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也许是今生的缘〕〔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主播小傲娇〕〔重生学神:封少娇〕〔穿越全能网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未凉之茶
    秦漓此话一出,鹤清归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瞬。

    绯衣面露复杂,“如今凤岐山的情况,也只有剑主的徒弟可以一救。”

    秦漓低头去看小孩,轻声问道,“你怎么想?”

    鹤清归攥紧小小的拳头,沉默许久,迟迟没有说话。

    绯衣紧张不安的看着他,眼中渐渐染上一抹绝望,夜冥见此轻轻叹息一声,上前蹲下身,双手托着一柄雕刻着凤凰云纹的剑,缓缓道,“此剑名为凤鸣,乃是妖王殿下的本命武器,但凡妖族都会伴随着本命武器而生,只有半妖是特殊的,因为身怀人族血脉,一生都无法唤出本命武器。”

    “原本这把凤鸣该跟着妖王一起陨落,只是妖王怕他死以后,有朝一日你回到凤岐山会叫人欺负了去,便将自己毕生妖力注入其中,硬生生将凤鸣从自己的灵魂中撕裂割舍出去,使凤鸣成为了一把无主之剑,也是因此,妖王实力大跌,被燕飞岚趁虚而入。”

    “我说这些,并不是逼迫你回凤岐山的意思,只是妖王之托不得不完成,而且,我也想让你知道,你的父亲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冷漠无情,他的心里一直是有你的,即便你不在他的身边,即便你不认他,他也一直默默在暗中守护着你。”

    夜冥说完,见鹤清归仍是死死低着头一言不发,无奈叹息一声,将凤鸣郑重的放到他的怀中,哑声道,“妖王死前交代我们,以后无论发生何事,都不得逼你上凤岐山,这是他最后一道命令,吾等自当遵从,所以选择权在你,只是有一事我想请殿下无论如何也要答应我们。”

    他说着,抬头与身后的宿星和已经泣不成声的绯衣相视一眼,无比认真道,“还请殿下接下凤鸣,这是妖王在这世上,唯一剩下的痕迹了。”

    鹤清归闻言不由紧紧抱住怀中冰冷的剑,他低垂着眼眸,令人看不清他此时此刻的情绪,夜冥见此又是无奈叹息一声,起身便要与秦漓等人道别。

    三人转身离去,背影看上去有几分萧索沉重,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便听一道稚嫩的声音,轻轻开了口。

    “凤鸣我接下了。”

    三人脚步一顿,皆是回头静静看着鹤清归。

    小孩抬起头,脸上满是不符合年纪的坚毅,似是下了很大决心般,他眼眸坚定道,“凤岐山,我也接下了。”

    “你--!”绯衣震惊的瞪大眼,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因为自己的过去而趁机做出对凤岐山不利的事情来。”鹤清归抱紧怀中的凤鸣,缓缓道,“我只是想完成他未完成之事。”

    “你说什么?”绯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鹤清归,“他毕生都在致力于让凤岐山接受半妖,这也是我想做的事。”

    说着,他微微垂下眼眸,语气染上了一丝悲凉,“更何况,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的母后,于情于理,我都该亲手了解这一切。”

    绯衣等人闻言皆是复杂的看向他,对于他们来说,鹤清归跟刚出生的婴儿没有什么两样。

    弱小,无助,脆弱到一根手指便足以碾死他,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愿意在凤岐山陷入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

    想起自己曾经对他做的事,绯衣顿时感到一阵羞愧,她眼中含泪,轻声道,“对不起”

    鹤清归摇了摇头,转身看向了秦漓。

    他眸光一闪,慢慢走到秦漓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问,“师尊,我此去凤岐山,日后可还能唤你一声师尊?”

    秦漓笑着上前摸了摸小孩的发旋儿,柔声道,“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是你的师尊。”

    “你是我唯一的徒弟,日后你若是想回来了,就随时来找我。”

    “师尊”小孩眼中似有泪光闪烁,他深深的看了秦漓一眼,带着浓浓的不舍和留恋,跪在秦漓身前,从乾坤袋中掏出一盏茶来,轻声道,“此茶乃是徒儿为师尊特意沏的,本想留着摘星大会结束后给师尊祝贺用,却不想如今要用它来和师尊分别。”

    秦漓接下茶,一时间竟也生出了不舍的心思来,她轻抿一口清冽甘甜的茶水,笑道,“徒儿手艺着实不错,日后有机会,再给我沏可好?”

    鹤清归闻言终于再也忍不住,眼角缓缓落下一滴泪来,他隐忍着重重点了下头,起身抱着凤鸣,最后看了一眼秦漓,转身走向了绯衣的身边。

    妖王陨落乃是大事,继任王位之事刻不容缓,因此各位掌门也很识相的没有去拦他,只是众人看向秦漓的眼神越发复杂莫测起来。

    人族和妖族的关系看似缓和,实则暗潮涌动,如今秦漓和妖族走的近了,更有妖王作为门下首徒,加上先前问仙出剑破局一事,此时此刻,众人对于秦漓,更多的是畏惧害怕。

    秦漓却浑然不在意众人看向她时质疑的目光,只是下意识摸向了问仙剑,另一手端着那杯未凉之茶,垂下眼眸道,“你知道吗,我以前还曾和另一人做过类似的约定。”

    “那人你也认识,就是瑶妹儿,小的时候我会经常去各种秘境历练,那个时候的我不像现在这般,出手总是没轻没重的,最爱拼着一条命去战斗,每次回到天元宗都是一身触目惊心的伤。”

    “瑶妹儿那时也不像现在这样,她每次见了我一身血回来就总会哭个不停,边抹鼻涕边给我上药的模样,现在想来也甚是可爱。”秦漓说着不由轻笑出声,眸光柔软缱绻,“我那时一心想要麻痹自己,忽略了老爹和身边的人,成天冷冰冰的模样也着实是惹人嫌了,除却老爹以外,也就只有瑶妹儿愿意接近我。”

    “不过我那时并不珍惜她,只是觉得每次回来都要哄她开心太麻烦了些,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去历练前,瑶妹儿找到了我,哭着和我说,在这世上她就只剩下我这一个朋友了,我可不可以不要死,她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人了。”

    秦漓话落顿了一下,无奈一笑,“明明就是一个小屁孩,却说出了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话。”

    “也是从那天起,我和她做了一个约定,每次下山前我都会把自己心爱的一样东西交给她保管,这样一来,不管我在外面遇到了什么险境,为了取回她替我保管的东西,我也必须要活着回去。”

    “如今又加上了我徒弟的这杯茶,问仙,我这债,还真是越欠越多”秦漓眸光一闪,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麻烦,甚至感到了一丝高兴。”

    “问仙,你说,这就是快乐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