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软肋〕〔一剑飞仙〕〔全球武神〕〔重生之都市魔尊〕〔重生之彪悍小跟班〕〔人皇纪〕〔绝世药皇〕〔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反叛的大魔王〕〔校花之最强狂人〕〔弟弟凶猛:男神走〕〔都市之狂少归来〕〔我修了个假仙〕〔娇妻来袭:王牌bo〕〔玉手调香〕〔猎狱〕〔千金种田:丑夫宠〕〔药妆娘子〕〔老公你又吃醋了〕〔龙武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零三章 残酷的真相
    鹤清归不可置信的看着凤河洛,震惊的睁大双眼,久久回不过神来。

    虽然作为一个小孩他已经足够优秀冷静,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显然已经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最大范围。

    秦漓看着凤河洛神色淡漠的模样,已经不指望他能把这事好好和鹤清归解释了,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已经完全惊呆的鹤清归面前,慢慢蹲下身和他平视,眼眸闪了闪,轻声将一切的真相都告诉了他。

    也许是心疼小孩这副可怜的模样,秦漓的语气很缓慢,也很轻柔,给了小孩足够的缓冲时间,只是事情的真相如此残酷,不管她说的多么委婉,鹤清归也还是被狠狠打击到了。

    他怔怔的张着眼睛,嘴唇不住的颤抖,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浑身上下也冰凉的厉害,整个人如坠冰窖,瞳孔有些轻微的涣散。

    秦漓静默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起身,三人都没有去打扰此时惊恐万分的小孩,而是沉默着让他接受这一事实。

    让他接受,他半妖的身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四周一片静谧,唯有风声飒飒而响,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终于,就在三人快要沉默成一尊雕像的时候,小孩指尖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的眼中似有泪意,却强忍着又憋了回去,鹤清归稚嫩的小脸上一片死灰,嘴唇也被死死咬紧,他始终低着头,声音颤抖着问道,“所以,我不是父王的孩子,而是妖王的孩子?”

    凤河洛轻轻“嗯”了一声,看着小孩痛苦不堪的模样,一惯清冷淡漠的凤眸中,似是隐隐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得到了凤河洛的肯定,小孩又是浑身一僵,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着,他死死握着拳头,又问道,“所以,我并不是人类,而是世人最为不齿厌恶的半妖?”

    凤河洛顿了一下,这次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嗯”了一声,小孩痛苦的闭上双眼,喉咙中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发出了困兽般的呜咽,只是这声音极为轻微隐忍,听着更叫人心疼。

    凤河洛微微皱眉,沉默一瞬,缓缓开口,“就算你是半妖,你也是我凤河洛的儿子,是妖族未来唯一的王,不比做人族的国主差。”

    秦漓闻言挑眉意外的看他,她原先还以为妖王并不在意他这个半妖儿子的情绪,只是单纯的拿他当做继承人想要来培养罢了,没想到,他竟然也会开口安慰他。

    虽然这安慰有些笨拙,不过对于妖王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已经是能够做到的最好的地步了。

    不过小孩显然没有被安慰到,他脸色似乎更差了些,死死低着头,眼眶中的泪水无声的落下,梗塞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先前国都中年轻女子失踪一案,并非是晚秋并非是雪香惜做的,而是我母后做的,这是真的吗?她当真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惜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杀人灭宗,残害无辜,为保自己还把一切都陷害给了无辜的妖,甚至,甚至给我下了子母蛊,这些,可都是真的?”

    小孩不死心的问着,似乎只要秦漓稍稍否定任何一点,他都可以得到救赎。

    秦漓看他有些凄惨悲凉的模样,沉默许久,口中那个“是”字,迟迟无法说出口,凤河洛见此刚想开口,却被秦绝止住了。

    秦绝对他摇了摇头,然后满脸沉重的看向浑身颤抖的鹤清归,沉默一瞬,缓缓开口,“我知道此事对于你来说着实残忍了些,你无法接受也是正常,不过太子殿下,事实便是如此,虽然我们谁都不想让它发生,可它此时此刻,也确实是发生了。”

    “太子殿下,我这话听起来也许有些不近人情,只是逃避和自欺欺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身上肩负着人妖两族的未来,还望太子殿下可以以大局为重,尽早接受事实,你虽然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但是,你却可以改变未来会发生的事,及时止损,也未尝不是一种弥补方法。”

    鹤清归闻言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攥紧,甚至流出血来也感受不到任何痛楚,他黝黑的眼眸中翻涌着如狂风暴雨般的挣扎压抑,痛苦,委屈,受到背叛的愤怒,和对自己身世的沉重无力感,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令他看上去有些阴沉死寂。

    秦绝没有在多说什么,话已尽到,剩下的事如何抉择,只能靠鹤清归自己来想明白。

    三人又是在他身旁静默着等候了许久,太阳东升西落,傍晚的余晖洒下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大地,只是这抹照耀人心的余热始终无法温暖小孩冰冷入骨的寒意与悲痛。

    他深呼吸一口气,伸手狠狠擦去脸上的泪水,忽然抬头看向秦漓,一双黝黑如墨的眼眸死死盯着她,“所以仙人明明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还是选择杀掉了雪香惜吗?”

    秦漓眼眸一暗,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道,“我说过在事情结束以后,会送你一份礼物。”

    鹤清归沉默一瞬,失望的收回目光,声音有些低沉压抑,“我知道了。”然后转而看向凤河洛,目光坚定清明,眼眸中不复之前的迷茫挣扎,“现在便可以换血了吗?”

    凤河洛剑眉一挑,颇为意外的看向了眼前还不到他大腿高的小孩,淡漠俊美的脸上及不可见的勾勒出了一抹骄傲的浅笑,“不愧是我凤河洛的儿子。”

    鹤清归面无表情,“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承认你,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焱辉国的子民。”

    凤河洛闻言拧起眉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许是已经接受了对于小孩来说足以让他整个世界都崩塌的真相的缘故,比起之前对妖王的小心翼翼和害怕,鹤清归此时倒像是看淡了生死一般,又或许是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和沉沉的无力感令他倍感疲倦无趣,他此刻面对着妖王,非但没有半点敬畏害怕,甚至明确表示出了自己对他的厌恶不满,颇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

    鹤清归恨恨的看着他,咬牙道,“我也不会如你所愿当上妖王,不管我是人也好,是妖也罢,在我心里,我只是父王一个人的孩子,将来也只会是焱辉国的国主。”

    “你那凤岐山,我鹤清归这辈子,也绝不会踏上半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