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创世游戏法典〕〔义剑逍遥〕〔环城术士〕〔三国之枪王横行〕〔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史上最牛宗门〕〔基本剑术〕〔网游之逐鹿苍穹〕〔格林沃克〕〔最强魔法笔记〕〔星纪元恋爱学院〕〔绝影战兵〕〔劫逆乾坤〕〔龙凤萌宝:总裁大人〕〔Hello傲娇甜妻〕〔宅男崛起1935〕〔一世魔尊〕〔重生之都市修神〕〔陆开传〕〔极品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凤鸣九霄
    “你是何时恢复的记忆?”

    问仙浑身一僵,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慌乱不安,哑声道,“在恢复人形不久后。”

    “也就是说,这些日子你都在伪装自己?”

    秦漓的语气过于平静,就算是问仙也听不出她有没有生气,只是一想到秦漓会因为自己的欺骗隐瞒而疏离厌恶自己,他心中就忍不住翻涌起一股暴戾。

    眼眸越发幽深晦暗,问仙艰难道,“嗯。”

    话落,他抬眸紧紧盯着秦漓的背影,却不想,秦漓突然轻笑出声。

    她转身,阳光下的笑容是那样灿烂,嘴角漾着两汪小酒窝,一瞬不瞬的看着问仙时的目光清亮澄澈,“你介意同我说说,自己都想起来什么了吗?”

    问仙怔愣一瞬,显然没想到秦漓会是这种反应,他悬吊着的心即刻就松了下来,深呼吸一口气,问仙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嗯。”

    天上云卷云舒,清风微拂,捎来几声清脆鸟鸣,即便星书城刚刚遭遇大变,这一处山水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不受丝毫影响。

    秦漓就这样静静的听着问仙诉说,良久后,她摸着下巴嘀咕道,“我还以为你是想起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结果到头来,你其实也没想起来什么。”

    “你说自己自从化形以后,脑海中就总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执着一柄仙剑,用的是天元宗剑阁三式,每次看到他,他都在和一个看不清背影的人在交战想来执剑的人应该就是你了,会不会你就是和这个神秘人交战以后才记忆尽失的?”

    问仙敛起眉头,“我不知道。”

    秦漓,“那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你到底是剑灵,还是人?”

    问仙沉默一瞬,如大海般深沉的眸子久久盯着秦漓,半晌,他才低低开口,“不管我是谁,我都是你的剑。”

    秦漓微微一怔,继而歪头一笑,“这不是当然的吗。”

    说着她又好奇的打量着问仙,喃喃自语,“不过这样一来,我对你的来历就更加感兴趣了,小仙仙,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以后,我陪你去找回记忆吧。”

    “你想知道?”

    “你不想知道吗?”秦漓反问。

    问仙低头去看她,目光灼灼如月华,深邃的眸子中带着浅浅笑意,“在你身边的话就算不知道也无妨,不过你若想知道,我便陪你。”

    秦漓又是一怔,总感觉自从自家傻剑慢慢恢复记忆的事暴露以后,他说话就总是怪怪的呢,错觉吗?

    她担忧的看向问仙,惆怅道,“小仙仙,你今天吃药没?”

    问仙,“”

    见他不说话,秦漓更是确定自家傻剑脑子可能瓦特了,于是她拍了拍问仙的肩膀,同情道,“崽,阿妈不嫌弃你。”

    问仙,“”

    我想和你耍朋友,你却总想当我妈???

    他看着秦漓,一脸郁猝。

    裴诗衣说的没错,秦漓就是个木头脑袋,人家隔壁铁树好歹隔个一千年也能开个花,等着秦漓开窍,呵呵。

    他无奈叹了口气,看着秦漓浑然不觉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算了,不开窍又怎样,总归她和他会一直在一起,这样便足够了。

    秦漓记挂着晋子煜身上的毒,让问仙变回剑以后又匆匆往摘星阁赶去,只是还不等她踏进摘星阁中,秦漓便敏锐的察觉到,摘星阁的氛围不对。

    恰逢黄昏日落,今日的晚霞似乎格外阴沉压抑,太阳将云彩染成了一片血色的红,天空中万鸟悲鸣,齐齐向着东边展翅而飞。

    秦漓怔愣一瞬,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自东边的天空中,响起了一声悲壮清脆的凤鸣声!

    凤鸣九霄,万鸟朝奉,这是

    秦漓震惊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她话落,脸色一僵,咬牙向着摘星阁内急急掠去,人群中,她第一眼便看到了身影单薄的鹤清归。

    小孩此时背对着她,小小的身子忍不住轻轻颤抖着,似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他的面前,正是那日秦漓从阴娑大墓地闭关出来后,遇到的三只大妖。

    与鹤清归正面对着便是那只原先最厌恶小孩的姑获鸟妖绯衣,她此时面色疲惫,没有丝毫之前在无尽之海的嚣张气势,眼中藏着泪,却一直忍着没有哭出声,只是瞳孔中密布的血丝暴露了她此刻难以自制的悲伤心情。

    见秦漓来了,摘星阁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落到了她手中的问仙剑上,带着审视和畏惧,仿佛秦漓和她的剑是多么可怕的怪物异类一般,浑然忘了之前是谁一剑折了水云间,又是谁一剑碎了飞花醉,才阻止了魔道的阴谋。

    秦漓却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冷着脸走到小孩身后,抬眸看向神色悲怆的绯衣,缓缓道,“怎么回事?”

    绯衣见了秦漓,几乎没有忍住要哭出声来,哽咽道,“妖王陨了。”

    秦漓握剑的手一紧,声音更是冷了几分,“燕飞岚做的?”

    绯衣点点头,再次听到燕飞岚的名字,恨的目眦欲裂,咬牙道,“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她和魔道同流合污,在我们没有察觉到的时候,把自己的势力一点一点扎根在凤岐山中,魔道大闹摘星大会的时候,她也趁机动手杀害了妖王,现在整个凤岐山都落入了她的手中。”

    秦漓蹙起眉头,低头看了鹤清归一眼,见小孩死死抿住唇一言不发,她眼眸一暗,抬手轻轻搂住小孩,问,“妖王虽然大限将近,但一身的本事还在,就算有魔道相助,燕飞岚也终究是一凡人罢了,怎么会得手?况且凤岐山中有数十名大妖坐镇,你们怎么会沦落至此?”

    宿星沉着脸,替绯衣回道,“是毒宗的毒,燕飞岚用毒宗的剧毒控制了凤岐山中的大妖,操控了他们的神志。”

    又是毒宗?

    秦漓沉思一瞬,又是看了沉默不语的鹤清归一眼,眯起眼问道,“所以你们这次特意前来相告此事,是想让我徒弟回凤岐山,继承妖王之位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明朝败家子〕〔洪荒虚拟化〕〔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