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重回五零当军嫂〕〔巨星从创造营开始〕〔金珠传说〕〔女总裁的逆天高手〕〔九天剑主〕〔七零甜妻撩夫记〕〔大唐好相公〕〔诸天之主〕〔清穿小萌后:霸道〕〔状元是我儿砸〕〔荒野求生从探险开〕〔女配拒绝当炮灰〕〔人间阎王〕〔归向〕〔剑徒之路〕〔音圣狂后〕〔六扇门之剑指江湖〕〔碧海风云之谋定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变数还是威胁
    裴诗衣看着问仙困惑不解的模样,眼眸一闪,轻笑道,“字面意思而已,你自己慢慢去想吧。”

    问仙闻言敛起眉头,“裴诗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句话的含义就很深远了,裴诗衣沉思一瞬,慢慢道,“我说过了,我出生于星书城中,守护这方世界的天机和和平便是我的责任所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此服务的。”

    “这世上本不该有我看不清的命运,秦漓却是一个例外。”

    问仙瞬间警惕起来,他眸底闪过一道冷光,沉声问道,“你觉得阿漓是一个威胁?”

    裴诗衣轻松的耸耸肩膀,笑道,“未知的东西对于人类来说确实很危险,但是对于秦漓,我倒是更愿意将她看做是变数。”

    “摘星阁知道太多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你们觉得现在的世界很和平,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更深远的未来。”

    问仙沉默一瞬,低低开口,“你看到了什么样的未来?”

    裴诗衣眼眸一暗,笑着摇头,轻轻开口道,“有些事,不可说。”

    同一时间,送走了裴诗衣和问仙后,秦漓闲着也是无聊,干脆在星书城中瞎逛起来。

    当然,上次和天心一剑在街上逃亡时,她怕鹤清归受到波及,慌乱中一道符纸就把小孩送到了星书城中任意一处街道,因为这件事,鹤清归到现在心情都很郁闷。

    看着自家闷闷不乐的小徒弟,秦漓讨好的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了他,笑道,“好徒弟,这次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一声不吭突然把你传送走了。”

    然而鹤清归早就看透了她的本质,他闷哼一声,直接拆穿了她,“所以以后要是还会发生这种事,你就先和我说一声再把我传走喽?”

    “呃这个吗徒弟你尝尝,这个糖葫芦味道不错哎。”

    鹤清归见她岔开话题,眼中顿时有些委屈,“师尊,你是不是也嫌弃我没用?我知道我剑术天分不高,但是我会努力不拖你后腿的,师尊,我是真的很想帮上你的忙。”

    秦漓看他如此执着于此事,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试探着说道,“徒弟,你为什么一定要学剑术呢?我的法术也不错,你五行之术的天赋又高,不如我教你些法术?”

    鹤清归瞬间就急躁了起来,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师尊,你果然果然是嫌弃我笨!”

    “我没有嫌弃你笨,只是你要想帮上忙的话,就要学会认清现实。”秦漓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认真的看着他,“我已经纵容你太久了,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不是吗?你的天赋,没有办法让你成为一名剑修,学习法术和五行之术,才是最适合你的。”

    小孩闻言死死抿住唇角,面色很是难看,小脸皱巴巴的都快要被打击哭了。

    但是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而是低下头不去看秦漓,小小的肩膀轻轻颤抖着。

    秦漓见此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抱住小孩,轻声道,“不过你是我徒弟,你要是真铁了心要学剑术,我也一定会倾囊相授。”

    鹤清归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如同太阳升起照亮黑夜般,他猛的抬头看向秦漓,小脸激动的红扑扑的,“师尊,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剑术的!”

    秦漓看他眼中闪着雀跃的小星星,唇角不由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她拉着鹤清归的小手,带着小孩继续四处闲逛。

    只是师徒二人之间的氛围却是一扫之前的沉闷压抑,变得温馨轻松了起来。

    “徒弟,你干嘛一定要当剑修呢?我觉得法修其实也不差的啊。”

    “可是师尊是剑修啊。”

    “唔,其实严格来讲,我以前也是法修来着。”

    “可是从天而降救下我,带给我温暖和希望的师尊,是剑修啊。”

    “”

    “我想成为像师尊一样的剑修,我想像师尊一样,救下和我一般遭遇的人不,我想救下和我一般遭遇的半妖!”

    “”

    “师尊,你怎么不说话?”

    见秦漓迟迟不回自己,鹤清归疑惑的抬起头,扯了扯秦漓牵着自己的手。

    秦漓垂眸看他,嗓音有些喑哑,“徒弟,我只是突然有点想哭。”

    鹤清归,“”

    !!!

    “师尊不要哭!不哭不哭,我在这,你不要哭。”

    他手忙脚乱的安抚着秦漓,笨拙的话语中,充满了对秦漓的信赖和依恋。

    秦漓轻笑一声,屈指弹了弹他的额头,“骗你的,看把你吓得。”

    话落,她眼眸一闪,摸着下巴沉吟道,“要我教你剑术也行,但是你法术也不能落下,你看你师父我就是法剑双修的,要不你也试试?”

    “师尊,你想教我法术可以直说的。”

    “啧,我这不是怕你心里逆反,不愿意学法术吗。”

    “师尊,我已经十岁了,而且以前好歹也是一国太子,你不要总把我当成问仙哥哥那样的小孩子看待。”鹤清归小脸紧绷着,一脸严肃的看着秦漓。

    秦漓,“”

    被被徒弟弟嫌弃了。qvq

    算了反正还有小仙仙垫背她怕啥。

    说话原来徒弟在你心里你大哥就是一小孩子吗,你大哥知道真相会哭的哦我跟你讲。

     ̄ ̄

    秦漓牵着鹤清归的小手,转身正欲走时,却在街道的拐角处猝不及防撞上了人。

    那人身形高大,一身的肌肉又极其结实,秦漓被撞的七晕八素的,视线有一瞬的模糊。

    她隐约看到对方有两个人,刚想说些什么,那两人身上传来的气息便让她浑身一僵。

    对方同样用古怪的眼神隐晦的看着秦漓,只是这种隐秘的打量仅仅维持了一瞬,其中一名穿着奢华高调的红衣男子便邪肆一笑,摇着手中的折扇,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位道友,我刚刚和同伴正聊到兴头上,一时没有注意到你,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无妨,我刚才也没有好好看路。”

    秦漓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自己放出去试探对方的灵气,同样歉意一笑。

    那男子闻言眼眸一暗,唇角的笑意越发张扬起来,笑嘻嘻的问道,“大家相逢也是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他身旁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见他一副想要调戏人家的模样,冷冰冰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耐,拧起眉头出声呵斥道,“段洵,够了!”

    段洵闻言依旧嬉皮笑脸的,也不生气,只是转头安慰自己的同伴道,“好嘛,我不就是问人家小姑娘一个名字,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罢了,看来我和你此次是无缘结识喽,道友,我们有缘再见。”

    段洵些什么,段洵便率先大步一迈,和秦漓擦肩而过。

    他身旁的那名男子也是目不斜视的从秦漓身边走过,丝毫没有把秦漓放在眼里的意思,秦漓若有所思的回头看向他们的背影,眼中划过一抹困惑。

    鹤清归看她面色古怪,不由问道,“师尊,刚刚那两人有什么问题吗?”

    秦漓迟疑着摇摇头,“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那个叫做段洵的人身上,隐隐感到了一丝葛青道人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