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钦王苏紫〕〔旧人可安〕〔乡村小神医〕〔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我在英伦当贵族〕〔奇殊馆〕〔别惹太岁〕〔夜先生和亦小姐〕〔八零年代女首富〕〔又甜又暖小农妇〕〔重生甜婚暖暖哒〕〔金牌女讼师〕〔修仙十万年〕〔都市仙尊洛尘〕〔最强修仙女婿〕〔超级无敌大胖子〕〔冰氧纪〕〔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异大陆修仙记〕〔她与校草的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八十四章 消逝的身影
    “映日剑来!”

    秦漓眸光坚定的看向天空,她话音一落,刹那间,以秦漓为中心发出了阵阵大地崩裂的声音。

    绿色的火焰自她身下碎裂的土地猛地燃烧起来将秦漓覆盖,这种灵魂饱受焚烧的痛苦令秦漓忍不住痛呼出声,她大叫一声,惨白着脸额角止不住落下冷汗,咬牙道,“裘大哥!”

    “交给我。”

    层层黑色雾气包围住秦漓,一时间她身上黑色与绿色的烟雾相互缠绕,秦漓微微闭上双眼,眼角的猩红云纹竟然有扩散的趋势。

    丝丝魔气自秦漓微闭的眼角下逸出,秦漓缓缓起身睁开眼,夹杂着魔气的眼眸深处猩红一片,若是细细看去,她的瞳孔深处,宛如有无数来自阴间的厉鬼正死死注视着人间一般!

    “你这副模样简直比我还像怪物。”

    丘书臣恢复了一瞬的清明,看到浑身上下燃烧着绿色火焰的秦漓,他意味深长道,“秦漓,你到底是魔,还是鬼?”

    “不管是哪种,你都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呢。”

    他话落,脸庞扭曲一瞬,体内的人格不断撕扯着他的灵魂,叫嚣着要掌控身体的主动权,丘书臣咬牙怒骂一声,看着秦漓冷笑道,“不自量力的蠢货,你可知以凡人之躯接受阴间的力量,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黑色的鬼气缠绕着秦漓黝黑的发丝,眼角的魔气宛如带着剧毒的毒蛇般静静蛰伏,等待着时机将敌人一击毙命,身上的绿色鬼火,更是时刻烧灼着她。

    秦漓垂眸看向自己被绿火包裹住的双手,淡漠着开口,“变成怪物?亦或是被阴间的力量诅咒?总归结局也无非就是这两种罢了。”

    话落,她抬眸看向不远处脸色狰狞勉强保持住一丝理智的丘书臣,唇角扬起了一抹轻笑,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平和。

    “如果是这样的下场,那我早就已经身在其中了,被诅咒也好,变得不人不鬼也罢,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对我来说,最坏也不过如此。”

    “什么?”

    丘书臣眼中露出一抹错愕,似是难以相信秦漓竟然如此轻易的接受了这种结局。

    秦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右手缓缓伸直,轻声道,“剑来。”

    “轰隆”一声,大地龟裂。

    绿色的火焰自她脚底盘旋升起,缓缓凝聚出一把剑的形状。

    正是映日!

    秦漓握紧映日剑,剑刃上绿色的火舌汹涌燃烧,似是要吞噬整个人间般阴森恐怖。

    只是映日十分排斥凡人之躯,即便有裘之路在秦漓体内试图与映日融为一体,她身上还是难免受到了反噬。

    映日不断撕裂着秦漓的身体,不过瞬息之间,她便已经变的伤痕累累,衣襟被血液染透,远远看去,秦漓就像是血人一般!

    丘书臣感受到映日无比庞大的威压,脸色僵硬一瞬,接着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们谁都不能阻我!”

    他抬手向着秦漓挥去,秦漓执剑迎接,两人身上的火焰发出凶猛的咆哮互相撕咬而去,撞击中发出阵阵雷鸣般的爆炸声。

    又是一片烟雾弥漫,丘书臣被体内人格不断撕扯着,手中法术顿了一瞬,竟是被自己反噬吐出一口血来。

    秦漓眼眸一暗,抓住这个空隙低呵一声,“剑式第二!”

    “轰隆”一声,庞大的生死剑气化为巨大的剑刃向着丘书臣碾压而去,秦漓手执映日,剑心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清明。

    感受到这非比寻常的生死大道,丘书臣脸色大变,想要收手却已经太迟了,秦漓的剑,已经狠狠刺入了他的胸膛中。

    “噗嗤”一声,是剑刃撕裂肌肉的声音。

    丘书臣被映日剑的力量侵蚀,身体缓缓迟钝下来,秦漓眸光一闪,顺势将剑又深入几分,咬牙将丘书臣从空中一把狠狠刺入地面之中!

    又是一阵巨响,丘书臣的身体重重摔到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来,秦漓双手握住剑柄,单膝跪地,脸上溅满了丘书臣温热的血液。

    她垂眸,看向被她钉入深坑之中的丘书臣,眼角的猩红云纹越发妖冶,散发出阵阵微光。

    丘书臣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漓,他口中吐血不止,嘴唇颤抖着将目光缓缓移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在他胸口的正中央,赫然刺入了映日剑。

    “咳咳。”

    丘书臣痛苦的咳嗽几声,眼中迷茫一瞬,看着秦漓的目光飘远,似是在透过她去看旁的什么人。

    他狰狞的脸庞渐渐平静下来,挣扎的眼眸也越发清明,似是已经恢复了理智。

    “之路”

    丘书臣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的响起。

    绿色的火焰从他身上慢慢飘散而去,随着火焰的消散,因为被阴间诅咒而产生的上百的人格也化为了道道青烟自丘书臣体内飘出。

    随着人格的离去,丘书臣的表情也越发平静,他眼眸复杂的看向秦漓,艰难开口。

    “千年前的事,我很抱歉”

    “是我,害了你和鸠灵对不起”

    裘之路自秦漓体内脱离出来,映日剑随之断裂化为虚无。

    他面无表情的看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丘书臣,沉默不语。

    丘书臣深深看了他一眼,神色疲惫而愧疚。

    “吾友”

    裘之路眼眸一暗,哑声道,“不必多言。”

    丘书臣怔愣一瞬,看着裘之路淡漠的脸庞,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得到了解脱。

    有些话,不必说出口。

    “谢谢,还有,对不起。”

    丘书臣缓缓阖上双眼,唇角扬起了一抹久违的笑意,一如千年前两人相识的模样。

    他的身影,也随着这声迟到了千年的话语,慢慢化为灰烬,在这人世间,在无丝毫痕迹留下。

    远处,冰棺似有所感般碎裂,失去了冰棺内阵法的加持,林夫人的身体很快便化为了一抔黄土,一阵清风拂过,细小的尘粒眷恋般飘向了丘书臣的身旁。

    裘之路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也露出了一抹解脱,“结束了”

    秦漓缓缓起身,身体似乎有些僵硬,她背对着裘之路,背脊挺的笔直,声音很轻,也有些微弱。

    “那你呢?接下来,你要何去何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