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再现〕〔独家宠婚〕〔报告总裁爹地,妈〕〔九零农媳有点甜〕〔妖女宋姬传〕〔长恨缘歌〕〔总裁的绝命爱人〕〔绝世无双:师尊,〕〔谁家喜事〕〔超级矮个子〕〔血源诅咒之旧神回〕〔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逐鹿轩辕〕〔流浪在诸天世界〕〔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零一章 拐跑小孩啦
    焱辉国,皇宫内。

    秦漓再次来到焱辉国见燕飞岚时,她正端坐于书房中批阅奏折,脸上是恬淡娴雅的盈盈笑意,穿着一身素雅精致的宫装,在窗外明媚的阳光映衬下,是那么的温柔动人,宛若九天仙女,仿佛世上一切的美好都聚集在了她身上,只是一眼,便足以令世人沉沦,再也无法自拔。

    见秦漓和秦绝来了,燕飞岚眼中划过一抹惊诧,却还是优雅的将手中的毛笔放下,轻轻起身,来到两人面前,笑问,“二位仙人来此,可是还有什么未了的事?”

    秦漓看着她脸上如初春暖阳般照耀黑暗的笑容,眼眸一暗,同样灿烂的笑了出来,“王后真真是一位妙人,世上可是再也寻不到似王后这般完美的女子了。”

    燕飞岚突然被夸奖,怔愣一瞬,用衣袖捂着嘴娇羞的笑了出来,轻声道,“仙人这是哪里的话,我在怎样,也只是区区一介凡人罢了,怎么比得上如仙人这般修仙的女子。”

    秦漓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邃,“王后就不要妄自菲薄了,不过说起来,如王后这般妙人,能够得到焱辉国国主如此的宠爱,倒也是情理之中,国主如此信任王后,甚至在病倒后特意破例,让王后来代替他处理国务,想必,王后和国主的感情已经相当深厚了吧。”

    燕飞岚提起自己的夫君鹤淳,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柔情,“仙人说的是,这世上在没有人比国主对我好了。”

    “他可是世上最爱我的男人,飞岚的心又不是石头,他待我好,我又怎么不会待他好。”

    说着,想起鹤淳至今大病不起,燕飞岚柳眉微蹙,妩媚娇艳的脸庞顿时变得落寞悲伤起来,令人心疼的肝肠寸断,忍不住上前将她护到怀里,将世上一切美好珍贵的事物呈现到她面前来,只为博美人一笑。

    “只是国主他病的突然,到现在也没个解决的法子,我这心,也一直提心吊胆的,不得安宁。”她轻轻咬住红唇,眼眶渐渐红了起来,眼角的一抹湿意更是给她增添了一分娇弱美,令人好生惊艳。

    秦漓见她像是真的再为鹤淳的病担忧心惊,与秦绝相视一眼,安慰道,“王后不必担心,我们这次前来就是为解决国主的病的,宗主特意交代过了,四国不可一日无主,只要王后愿意,我们天元宗愿令药阁阁主前来,为国主看病。”

    燕飞岚闻言眼眸深处划过一抹惊诧,却被她很好的遮掩住了,她面露感激,破涕而笑,激动道,“我怎么会不愿意,只是这样会不会太过劳烦仙人。”

    “怎么会,王后你大可放心,我们天元宗的药阁,可是比丹心阁那帮修士还要会给人看病,阁主出马,保证国主药到病除。”

    秦漓笑的一脸友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燕飞岚也不好再说什么,征得了她的同意,秦漓琥珀色的眼眸闪烁一下,笑道,“既然这样,还劳烦王后移步,随我们去天元宗一趟,亲自拜见一下药阁阁主。”

    燕飞岚瞳孔猛地一缩,心尖一紧,瞬间警惕起来。

    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秦漓和秦绝一言一行皆是符合礼仪规矩的,说的话也并无毛病,但不知为何,她总是莫名觉得有些诡异。

    燕飞岚紧了紧藏在衣袖中的手指,微微蹙眉,为难道,“飞岚自然是愿意前去天元宗的,只要可以治好夫君的病,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是飞岚如今国务在身,怕是不好走开,不如我派我国国师代为前往,不知仙人意下如何?”

    秦漓见燕飞岚打定主意不跟他们走,眼眸暗了暗,笑道,“如此也可,只是请药阁出手还需要焱辉国皇族的证明,不如就让太子殿下一同前往吧,就无需在劳烦国师了。”

    燕飞岚闻言柔柔一笑,道,“这个好说,反正皇儿在宫里待着也无事,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也好。”

    秦漓但笑不语,得了燕飞岚的首肯,同秦绝一起跟着新来的大宫女前往东宫寻鹤清归。

    再次来到鹤清归的寝宫时,秦漓发觉这里比起之前来压抑阴沉了不少,所有人都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来往之间也无言语,宫里也少了大部分的人,显得冷清肃穆了不少。

    看到秦漓眼里的疑惑,大宫女出声解释道,“自从出了画皮妖的事以后,太子殿下就变得沉闷寡言了起来,除去王后以外不愿意再相信任何人,也遣散了宫里不少人,每日不是努力练习剑术便是刻苦读书,有时读到三更半夜也不曾休息。”

    秦漓眉头一挑,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大宫女走一趟,将鹤清归从寝宫里唤出来。

    小孩这次见了秦漓,并不似原先那般热情激动,虽然秦漓还是不难看出他眼中时不时流露出的对自己的仰慕,但她却也能感受到,他的隐忍克制。

    看来雪香惜的事着实带给了他不小的打击,让他一夜之间便长大成熟了起来,比起之前活泼好动的模样,此时沉稳老成,刻苦努力的他,倒是更像一国太子了。

    秦漓轻声叹了口气,抱着问仙,将他们和燕飞岚商量的事情告诉了鹤清归,小孩全程绷着脸,看上去严肃认真,听完秦漓的话,他沉默一瞬,缓缓道,“我知道了,仙人,我们何时出发?”

    秦漓,“你要是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能出发。”

    鹤清归闻言攥紧了垂在双侧的手,他咬着嘴唇,一张小脸十分纠结,似是在犹豫着什么事情,但最终,他只是垂下了眼眸,轻声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吧,父王的病要紧。”

    秦漓见他满脸忧思的模样,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跟着秦绝一起将他带离皇宫,离开了国都。

    小孩刚一走出国都,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问道,“仙人,我们去天元宗难道不是用传送符吗,你们为何要特意把我带离国都?”

    秦漓眼角微挑,摸着下巴意味深长道,“怪不得他会选中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智警觉,你确实是个做君主的好苗子。”

    “仙人这是何意?”鹤清归警惕的看着秦漓,沉着脸一步一步往后退。

    秦漓看着小孩一副受伤的小兽亮出并不尖锐的爪牙强撑着保护自己的可怜模样,心里一软,也不逗他了,直接轻声道,“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想让你见一个人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我真的长生不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