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科技研究中心〕〔穿越大明之汉骨永〕〔三圣石〕〔网游:王者天下〕〔龙王大人在上〕〔你是明珠,莫蒙尘〕〔暴君强宠:萌妃拽〕〔最强吞噬升级〕〔新纪元119年〕〔守卫者之星际狂飙〕〔我当鬼侦探那些年〕〔超级制造商〕〔五零俏花媳〕〔妙因手〕〔刘备的日常〕〔魔帝宠妻:神医九〕〔狂武战尊〕〔超级医生在都市〕〔废少重生归来〕〔桃运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五十章 私斗惩罚
    “那这一地的狼藉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这两人私斗留下的痕迹吗!”

    聂辰戈咄咄逼人的看着秦漓,似是不把秦漓从比赛中除名,便决不罢休一样。

    裴一舟闻言尴尬一笑,小声道,“聂老弟,其实其实这里是我之前修炼时不小心弄出来的。”

    聂辰戈,“”

    听到裴一舟的话,聂辰戈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好不精彩。

    话已至此,他也不好在纠缠什么,聂辰戈不悦的狠狠瞪了一眼秦漓,拂袖怒道,“这次算你走运!”

    然后大手一挥,高喊了一声晋子煜的名字,头也不回的便愤愤离去。

    晋子煜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秦漓身边时,一脸歉意道,“阿漓,你莫要介意,师尊他就是这样的性子。”

    秦漓无所谓的耸耸肩,反而安慰晋子煜道,“你放心好了,我早就习惯他这么针对我了,倒是你,真没想到你这么够意思,回头有机会,我好好请你喝上一壶。”

    晋子煜闻言轻笑一声,“好,一言为定。”

    然后便急忙大步跟上,生怕自家师尊气坏了身体。

    嵇晴雪也跟着桃花谷的谷主和一众掌门离去,秦绝记挂着天心一剑,临走时不放心的看了眼自家闺女,小声问道,“这山真不是你们毁的?”

    秦漓脸不红心不跳,无害一笑,“不是。”

    秦绝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寻思着这也不是他闺女的行事风格,难不成他闺女突然转性了?

    这样一想他看向秦漓的眼神便多出了几分欣慰,只是一想到葛青的事,他心里又充满了悲痛。

    秦绝又交待了几句,便匆匆离去,直奔葛青的住处而去,秦漓看他走远了,猛的松了口气。

    然后她无比心虚的看向了一旁眼神别有深意的父女俩,尴尬的笑了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简直慌的一批。

    裴一舟和蔼的笑了笑,轻声道,“问仙剑主莫要紧张,既然我选择了帮你隐瞒,便不会在向你问责。”

    秦漓小声比比,“那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毕竟她弄坏了人家的山头头,说一点也不心虚,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裴一舟倒是也大方,一点要计较的意思都没有,“自然,问仙剑主想去哪,都是你的自由。”

    秦漓闻言感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话说这么明事理的老爹到底是怎么生出裴诗衣这样性格糟糕的女儿的?

    嗯算了仔细想想她好像也没资格这么问。

     ̄ ̄

    秦漓前脚刚要开溜,后脚就听到裴一舟幽幽说道,“不过剑主私斗也是事实,若是一点处罚都没有,也确实有些不公平,不如这样,剑主这次在大会上,便不要使用任何武器了。”

    秦漓,“”

    问仙:喵喵喵?

    ??

    好了她明白为什么裴诗衣性格这样恶劣了。

    因为她老爹就很腹黑蔫坏!

    不过裴一舟说的也不无道理,是以秦漓痛快的应了下来,然后急忙拽着一脸懵逼的问仙开溜,早早离开了这处尴尬的地方。

    看着秦漓轻巧几步便消失不见的背影,裴一舟脸上和蔼的笑容瞬间消失,被浓浓的担忧取代。

    他转身看向自己的爱女,沉声问道,“你为何想要包庇此人,你从她身上都看到了什么?”

    裴诗衣闻言眼眸一暗,缓缓道,“我并不是因为她才这样做的,我是为了天心一剑。”

    “我从她身上还是看不到任何未来,但是我倒是从天心一剑的身上,看到了些很有趣的东西。”

    “哦?你又看到了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你说出感兴趣这种话,我都开始好奇了。”

    “老爹,你又不是不知道摘星阁的规矩。”

    裴一舟闻言大笑一声,宠溺的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语重心长道,“我自然知道,任何人都不得透露从摘星之术中看到的任何事情,这点还是我教给你的。”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这娃娃,向来最有自己的主意,爹也相信你不会做出任性的事来,你想要包庇秦漓,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你且放心好了,爹不会过问的。”

    他说着,重重叹气一声,捏着胡子沉声道,“只是这次葛青之死,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裴诗衣沉思一瞬,迟疑着道,“您是说,他死的过于突然了吗?”

    “没错,但是我去看过他的尸体了,他身上没有任何或是打斗或是被下药的痕迹,确确实实是病发猝死的。”

    裴一舟捻着胡子摇摇头,沉默许久,才继续道,“几位掌门也确认过他是死于病发,但我总觉得哪里蹊跷了些,近日城中也总有种让人讨厌的感觉,只是如今你爹也老了,脑子没以前那么灵光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感觉以前在哪遇到过。”

    裴诗衣蹙起眉头,犹豫一瞬,试探着问道,“爹,你之前说的,关于魔族的事”

    裴一舟脸色一变,身体一僵,急忙止住她,“诗儿,魔族一事莫要在提。”

    “可是爹”

    “诗儿,魔族的事有你爹我在,你便莫要管了,好好举办摘星大会,才是你的当务之急。”

    裴诗衣见自家老爹态度如此强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无奈的应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会办好摘星大会的。”

    “只是爹,既然你把大会交给了我,那这次大会的奖励,是不是可以由我做主?”

    裴一舟下意识的看向她,见到她脸上熟悉的饱含深意的笑容,裴一舟眼皮重重一跳,头疼道,“只要你不准备些什么出格的东西。”

    “自然,我还是知道轻重的。”

    见她说的如此痛快,裴一舟狐疑的又看了她一眼,试探着问道,“你心中已经有主意了?”

    “嗯哼,只是老爹你到时候不要心疼就好。”

    裴一舟,“”

    这糟心的闺女!

    瞧瞧这说的是什么话!

    就算裴诗衣不告诉他,她打算拿什么作为奖品,裴一舟也隐隐可以预感到,那件东西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哎,突然间,他就有些理解秦绝面对秦漓时的感受了。

    心疼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