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罗天纪〕〔都市超级医圣〕〔家有悍妻怎么破〕〔叶落修竹忆往昔〕〔娇妻来袭:王牌bo〕〔这个仙尊真憋屈〕〔五零俏花媳〕〔红尘篱落〕〔人间阎王〕〔超级制造商〕〔挚求〕〔都市靓色人生〕〔重生后我成了自己〕〔重生之家族财阀〕〔喜剧大世界〕〔我有一个修真游戏〕〔大唐好相公〕〔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斗罗大陆IV终极斗〕〔超维术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零二章 我是你爹
    “你们到底想干嘛?”

    鹤清归死死咬着嘴唇,一双黝黑的凤眸中溢满了怒火,似是在愤怒秦漓的背叛一样。

    看着眼前草木皆兵的小孩,秦漓眼眸一暗,缓缓道,“接下来的事对你来说可能有些残忍,不过你要相信,若非不得不如此的话,我们是绝不会出此下策的。”

    “你们什么意思?”鹤清归警惕的看着秦漓,浑身僵硬着,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秦漓,“妖王想要见你。”

    鹤清归闻言惊的连怒火都抛到了脑后,瞪大双眼,不可置信道,“仙人刚刚说什么?妖王?他见我干嘛?”

    秦漓默默扫了眼后方的某处地方,眼眸一暗,压低声音道,“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这些的地方。”

    然后不等鹤清归拒绝反抗,便拉着小孩跟着秦绝一起消失在原地。

    他们刚一消失,便从某处钻出来了几个黑衣人,急忙上前查看,见三人瞬息之间消失不见,皆是震惊着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看似是领头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回去和王后复命吧,此等修为的人不是我们可以跟踪的。”

    有人惊恐道,“可是大哥,王后的手段你也知道,我们若是跟丢人回去,会被她喂给妖族当口粮吃的!”

    领头人闻言脸色也是难看的厉害,他挣扎许久,看着身后跟着自己一路闯荡,对自己满是信任崇拜的兄弟,最终一咬牙,沉声道,“回去大家就说他们确实往天元宗的方向去了,旁的事切记不要说漏嘴。”

    “是!大哥!”

    另一边,凤岐山下。

    鹤清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久久回不过神来。

    看着小孩被惊呆的表情,问仙有些嫌弃,“你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只是瞬息之术而已,我们阿漓会的东西还多着嘞,都比这个厉害。”

    秦漓

    好像某人,不是,某把剑第一次跟着她瞬移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种反应吧。

    不,如果问仙是人的话,他估计还不如鹤清归。

    鹤清归听了问仙的话,顿时又对秦漓产生了浓浓的崇拜感,星星眼看着秦漓,小脸激动的红扑扑的模样总算是恢复了些许之前的活泼天真样子。

    只是小孩一想到秦漓是绑他来到这里的,他顿时又浑身一僵,气鼓鼓的闷哼一声,双臂抱着胸前扭过头去,一脸誓死不从的模样。

    秦漓瞅着他这样还怪好玩的,但是一想到一会儿要发生的事,她便收起的逗弄他的心思,上前一步,在小孩怒视的目光下,抬手缓缓揉了揉他的头,轻声道,“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你且放心好了。”

    “什么?”

    鹤清归一脸茫然,不是很懂秦漓先前绑他来这里,现在又说出这种话,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秦漓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捏了捏他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等此事过去了,我送你份礼物。”

    “礼物?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我先告诉你,我可不会上你的当!”小孩估计是气极了,连仙人也不叫了。

    秦绝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对秦漓沉声道,“阿漓,妖王应该快来了。”

    “嗯。”秦漓低垂着眼眸,看着眼前的小孩一副气呼呼的模样,眼眸一暗,道,“这事还是让妖王同你说明白吧。”

    鹤清归,“”

    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他想询问的疑惑太多,最后干脆也放弃了挣扎,反正看着秦漓的意思,他们也并不是要害他,而是要告诉他什么不得了的事。

    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带他来见妖王

    不知为何,鹤清归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拧起眉头,一张稚嫩的小脸绷的紧紧的。

    空气中浮动起熟悉的妖气来,一阵清风吹过,三人的面前便赫然出现了孤身一人的凤河洛。

    鹤清归看着凭空突然出现的高大男子,猛地吓了一跳,尤其是他身上的气势太过骇人,令他无端端的感到一种恐惧和臣服。

    但是,在一开始的恐惧和惊吓过后,鹤清归却又隐隐的感到了一种奇妙的亲切感和自然舒适。

    尤其是置身于四周浓郁的妖气中时,他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反而有种体内某种力量在暗暗翻涌膨胀的错觉。

    鹤清归壮着胆子,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位被世人称呼为妖王的男人,却惊悚的发现,妖王竟然也同样在打量着他!

    凤河洛看着眼前还不到他大腿高的小孩,看着他和自己极为相像的眉眼,脸上冷漠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如一座冰山般,似是对鹤清归一点也不感兴趣。

    他淡漠的看着自己这个遗落在外的亲儿子,风流多情的凤眸微微眯起,道,“你可知我是谁?”

    鹤清归猝不及防被一问,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求救似的看向了一旁的秦漓,看到她脸上淡然的表情和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不知为何,秦漓明明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便让他突然安心下来,充满了安全感和勇气。

    他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恐惧和紧张,道,“我知道,您就是妖王殿下。”

    凤河洛眉头一挑,自然而然道,“不,我是你爹。”

    秦漓,“”

    秦绝,“”

    问仙,“”

    啊,不是,虽然他们明白这种事肯定是要说出来的,但是你就这么简单粗暴的吗?这种时候不应该先铺垫一下和你儿子讲讲前因后果,父子两人一起有爱的回忆一下父母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吗???

    好吧,虽然这种事对于妖王来说好像没什么可回忆的,但是你好歹也顾及一下你儿子的情绪啊喂!没看到隔壁小孩已经完全吓懵了吗!真的已经吓懵了哎!你看他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喂!

    ??Д?

    鹤清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因为惊恐而瞪的大大的,他下意识的伸手指着凤河洛,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刚刚说什么?是我幻听了吗?”

    凤河洛微微蹙起眉头,“不,我就是你爹,你没幻听。”

    秦漓,“”

    好吧,为什么一开始她会觉得妖王认回儿子会走温馨亲情路线,简直是失了智。

    实名心疼一波下巴惊的到现在都还没收回来的某小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