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势攻婚总裁的叶〕〔总裁的叶清欢邵允〕〔我在人界掉马甲〕〔我有个神级选择系〕〔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妖孽狂兵〕〔众圣之门〕〔陛下宠妻无方〕〔掌欢〕〔农门恶女是团宠〕〔超凡赏金猎人〕〔农家小福女〕〔秦桑榆陆凉城〕〔农门小辣妻〕〔镇鼎〕〔你的爱如星光〕〔妃倾天下:王爷请〕〔你的爱如星光〕〔日月同辉〕〔顾少的独家挚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料之中
    郁青峰闻言坦然而笑,半点不在意生死的模样,秦绝看了越发不能确定。

    见秦绝沉默不语,郁青峰提醒道,“如今三刻还剩半刻,你若想要抓我,也只剩这半刻,我虽不如你悍战,但要在燕翮下撑上半刻也并非难事。”

    他话落指了指路,“救人。”又笑着指了指自己,“天下。”

    “如何?剑圣大人,我可是少有可以让旁人这么选,而非自己替他们做出抉择,我这般饱含诚意,您可要快些想明白,未免到头来两者尽失。”

    郁青峰轻轻闭着眼,轻言慢语间,笑着将自己摆上了天平,天平上一边是两条活着的命,一边是天下大局。

    然而,郁青峰甚至没有等到秦绝再犹豫,这个面色坚毅的男人便毫无停顿的从他身旁掠过。

    秦绝一旦做出决定,便会去坚决贯彻自己的决定,他不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也不会为自己的决定而踌躇。

    天下与生命。

    这个命题在别人眼里或许异常艰难,但在秦绝手里却比抚平一张纸还要容易。

    他是从地狱中回到世间之人,亲眼见证了昔年与自己情同手足的数千师兄弟一夜之间尽数命丧于阴娑大墓地,那种眼睁睁的看着重要之人一个接一个的惨死而无能为力的绝望和痛苦,他曾发过毒誓,此生绝不允许在发生第二次。

    没有什么,比保护眼前珍惜之人还要重要。

    见秦绝顷刻间便消失了踪影,郁青峰敛去脸上的笑意,他状似无奈的轻叹口气,轻轻阖上的双眸看向秦绝飞掠而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天下之人皆愚钝,总归是都要死的,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久久看着阴霾的天空,明明双眼微闭,却给人一种他已然看透世间沧海桑田的凄凉悲怆,迟迟未曾离开,半晌,郁青峰微微一笑,“罢了,反正你们多活一会儿,也改变不了终局。”

    “天命难违,即便是天道,也摆脱不了这场轮回中的宿命。”

    郁青峰话音刚落,孤山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

    他面色一变,甚至来不及去探发生了何事,一身青衫的段洵便突然出现,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带着他飞速撤离。

    郁青峰心知发生了变数,立即轻声问道,“出了何事?”

    段洵一边带着他急速撤离出孤山,一边抽空回答,“问仙剑灵翻了我的棋盘,他折了水云间,碎了飞花醉。”

    郁青峰闻言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仿佛早已料到般,只是轻笑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段洵蹙起眉头看他一眼,脸上不免感到困惑,却听郁青峰又问道,“三剑?”

    “两剑,水云间未张即折,飞花醉未扬即碎,他还在折了水云间的一刹那,借着水云间之势进入了这孤山中。”他看着郁青峰意味深长,“只是你未曾在场,又如何得知问仙剑灵使用的是天元宗剑阁三式?”

    郁青峰笑着看他,“他本就该是天元宗剑阁中人。”

    段洵脚下一顿,看向郁青峰的眼神顿时充满探究,“你到底是何人?”

    天近黄昏,天上散云被霞光染出万千华彩,裴诗衣脸色沉重的捏出最后一道法决,莲台镜再启,四方池内石台再现,但这一次,睡莲穿透石台下方,流水静过,不再有半点违和。

    水云间已碎!

    裴诗衣终于敢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不知何时已被一身冷汗打湿,她急忙去看石台之上,只见在莲台镜重启的那一刻,秦漓等人周身的景色也瞬变,原本孤山之景眨眼间变化为了摘星阁内四方池中,她仍是保持着扶起晋子煜的姿势,目光久久盯着不远处持剑而立的问仙。

    较之摘星阁内所有人在见到问仙出剑后的震惊,秦漓反而是最镇静的那个。

    问仙低垂着眸子,也不看向秦漓,只是死死握紧手中的问仙剑,手背之上隐忍的青筋暴起,他不动,摘星阁的人也不敢动,一时间,整个摘星阁都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终于,还是秦漓轻轻开了口,唤道,“问仙。”

    问仙身体一僵,仍是沉默不语,只是越发握紧手中的剑,秦漓见此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而看向了远处的聂辰戈,“聂宗主,晋大哥中毒了,需要医治。”

    晋子煜早在几人回到摘星阁之前便沉沉昏了过去,聂辰戈看着心疼,却也是不敢率先出声,不知为何,问仙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语,他便无端端的感到一种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竟是比秦绝给人的威压还要骇人!他额角冷汗直出,心里明明焦急的厉害,身体却动不了丝毫。

    此时听了秦漓的话,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自己身上那股庞大的威压也在顷刻间如潮水般迅速退去,聂辰戈急忙上前接过晋子煜,目光隐晦的打量了一瞬不远处执剑的男人,只是一眼,便令他心惊胆战!

    聂辰戈急忙收回目光带着晋子煜飞掠而去,他这一动,先前仿佛被按了静止键的摘星阁众人也看着问仙窃窃私语起来,秦漓轻扫一眼,对问仙说道,“换个安静点的地方吧,想来你也有很多话想对我说。”

    问仙闻言眼眸一闪,抿紧薄唇,只是哑声开口道,“好。”

    两人默契的瞬息之间消失不见,不知去向了何处,摘星阁众人见问仙离去,也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大口气,裴诗衣急忙指挥收拾残局,嵇晴雪则是担忧的上前去照料晋子煜。

    唯有沈清道,看向问仙在摘星阁留下的剑痕,脸色严峻着一言不发。

    秦漓与问仙不愧是相伴许久,两人无需多言,只是一个眼神,便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即便事先没有约定,问仙还是准确的找到了秦漓所在,此处位于星书城外一偏僻的溪流边,流水潺潺而过,甚是活泛,秦漓坐于一巨石之上,怀中抱着问仙剑鞘,只是剑鞘中却再没了问仙剑。

    她眸光久久看着溪中凌凌水光,感到问仙就在身后,秦漓垂下眼眸,问道,“你是何时恢复的记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