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梁山事务所〕〔狂武战尊〕〔星际剧毒小妖〕〔都市绝品仙医〕〔牧神记〕〔不死剑尊〕〔斩神绝之君临天下〕〔隐形遗产〕〔我曾以不正当的名〕〔文明之万界领主〕〔绝色狂医:魔神大〕〔金色绿茵〕〔都市最强赘婿〕〔家有悍妻怎么破〕〔BOSS,你老婆带球〕〔诸界末日在线〕〔乡村小神农〕〔大唐承包王〕〔我的师父是神仙〕〔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时间紧迫
    秦漓一路跟着裘之路上山,越是往上走,越是觉得周围的气氛不大对。

    浓稠的黑雾宛若黑云般压在清明山的苍穹之下,已经完全淹没了月亮的影子,秦漓抬头去望时,眉头越发蹙起。

    “裘大哥,你有没有感到一点诡异?”

    “嗯。”

    听到肯定的回答,秦漓反而放下心来。

    “你知道这座山发生什么了吗?”

    裘之路脚步一顿,沉声道,“是丘书臣复活死人用的阵法,他把整座山都化为了祭坛。”

    秦漓眼眸一暗,抬头又深深望了眼空中浓稠的黑雾,问,“其余百鬼宗的人呢?”

    裘之路回头督了秦漓一眼,缓缓道,“他从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座山,打扰林夫人的清净。”

    “他倒是个痴情种。”

    秦漓感叹一声,想到鸠灵的事,又悄悄闭了嘴。

    裘之路并没有因为秦漓说错话而恼怒,他抬脚继续向前走去,模糊之中,秦漓仿佛看到了一个破败不堪的牌匾。

    “我们到了。”

    裘之路话落,空气中忽有一股阴风袭来,伴随着孩童嘻嘻的笑声,很快这诡异的笑又变成了女人尖锐的笑声,接着竟又变成了老者沧桑的笑。

    秦漓听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抱着自己搓了搓胳膊,转身语重心长的教育问仙,“崽啊,人格分裂太可怕了,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他。”

    问仙,“”

    所以关他卵事???

    秦漓慈母笑,“我这也是为了你的身心健康着想,毕竟你在阿妈眼里还小。”

    问仙,“”

    你走!我没有你这个丧心病狂想当我娘的主人!!!

    皿

    秦漓见他脸色纠结抑郁,也不再逗弄他,而是率先一步迈入了百鬼宗的大门。

    “走吧,我们是客人,可不能让主人等急了。”

    百鬼宗内部的一草一木仿若千年之前,只是故人已逝,失去的,终究是再也回不来了。

    秦漓等人到时,丘书臣正坐在台阶上等着他们。

    他身后摆着一个冰棺,冰棺内林夫人正睡的安详,如果忽略她已经没有呼吸这件事的话,那张红润的脸颊看着就好像是她还活着一般。

    冰棺下,用血铭刻着一圈古怪繁杂的阵法,阵法发出血色的红光,似是与天上红月相呼应,散发着无比阴冷诡谲的气息。

    秦漓看了眼阵法,又看了眼丘书臣,抱着问仙剑笑道,“看来丘宗主万事俱备,就只欠我们这阵东风了。”

    丘书臣闻言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

    转生千年,他早已失去了原本的俊美容貌,现在的他皮肤之上皲裂成道道黑色伤痕,伤痕中不断飘出来荧绿色的烟雾,似是从阴间引来一般。

    丘书臣整个人都似一团燃烧着的绿色火焰,令人看不真切他现在的真容,见了面对他而站,脸色冷沉的裘之路,丘书臣缓缓站起了身。

    他开口,嗓音异常的喑哑干涩,声音半男半女,夹杂着老者的浑厚和稚童的活泼语调,听起来甚是诡异。

    “许久不见,挚友。”

    裘之路闻言冷笑一声,眼眸中划过一抹杀气,“我们早已分道扬镳。”

    “不要说的这么让人伤心嘛,吾友。”

