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这个世界不讲道理〕〔龙图大玩家〕〔宠妃成狂:天降太〕〔诸天金手指〕〔我有无数神剑〕〔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后卫之王〕〔手办王中王〕〔夫人在上,将军请〕〔我欲断天〕〔你怕不是想上天〕〔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是大土豪〕〔红纤芸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七十章 雪中誓言
    摘星大会的一场闹剧,最后以秦漓和晋子煜平手作为收尾。

    魔道与百鬼宗同时出世,在摘星大会上打了正道一个措手不及,经过三宗两阁一谷的商议,最终正道分为两路前往调查肃清这两股势力。

    以万剑一宗和琉光宗为首的五大门派负责魔道,而天元宗则要以全力用最快的速度解决百鬼宗一事。

    晋子煜和秦漓两人身为如今年轻一代正道的魁首,自然也要跟随前往,事态严重刻不容缓,秦漓还来不及休整,便要跟随宗门出发。

    只是临走时,裴诗衣找上了她。

    她手中持着一方黑色檀木盒,锁上用符纸封印,绕是如此,秦漓也不难感受到盒中之物散发出来的迫人煞气。

    “这便是千年前昆仑派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一的天心一剑吗?”

    秦漓眼眸一闪,笑着接过了木盒,“少阁主倒是说到做到,我先替天心一剑谢过少阁主了。”

    裴诗衣无语的看她,“你少装作跟我客气的样子了,看看你笑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说着,她下意识看了眼秦漓手中安静本分的问仙,想到那天问仙身上那种令人不由自主臣服的气势,她眼中划过一抹担忧。

    不过,裴诗衣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秦漓,蹙眉道,“百鬼宗是千年前就存在的神秘门派,如今突然有大动作,我心中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秦漓,你此行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

    秦漓灿烂一笑,嘴角扬起两抹小酒窝,“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看着秦漓脸上令人心安的明媚笑容,不知怎的,裴诗衣一直悬着的心也突然放了下来,她扬眉一笑,只是道。

    “早去早回。”

    秦漓离开摘星阁后,并没有立马和天元宗的人汇合,而是独自一人去了昆仑遗址。

    昆仑山自昆仑派覆灭以后,除却断壁残垣以外,便只剩下漫天皑皑白雪,终年飘散。

    秦漓寻到天心一剑时,他就站在葛青道人的墓碑前,身上落满了积雪,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

    她抱紧了手中的木盒,无奈叹息一声,轻轻上前,出声道,“你要像这样自闭多久?”

    天心一剑手指微动,因为许久不曾说话的缘故,他的嗓音沙哑迟缓,“你来作甚?”

    秦漓走到他身边,将木盒往面前一送,“摘星大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说着,她灿烂一笑,露出了八颗洁白的小牙齿,“我和晋大哥打了个平手。”

    天心一剑闻言似有动容,却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墓碑,缓缓道,“恭喜。”

    “你这表情可不像是恭喜。”秦漓将木盒往他怀中一塞,摸出一壶酒来,扬眉一笑,“朋友一场,你要是真想为我祝贺的话,就陪我来喝一杯吧。”

    天心一剑身体一僵,抬眸复杂的看向秦漓,见她脸上满是期待,沉默一瞬,终是松了口,“好。”

    两人就坐在墓旁一处巨石上,眼前是昆仑山的磅礴大雪,手中是一杯热酒,秦漓眯起眼慵懒的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咂舌回味一番,倒是别有滋味。

    看着天心一剑只是盯着手中的酒杯沉默不语,秦漓无奈叹息一声,“你不打开盒子看看吗?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给你赢来的。”

    天心一剑敛起眉头,“为我?”

    秦漓耸耸肩膀,“先前我折了你一把剑,这是赔偿。”

    她接着神秘一笑,意味深长道,“你看了以后,可不要太感谢我哦。”

    天心一剑深深看了她一眼,神色越发复杂,“抱歉,恐怕这礼物我不能要。”

    “为何?”

