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跃动的青色年华〕〔萌宝独一:霸道爹〕〔被夺舍之后〕〔乾坤陨帝〕〔那个美人有点毒〕〔进击的赘婿〕〔极品天医〕〔闲庭夜谈〕〔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我的伟大的卫国战〕〔新警察日志〕〔重生之修仙归来〕〔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鉴宝大玩家〕〔我家古井成了万界〕〔剧透你的生命值〕〔最狂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零八章 熊孩子收容所
    因为秦漓天元宗弟子的身份,加上燕飞岚私通妖王一事已经天下皆知,所以焱辉国皇宫中的护卫并没有为难在宫中出手捉拿王后的秦漓,甚至还隐隐的希望她来处理燕飞岚留下的烂摊子。

    不过以秦漓的性格,这种麻烦事她显然是要拒绝的,等穆妙安带着钟丽瑶来到宫中为国主鹤淳治病时,她果断把剩下的事扔给了她们,带着问仙一个人跑路了。

    对此,钟丽瑶表示,我呵呵你一脸。

    好气哦,一点也不想保持微笑呢。

    ノ ̄ー ̄ノ

    问仙跟着秦漓跑路时,回头看了眼一副要吃人模样的钟丽瑶,吓得一哆嗦,咽了咽口水,道,“阿漓,下次你还是不要受伤了吧,或者受伤了也别去药阁。”

    秦漓满脸问号,“为啥?”?

    问仙语重心长,“我怕你家瑶妹儿把你生吞活剥了。”

    秦漓,“”

    好,好像有点道理?

    害怕,瑟瑟发抖。

    ?

    皇宫中的事有穆妙安做主,百鬼宗和鹤清归身份暴露的事又有老爹和妖王在,秦漓也就不再多想什么,总归这几人都比她靠谱不少。

    她现在发愁的是另一件事。

    看着眼前一脸自闭浑身上下都写着“我才不会和你说话呢!哼!”的某小孩,秦漓眼皮重重一跳,她摸着下巴,满脸惆怅的自言自语道,“先前是星儿,现在又是你,我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是不是成了熊孩子收容所了?”

    问仙愣了一下,若有所思道,“好像是,你看看人家出去历练身边都是俊男美女,到你这只有熊孩子,阿漓,你反思一下。”

    秦漓,“”

    怪她喽?

    |3

    她瞥了眼问仙,满脸麻木道,“说起来你好意思说这话,你不也是个熊孩子?”

    突然被点名的某熊孩子瞬间炸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像是熊孩子了!”

    秦漓,“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问仙???

    是不是想打一架!

     ̄皿 ̄

    鹤清归看着秦漓和问仙吵的欢快,又看了眼形单影只的自己,顿时感觉有些寂寞,不满的重重闷哼一声,扭过身子继续自闭。

    秦漓瞅着他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怪让人心疼的,摸了摸下巴,将一直放到乾坤袋中的一把断伞拿了出来。

    问仙惊道,“咦,这不是雪香惜的本命武器吗,你竟然还留着?”

    妖族不像人修,天生就是有本族所有传承的,到了一定年纪,传承便会衍生出一把独属于自己的本命武器来,某种意义上,妖族的本命武器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小孩听到雪香惜的名字,瞳孔猛的一缩,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怔愣着看向秦漓手中的两截断伞,湿漉漉的大眼睛中充满了迷茫和懊悔。

    他嘴唇张了又张,神色复杂晦涩,悔恨和自责等等情绪紧紧交织在一起,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秦漓“啧”了一声,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断伞塞到了鹤清归手里,道,“我不是说了吗,等事情结束以后,我会送你一份礼物。”

    鹤清归到底是聪明人,虽然接二连三的打击令他身心俱疲,但此时也不难反应过来,秦漓是什么意思。

    他震惊的看着秦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伞,那伞似是活的一般在轻微的呼吸着,伞上还时不时的传来熟悉的温度与清淡的梅香,鹤清归双手颤抖着,哑声道,“难道,仙人说的礼物,指的是晚秋姐姐还没死?”

    “我个人认为,她还是喜欢你唤她雪香惜。”秦漓眉眼一弯,笑了出来,嘴角的小酒窝也甜甜的,让人看着便心生欢喜,“对于妖族来说,只要妖丹不毁,就算是被毁坏,心脏被刺穿,也不会彻底死去,我先前只是将她封印到了她的本命武器中,让她休养,并没有毁去她的妖丹取她性命。”

    看着小孩脸上越来越震惊激动的表情,秦漓眼眸一柔,上前摸了摸小孩柔软的发旋,轻声道,“只是为了让你母后相信她已经死了,我确实下手狠了些,她现在还在昏迷中,要想完全苏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这伞”鹤清归看着手中的断伞,心里揪痛着,小脸也皱了起来,看着有些苦兮兮的。

    秦漓安慰道,“伞的事你不用担心,妖族的本命武器是跟随主人同生共死的,只要雪香惜苏醒过来,这伞也会自动修复好。”

    “比起别人,你还是多担心下自己吧。”

    鹤清归不解的抬头看向秦漓,“仙人这是何意?”

    秦漓看着他懵懂天真的脸庞,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妖王走的匆忙,什么都没来得及和你说。”

    话落,秦漓蹲下身来,认真的平视着鹤清归,她伸手揽住小孩弱小的肩膀,轻声道,“下面我要说的事可能对你来说残忍了些,但是事态严重,你必须要知道实情。”

    鹤清归闻言身体一僵,脸色有些发白,他沉默许久,最终自嘲一笑,“还有什么事会比我是半妖之子更残忍些吗?仙人有话尽管说吧,在残忍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也不差旁的了。”

    这下连问仙都很是不忍了,他飘到空中凑近鹤清归,轻轻蹭了蹭小孩的胳膊,安慰道,“没事,你现在还有我们,你的晚秋姐姐不是也没死吗,事情总会好起来的。”

    他本来想说妖王看起来对你也不错,帮你铺好了所有的后路,但是想了想,怕刺激到小孩,还是没有说出口。

    秦漓又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安慰他,才将燕飞岚为了报复他们,把自己私通妖王生下半妖之子的事情告知了四国,并且以焱辉国国主鹤淳的名义下了四国通缉令的事娓娓道来。

    鹤清归越是听到燕飞岚做出的丧心病狂的事,脸色越是苍白,到最后竟是一点血色也没有了,他浑身颤抖着,眼眶中泪水直打转,小手握的死死的,委屈的看向秦漓,哭着问道,“仙人,说的可都是真的?”

    秦漓也想说不是,但事实便是如此,她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轻轻点头。

    鹤清归更是浑身一僵,满脸的受伤,梗塞一声,发出如困兽般的呜咽,“仙人,母后为什么要这么做,她难道,当真就一点也不爱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