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最狂弃少〕〔师道成圣〕〔重生八零小甜媳〕〔山寨大法师〕〔我才不要当骑士〕〔萌妻天降:老公有〕〔追逐神路〕〔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血蓑衣〕〔我是大高手〕〔萌宝甜妻:禁欲总〕〔起源密码〕〔女主只想拯救世界〕〔都市狂尊〕〔既然人生可抉择〕〔霸道总裁宠上天〕〔七零年代小确幸〕〔BOSS有病得早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六十章 惊人猜测
    秦漓离开摘星阁后,并没有立马回到卧房内,而是转头又去了酒店。

    问仙不解的问她,“你又回去干什么?我们早上不是已经去看过了吗。”

    秦漓神秘一笑,“再去确认些事情。”

    问仙看她神神秘秘的,迟疑道,“等会,让我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秦漓,还是某人假扮的。”

    说着,他还当真化形出来,伸手捏了捏秦漓的脸颊,满脸严肃的模样令秦漓一时哭笑不得。

    她拂去问仙的手,笑道,“你怎么会觉得我是假的?”

    问仙淡淡瞥她一眼,认真道,“我认识的秦漓才不会费力做这些事,你不是最讨厌麻烦了吗。”

    秦漓闻言摸着下巴沉思一瞬,竟然还有几分认可问仙的话,点点头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问仙,“”

    ???

    你仿佛在逗我?

    秦漓揉了揉头发,笑道,“我确实不喜欢麻烦的事,不过葛青道人是老爹的朋友,一剑又是我的朋友,帮朋友做事,哪里还有什么麻不麻烦的。”

    “走吧,今天也不早了,我们早去早回。”

    问仙沉思一瞬,姑且认同了秦漓的话,不过心里倒是更觉得有些意外。

    他先前还以为,秦漓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没心没肺的人。

    没想到,她竟是这么在意自己的朋友

    问仙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大步上前跟上秦漓,两人摸黑来到酒店时,街上的灯火都已经熄灭的差不多了,酒店内也十分静谧,问仙几乎都可以听到他和秦漓的呼吸声。

    秦漓慢慢寻到凉亭处,她看了眼之前被自己抹消痕迹的台阶,眼眸一暗,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看来之前我把他们残留下的痕迹抹去是正确的选择呢。”秦漓眯起眼,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问仙更是觉得满头雾水,“你到底再说什么?什么抹去痕迹?什么正确的选择?”

    秦漓,“既然我会对段洵生出疑心,他们自然也会对我生出疑心,如果我是他们,为了确认自己不会暴露,我一定会回到案发现场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彻底抹去所有的痕迹。”

    “之前我们来的时候,台阶处还残留了一抹痕迹没有抹去,所以为了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做的万无一失了,我就帮他们把最后这抹痕迹也抹去了。”

    秦漓说着目光又在台阶处停留了一瞬,意味深长道,“也是咱们运气好,正好赶上他们今晚才来,要是再晚一步,我们也发现不了他们曾经来过这里见葛青道人。”

    问仙闻言沉思一瞬,若有所思道,“不过这样一来,他们的嫌疑就更大了,阿漓,你说他们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呢?少阁主说那个叫段洵的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四方狱,会不会是魔族?!”

    问仙说到最后自己都被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惊到了,尾音都不受控制的上扬了几分,秦漓赶紧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另一手将手指放到唇边连忙“嘘”了一声,示意他安静一些。

    薄削的唇上不断传来令人安心的熟悉的温度,问仙心猛的漏跳一拍,竟是紧张到头上冒出了些许薄汗。

    他的心跳的飞快,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胸膛一样,脸颊也微微发烫,不用看都知道此时一定红的厉害,怕秦漓发现自己的异常,问仙默默将秦漓捂着自己的手放了下去。

    秦漓一心扑到段洵的事上,也就没有注意到问仙的这个小动作,她蹙起眉头猜测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段洵是千年前的人,他若是能活到现在,一定也是个修道之人,荒嵊国以前又是魔族横行的蛮荒之地,许多魔修就是出自荒嵊国,加上四方狱也在荒嵊国境内等等,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秦漓惊悚的看着问仙看向自己的灼灼目光,大脑竟是有一瞬的空白。

    问仙猛的回过神来,尴尬的咳嗽一声,沉着脸严肃道,“你脸上刚刚有虫子别,你先别吓得跳起来,那个虫子已经飞走了。”

    秦漓,“”

    她默默整理了一下因为跳起来而有些凌乱的衣服,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和善的笑道,“我们之前说到哪了?”

    问仙强迫自己忽视心中对秦漓的那抹异样,看似冷静道,“你也觉得段洵可能是魔修。”

    话落,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敛起眉头迟疑着道,“还有少阁主特意说在段洵失踪以后,昆仑派就消失了,你觉得会不会是段洵为了报复他们,所以屠杀了昆仑派的人?”

    秦漓想也不想,直接否认道,“不可能,就算段洵在厉害,他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而千年前的昆仑派可是囊括了天下间几乎所有的正道修士,更有一位快要飞升成仙的剑圣坐镇,光凭段洵一人之力,他连昆仑派的大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一夜之间屠尽整个昆仑派了。”

    “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裴诗衣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件事,段洵可能不是导致昆仑派覆灭的根本原因,但他绝对也参与其中过。”

    “那你说这件事,裘之路会不会知道些内幕?”

    问仙话音一落,秦漓便猛的抬头看向他,眼眸耀耀生辉,如同夜幕中闪烁着的万千星辰一般,“咱俩竟然想到一起去了,裘之路和段洵是交战数十年的对手,关于段洵,裘之路知道的一定比摘星阁更多。”

    说着,秦漓又叹气一声,“不过可惜,裘之路死的早了些,后面发生的事,恐怕他知道的也不多。”

    “这可不一定,如果那两人是朋友的话,说不准这次星书城的事,段洵曾经告诉过裘之路呢。”

    问仙随口嘀咕了一句,却在无意中提醒了秦漓。

    她眼眸一亮,若有所思道,“看来,这次比赛结束后,我们有必要找裘之路谈谈了。”

    摘星阁内。

    裴诗衣在秦漓走后,火急火燎的跑到了裴一舟的书房,书童还来不及通报,她便一把推开门跑了进去。

    看到自家闺女气喘吁吁的模样,裴一舟顿时有些头疼,“诗衣,你又在胡闹些什么?”

    “爹,这次不是我胡闹,我有大事要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