    丘书臣轻轻上前一步,笑声尖锐中夹杂着深沉,“有个好消息,我想分享给你。”

    “如果是你的死期将至,我倒是很乐意听上一听。”裘之路面无表情的看他,目光冰冷一片。

    丘书臣低低一笑,“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我已经找到不需要鬼王的力量也能复活死人的方法了,也就是说,吾友,我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秦漓闻言微微眯起眼,沉声道,“所以呢?如果你真的找到了这种方法,为何迟迟不去复活你的夫人。”

    “这是个好问题,小友。”

    丘书臣语气中带上一分赞赏,但荧绿的眼眸中却不带丝毫感情,冰冷的不似真人,“因为,在复活清儿之前,我要先杀了你们这些不厌其烦的阻止我的绊脚石。”

    话落,周围气息蓦的一沉,阴冷的气压如潮水般汹涌而上,朝着秦漓和裘之路疯狂席卷而去。

    秦漓拔剑出鞘,用剑气划出一道屏障来堪堪挡下这股威压,然后将问仙剑往身后的问仙怀里一塞,沉声道。

    “一会儿你拿着此剑在这里守着星儿。”

    问仙怔了一瞬,敛起眉头,神色似有不豫,“你要一个人去?”

    秦漓轻轻点头,“裘大哥一旦附身于我,星儿就只是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孩子,留他一人在这我不放心,所以保护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这话分量未免太重了些,即便问仙在不愿意离开秦漓,也只得强忍着心中的不悦应下。

    只是

    “你把问仙交给了我,自己怎么办?”

    秦漓灿然一笑,“无妨,我还有映日。”

    问仙眉头拧紧,“那剑不是只能用一次?”

    “一次足矣。”秦漓看向不远处欲要发起第二波攻击的丘书臣,眼中闪烁着如万千星河般璀璨的光芒,“放心好了,我会速战速决的。”

    毕竟一旦裘之路附身,留给她控制住自己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秦漓眼眸一暗,深深看了眼一旁静默不语的裘之路,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来吧。”

    裘之路微微闭上双眼,顷刻间,小孩面露痛苦之色,小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喉咙间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齐星瀚死死捂住自己的头,神智逐渐恢复清明,恍惚中,他能明显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从自己的灵魂中剥离撕裂出去。

    裘之路的灵魂化为点点星光飘向秦漓体内,引发了另一股庞大恐怖的威压,竟是隐隐盖过了丘书臣的气势。

    最后一点星光隐没入秦漓体内,齐星瀚呼吸猛的一滞,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压在自己身上整整十年的枷锁终于消失不见,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甚至心中反而有种怅然若失的不舍和难过。

    小孩咬着唇,看向身前那抹逐渐被黑雾包裹住的瘦弱身影,眼中不舍越发浓烈,“鬼王大人”

    秦漓耳尖一动,缓缓转身看向他,眼角下猩红云纹浮现,黝黑的眸子也变得一片猩红。

    那清明的眸子在看到小孩的一瞬变得冰冷起来,接着又柔和下来,不过这抹柔情转身即逝。

    秦漓,不,应该说是裘之路,他淡漠着脸,缓缓道,“你的路还很长。”

    顿了下,他沉思一瞬,又道,“我会一直看着你。”

    齐星瀚闻言眨了眨眼,难过的小脸顿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很开心。”

    这十年里有你一直在保护我,我其实很开心。

    裘之路眼眸一闪,眼中又柔和一瞬,他最后深深看了眼小孩尚显稚嫩的脸庞,心中不再有丝毫留恋,转身向着丘书臣坚定的走去。

    “秦漓,我能压制封印从他身上脱离出来附身于你的时间不多。”

    秦漓脚步一顿,笑道,“巧了,我这边的时间也不多。”

    她话落,眸光一沉,眼角下的猩红云纹越发妖冶,指尖隐隐有剑气流转跳跃,“既然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便上去给他干脆利落的一剑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