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娇宠小毒妃〕〔都市之最强仙帝〕〔宋风天下〕〔第一战神〕〔金牌女讼师〕〔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启修仙纪元〕〔神医毒妃:嗜宠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都市超级医生〕〔爱妃已经三天没打〕〔武道凌云〕〔一路青云〕〔特战之王〕〔圣武星辰〕〔我的老婆是大BOSS〕〔功法传承系统〕〔修炼我靠玩游戏〕〔万族帝尊〕〔死灵神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认路?
    “剑主难道不打算把我们身上的剑气撤去吗?”

    夜冥扬起受伤的手指,看着他手指上那株血色的嫩芽迎风招展,耀武扬威的样子,问仙一个没忍住,很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秦漓也有点想笑,但还是勉强忍住了,只是嘴角有些抽搐,她握拳放到嘴边轻轻咳嗽一声,颔首道,“你们伤了我徒弟,让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作为精神损失费和医疗费,让这点剑气在你们身上停留几日,也不过分吧。”

    绯衣闻言不服气的鼓起了腮帮子,扬声道,“既然是赔偿,那我们直接给钱不行吗,我们有的是钱,你想要多少,直说!”

    问仙瞬间有点心动,钱是好东西啊,可以买不少话本呢!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家崽是真心穷啊!钱都被那个叫做钟丽瑶的坏女人卷跑了!

    哼!

    问仙扭了扭剑身,刚想说话,就被秦漓一把按住了,他困惑的抬头去看,只见秦漓面无表情,端的是如一朵高岭之花般,严肃而高冷,颇有几分秦绝的风范在,令人望而生畏,不由自主的生出敬畏之心。

    她缓缓开口,声音竟也难得端正,不那么懒洋洋的,倒是叫人听起来感到如山间清流的小溪般,清冽悦耳,却又因为语气过于沉稳严峻,更让人觉得这小溪是自天山缓缓流淌而来的,高不可攀。

    “我是那种在乎身外之物的人吗?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听信谗言伤了我徒弟,我要的便是一个公道,不仅是为我,更是为了我徒弟。”

    “倘若他知道我为了一点钱财就这么放过你们,他又会怎么看我?”

    绯衣是不懂人类的这些什么礼义廉耻,但是看秦漓一脸煞有其事的模样,也不由被唬住了,怯怯的躲在夜冥身后,只是侧身探出个小脑袋来,吓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我我就是提一个小小的建议,你这么凶干什么”

    嘤,麻麻,人类真的好阔怕,她想回家。qvq

    看着绯衣明明长相妩媚妖娆,但性子却又像个小孩一样,委屈巴巴的,秦漓差点一个没绷住笑出来,她急忙又咳嗽一声,低低开口,“那你现在知道了?”

    绯衣哭唧唧,“知知道了。”tt

    秦漓严肃的点头,“嗯,既然知道了,你们也该启程了,时间不等人。”

    绯衣如负释重,急忙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好好好,我们这就走!”

    麻麻她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这个人类啦!简直比大魔王还要阔怕!

    〒〒

    夜冥:

    宿星:

    他们怕不是养大了一个傻子

    夜冥默默将绯衣往身后拽了拽,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把她挡住,省的她在秀智商,他抬眸看了宿星一眼,见自家大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开口道,“剑主的意思我们明白了,没调查清楚就做出如此莽撞之事确实是我们的不是,这点小伤,和剑主的徒弟比起来,自然显得微不足道。”

    秦漓神色淡漠的点头,夜冥又和她寒暄了几句,便带着宿星和绯衣急匆匆的离开,赶往凤岐山。

    见人走的远远的了,问仙才松了口气,躺在秦漓怀里,感叹道,“阿漓,真没想到原来你在金钱面前这么有骨气。”

    秦漓,“”

    问仙见她不说话,好奇的抬头去看,便惊悚的看到秦漓已经一脸肉痛的蹲到地上,正咬着一张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帕子,哭唧唧的在地上画圈圈,“小钱钱就这么没有了,心好痛,他们一副冤大头的模样,这要是拿了能宰多少小钱钱出来买肉吃啊,嘤,我的心在滴血,好痛痛。”

    qvq

    问仙,“”

    wtf!!!Дノノ

    这个一脸委屈头上都快哀怨的长出蘑菇的人是谁啊喂完全不认识啊喂!快把刚刚那个威武霸气的高岭之花还回来啊岂可修!

    还有你这种语气是什么鬼!好痛痛是你该说出来的话吗你好好想想!求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不就是能买好多好多话本的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吧确实有钱了不起他的心也好痛痛好想拿钱去买话本啊啊啊!

    嘤。tt

    问仙原本是想让秦漓清醒一点的,结果最后因为意识到自己没钱买话本了,竟然跑去和她一起蹲到地上种蘑菇,两个假富二代兼修二代真穷鬼,抱到一起哭成一团,其场面之悲惨,哭声之哀恸,简直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个鬼啊喂!

    你们难道忘了旁边还有个人快咽气了吗摔!

    ヽ`Д′┻━┻┻━┻

    鹤清归昏迷中痛的嘤咛了一声,小声的叫着“母亲”,“母亲”,听着还怪可怜的,叫人心疼,秦漓听到声响,急忙回头去看,见小孩脸色有些红的异常,她浑身一僵,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抱住小孩,怀中小小的身躯烫的厉害,秦漓顿时就慌了神。

    她是第一次带小孩,更何况怀中的还是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徒弟,她难免关心则乱,竟是一时慌张的看向问仙,焦急的问,“这该怎么办,他好像发烧很严重,小仙仙,我徒弟会不会发烧死掉或者变傻啊!”

    问仙:

    看看你现在这副蠢萌样,他倒是觉得你徒弟还没傻呢你这个做师傅的就先傻死自己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剑中化形接过秦漓怀中的小孩,沉声开口,“回宗里找你家瑶妹儿吧。”

    秦漓愣了一下,下意识道,“瑶妹儿现在在焱辉国的国都。”

    问仙,“”

    他眼皮重重一跳,咬牙道,“那就去焱辉国国都找你家瑶妹儿给你徒弟我小弟看病。”

    秦漓点点头,也冷静了不少,朝着问仙伸手,道,“好了,把我徒弟还给我吧,带着两个人我不好赶路,你还是变回去吧。”

    问仙,“”

    ???

    这种用完就扔的行为和渣男完事儿以后抹嘴就跑不负责任有什么区别???

    秦漓你这个渣女!

    o皿メo

    他抱紧了怀中的小孩,沉着脸不悦道,“这回换我带你去。”

    秦漓对此深表怀疑,“你认路?”

    问仙保持微笑,学着她的语气回道,“你认路?”

    秦漓,“”

    “好吧我不认路,你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明朝败家子〕〔洪荒虚拟化〕〔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