    天心一剑垂下眼帘,死死握紧手中的酒杯,他看向一旁葛青道人的墓碑,哑声道,“我师尊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摘星阁说的没错,我就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天下人,谁若是和我走的近了,下场必死无疑。”

    “秦漓,这样的命运,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在看到任何人因我而死,你的心意我很感动,但是你还是走吧,以后便当没有我这个朋友。”

    秦漓挑眉看他,沉默一瞬,又是饮下一杯酒,缓缓道,“可是我还没死。”

    天心一剑怔愣一瞬,不解的看向秦漓。

    秦漓笑着看他,“我是你的朋友不是吗?可是我却没死,这就说明摘星阁的批命也不是很准嘛,而且不仅是我,晋大哥,小诗衣,美人师姐大家都还好好活着。”

    “所以你看,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天心一剑死死抿住唇角,语气复杂,“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们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天心一剑眼眸一暗,似是陷入沉思之中,良久,他沉声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迷茫,“师尊平生最大的心愿,唯有光复昆仑而已,这是他的心愿,亦是我的心愿,可是如今师尊走了秦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完成他的遗愿。”

    “我愧对师尊他老人家。”

    秦漓手指转了转小巧精致的酒杯,忽然道,“你觉得光复昆仑,到底是什么?”

    “重新建立昆仑派?还是广收门徒?”秦漓轻轻一笑,眼眸中的光芒分外耀眼夺目,“我觉得都不是,在我心中,其实昆仑派一直都没有消失过。”

    天心一剑瞳孔猛的缩紧,震惊的看向秦漓。

    秦漓饮了口酒,轻轻开口,“只要世上还有人心中自有昆仑,昆仑派就没有消失,真正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表面上这个门派有多少门徒,而是心。”

    “一剑,你心中有昆仑吗?”

    天心一剑神情激动道,“自然!”

    秦漓淡然一笑,“那昆仑,又怎么能算是覆灭了呢?”

    “你还活着,这就是昆仑派还存在于世最好的证明。”

    “秦漓,你”天心一剑欲言又止,心中已然翻起滔天波浪。

    秦漓笑着看他,接着脸色一沉,眯起眼道,“一剑,其实我这次来,还有别的事要跟你说。”

    她先是将摘星大会上魔道做的事粗粗讲了一遍,又将自己对于葛青道人的死的猜测告诉了天心一剑。

    天心一剑听完后瞬间暴怒,死死握紧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咬牙怒道,“段、洵!”

    秦漓,“我也是猜测,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恐怕你要亲自去找一趟段洵才行。”

    她抬手饮尽最后一口酒,起身拍了拍衣角的灰尘,缓缓道,“我也该走了,你若是想清楚了,便把那盒子打开去找晋大哥吧,他会愿意帮助你的。”

    天心一剑目送着秦漓远去,脸色晦涩复杂,就在秦漓的身影要消失在冰天雪地中时,天心一剑低低开了口。

    “秦漓,答应我,不要死好吗,若是连你也死了,我便真成了天煞孤星了。”

    秦漓脚步一顿,背对着天心一剑挥了挥手,大笑道,“那还用说嘛!”

    天心一剑闻言,露出了自葛青道人死后第一个微笑。

    他深深看着秦漓消失的方向,目光落到一旁的木盒上,困惑的撕去了锁上的封印符咒。

    木盒没了封印,“啪”的一声弹开,一时间剑气与煞气肆虐,就连漫天大雪也一时被这压抑许久的剑气逼退,生生扫出一大片空地。

    天心一剑顶着剑气向木盒中看去,只见盒中静静放置着一把锐利无比的仙剑,剑刃泛着清冷肃杀的蓝光,剑柄上雕刻着繁杂符文。

    这是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就连呼吸都凝滞了一瞬。

    昆仑至宝,天心一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我为国家修文物〕〔六指诡医〕〔剑破拂晓〕〔英雄联盟之魔英争〕〔绝世天骄〕〔头号偶像〕〔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将军,孤本红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