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仙尊真憋屈〕〔我的1982〕〔重生之家在东北〕〔六宫凤华〕〔不灭龙帝〕〔虐妻上瘾:陆总裁〕〔篮坛紫锋〕〔大国航空〕〔都市之兵王归来〕〔三国如烟〕〔都市极品医仙〕〔天命不归客〕〔大创造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位面无限重生〕〔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每周一张变身卡〕〔玉京天〕〔快穿:说好的只是〕〔蛮荒大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零四章 自爆丹田
    看着小孩眼中的恨意和决绝,凤河洛只是微微挑了下眉头,神色淡漠着道,“随你。”

    鹤清归一拳跟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不痛不痒的,对妖王没有丝毫影响,反而让自己觉得分外憋屈。

    看着他有些委屈的眼神,秦漓眼皮一跳。

    妖王已经活了千年之久,听过的狠话和誓言估计比小孩吃过的盐都多,因此鹤清归刚刚那一句愤愤不平的话,在他心里没有掀起丝毫波澜。

    他完全就是在看一个不懂事还尚未经历过现实磨搓的小孩子,想法天真可笑,不切实际,颇有几分纵容的意味。

    因着子蛊一旦消失,母蛊那里必然会有所察觉,秦漓和秦绝便又离开了凤歧山下,起身前往炎辉国的皇宫中密切监视燕飞岚,一旦她发现异常,便立马将她捉拿。

    他们离开消失不见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此时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了凤河洛跟鹤清归两个人。

    秦漓在的时候小孩还没有多大的感觉,此时她抬脚走人了,他顿时又感到一股没由来的紧张害怕,低着头不去看凤河洛,小手指不停搅动着。

    凤河洛轻轻扫了他一眼,挑眉道,“害怕?”

    鹤清归浑身一僵,红着脸下意识大声反驳,“我才没有害怕!”

    凤河洛闻言轻笑一声,锐利精明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揶揄,“逞强。”

    小孩更是恼羞成怒,大叫道,“我没有!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凤河洛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过多言语,他上前一步伸出修长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小孩的额头,清冽如凤鸣般的声音带着难得的柔和,“害怕就先睡一觉吧,睡醒以后噩梦便都过去了。”

    感受着额头上那温暖柔软的指腹,鹤清归怔愣一瞬,还未反应过来,眼皮就突然变得沉重起来,脑袋也晕乎乎的,他嘴唇蠕动了半天,话还没说出口,便身子一晃沉沉的睡了过去。

    凤河洛轻轻接住他,将他抱在怀里,他低垂着眼眸,看着怀中弱小到不堪一击,却又无比温暖的小孩,金色的凤眸暗沉一瞬,神色竟是有些复杂晦涩。

    另一边,回到皇宫中的秦漓和秦绝,第一时间赶到了燕飞岚所在的书房。

    他们掩去自己身上的气息,隐匿于黑暗之中,同时也发现了皇宫中暗藏着不少修士。

    其中大部分修为都是金丹期,甚至还有一名分神期修士,秦漓懒散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更是觉得这个燕飞岚不简单。

    区区一介凡人而已,竟然可以调动号召如此多的修士,不得不说,这个燕飞岚当真是手段非凡。

    秦漓百无聊赖的向着燕飞岚手中的奏折看去,看着燕飞岚细腻中带着一丝凌厉飘逸的字迹,她眼眸一闪,不由对她刮目相看。

    秦漓以前好歹也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上过大学的三好青年,她自然不难看出燕飞岚处理的这些奏折都极有远见,确实是为国为民的好决策,点评也都极为犀利独到,一针见血,处理事务的风格干脆利落,毫无妇人之仁。

    秦漓顿时就有些明白,鹤淳为何会放心将炎辉国交到燕飞岚的手上了。

    此时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在清冷月光的映衬下,更是显得认真批改奏折的燕飞岚恬静贤淑,美艳动人。

    忽然,一阵微风自窗外袭来,吹动着青铜雕花油灯上的蜡烛轻轻摇曳,灯光倒映在墙上的影子,突然由一个变成了三个。

    燕飞岚惊诧的看着眼前皆是神色淡漠的秦漓和秦绝父女二人,红唇微启,正欲说些什么,身体却猛的一僵,妩媚多姿的脸庞上顿时变得惨白而毫无血色。

    她急急站起身,将手中的毛笔一把扔到桌上,原先温柔似水的眸子陡然阴狠犀利起来,她恨恨的看着眼前的人,冷笑一声,阴沉道,“看来你们都知道了。”

    秦漓见她终于撕碎了脸上平和伪善的面具,眉头一挑,冷声道,“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我们绑你走。”

    燕飞岚艳丽的眼眸微眯,死死盯着秦漓,似是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语气格外阴森,透着彻骨的寒意,“我早该想到,鼎鼎有名的问仙剑主,不会被我的小把戏骗到。”

    秦漓不想和她多说废话,以免节外生枝,直接捏起法决欲要将人抓住,燕飞岚见此眼眸一暗,大声呵道,“来人!”

    她话音刚落,暗藏在宫中的众多修士便一齐涌入书房内,其中为首的分神期修士见了脸色沉稳凝重,手中紧握着燕翮的秦绝,吓了一跳,却还是强忍着畏惧道,“剑圣大人,多有得罪。”

    秦绝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轻轻一抬手,燕翮都未曾拔出剑鞘,单凭着一股凌厉迫人的威压,瞬间便将屋内的所有修士都震晕了过去。

    那分神期的修士到底是修为更高一些,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勉强维持住清醒,脸色煞白的叫道,“王后快走!”

    说着,竟是直接飞身扑到秦绝身上,企图自爆丹田与他同归于尽!

    秦漓冷着脸,抬手一个法决将他打飞,只是那修士似乎在见到秦绝的第一眼开始,便已经存了自爆的心思,在秦漓法决打过去的瞬间,只听“砰”的一身巨响,血肉肢体四散炸开,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和浓浓的血雾。

    书房受到波及被炸的与废墟无异,宫中的护卫听到动静急忙前来查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人,只留下了一地残肢断臂,和四溅的血液,昭示着刚刚的激烈冲撞。

    一众护卫不见王后的身影,顿时惊恐慌张起来,静谧的夜晚因为这名修士的自爆而变得喧闹嘈杂,混乱不堪。

    与此同时,秦漓和秦绝寻着燕飞岚的踪迹来到了皇宫中的禁地深处,此处黑压压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丝毫灯光,就连清冷的月色都无法穿透此处的黑暗。

    秦漓蹙起眉头,隐隐感到有些诡异,她正想要提醒秦绝,却不想四周的空气突然一阵扭曲,竟是形成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独立空间,将两人死死困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