏不告诉秦绝。

    而秦绝,看起来也并不知情,还一直苦苦寻找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大墓地,还不让秦漓参与到这件事里面。

    他是真的搞不懂他们父女再打什么哑谜。

     ̄︿ ̄

    秦漓如深海般幽深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一脸坚定的秦绝,良久,她轻声叹了口气,无奈道,“老爹,这都一百年过去了,你就不能放弃吗,不要再找阴娑大墓地了,好不好。”

    “这根本就不是存在于世上任何一处的地方,这一百年来你几乎把整个四国一海都翻了个底朝天,不也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秦绝脸色有些复杂阴沉,他抿紧嘴角,握着燕翮的手越来越紧,指节泛白,沉默了半晌,才哑声开口,“阿漓,这件事,你就莫要在操心了,爹心里有数。”

    秦漓又是静静的看了他许久,见秦绝心意已决,她无声的叹了口气,眼中划过一抹复杂,“算了,你爱咋地就咋地吧,我才懒得管你。”

    秦绝没有说话,只是眼角的余光看向秦漓时,沧桑沉稳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愧疚。

    两人就这样无言的又等了一会儿,空气中忽然有一阵微风刮来,带着无形的浓郁妖气和独属于上位者的沉重威压。

    秦漓和秦绝不约而同的向着空地中扭曲起来的空气看去,只见空地上突然窜出一股黑雾,待黑雾散去时,空地上便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问仙好奇的打量过去,只见突然冒出来的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五官分明,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风流多情,但金色的眼眸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锋利光芒却让人不容小觑,只是一眼便足以让人如坠冰窖。

    妖王凤河洛见了秦漓和秦绝身上天元宗统一的白色道袍,锐利的眼眸微微收敛,看上去和蔼可亲了不少,空气中压抑沉闷的气氛也瞬间消失不见。

    秦绝上前恭敬作揖,沉声道,“妖王殿下,在下天元宗秦绝,奉宗主之令前来解决令郎身上子母蛊一事。”

    凤河洛微微点头,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流淌,“有劳剑圣阁下了,不知阁下对于犬子身上的子母蛊,可是已经寻到了解决之法?”

    “自然,只是若想将令郎身上的子母蛊解除,怕是难免要伤到妖王的贵体。”

    “哦?此话何讲?”凤河洛眉头微挑,却并没有任何恼怒的意思,只是神色淡漠着看不出丝毫情绪。

    秦绝,“若想解除子母蛊,如今只有一种方法,便是用妖王的血液,全数换掉太子体内的血。”

    凤河洛闻言金色的竖瞳微微眯起,定定看了秦绝良久,见他神色认真沉稳,一派正气,没有丝毫畏惧心虚之色,略一颔首,缓缓道,“不过是换血而已,只要可以解决此事,你要多少血,都可拿走。”

    秦绝淡然一笑,“如此,便有劳妖王同我们走一趟,前往炎辉国解除令郎身上的子母蛊,将燕飞岚捉拿羁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好孕鲜妻,一胎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